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阿麗思中國遊記》 第 11 頁


阿麗思小姐進來為了那「不日可以出發」的一句話,可只想早睡。本來遲睡一點似乎可以說是權利,往日她爭這個權利,如今卻連分內的權利也願放棄了。遲睡一點常常會從格格佛依絲太太方面得到一些吃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68)

阿麗思小姐進來為了那「不日可以出發」的一句話,可只想早睡。本來遲睡一點似乎可以說是權利,往日她爭這個權利,如今卻連分內的權利也願放棄了。遲睡一點常常會從格格佛依絲太太方面得到一些吃的東西,如象糖栗子、風乾核桃、芝麻糕、橘子之類,這些東西多數是五妹以下無分的,然而這時阿麗思小姐也甘心不吃了。她只願意提早一點睡覺。時尚書屋

關於這事情,誰也不明白她心裡想什麼。不消說這也很少為爸爸注意,因為爸爸一天事也多。阿麗思小姐願意提早上床,我們自然明白。睡得若是太晏,讓那兔子來時老等,真對不起人!
她想早睡,總是央求弟弟妹妹先上床,因為在這家中一 切規矩仍然不能破。她又要求格格佛依絲太太把每個故事縮短一點,為的是聽完故事以後的弟妹可以上床。為達到這個目的,在第3天晚上時,她又設法催到姑媽把故事縮短,可為姑媽看出了。姑媽見到阿麗思變了脾氣,人只想早睡,關於睡的事情一點不象往天的搗亂,就疑心,因此在她上床時就問她,「阿麗思,你是怎麼啦?這幾天有病了嗎?今天又累了嗎?」
「不,」她同姑媽說。「姑媽,我不。我們早睡點,不是都可以在床上各做一個長長的好夢嗎?」
「是倒是。不過要好夢並不一定要睡得早。」
「我心裡想,睡早一點機會多一點。」
「姑媽可是隻睡一點鐘也作了許多好夢。」這也是的確的。時尚書屋
這中年良善的婦人,白天把一本《安徒生童話》拿起為阿麗思小姐姊妹讀着時,自己就常常忽然成了一莢豌豆或賣火柴的小女孩兒!
「我怕耽誤了事!」
姑媽聽到這孩子說痴話就好笑。姑媽心上明白,以為必定是阿麗思把白天姑媽為說的游大人國小人國的故事記在心上,所以想早睡好到小人國去參觀了。格格佛依絲太太是在小時候也作過這夢的,懂得一個小孩子底心是怎樣的天真,就說,「乖孩子,我明白你意思了。」她一面為把一床羊毛毯子搭到阿麗思小姐足部,一面只點頭,「可是不要招涼,傷了風是很難得到好夢的,你一打噴嚏,它們就會嚇跑了。」
「姑媽你明白嗎?」
「是呀。明早告我那個紅頭巡捕是怎樣的款待你,且為我問他的安,說格格佛依絲太太也記唸到他呀!」
格格佛依絲太太還托到阿麗思問那小人國的紅頭巡捕好,阿麗思小姐才知道姑媽說的「明白」所明白是怎麼會事。時尚書屋
她說,「姑媽,我不是去那個地方。那只有讓彼得弟弟去,你請他為你問候那個善良的包紅帕子的巡捕好了。」
「好,那我就請他。你是不是要去會錫兵?」

「也不是。」
「那是要找俄國的皇子去了— 」
「唉,不是膊膊膊膊。姑媽,這個我不告你!」
「告我也好,我好托你就便為我問候相熟的咧。」
「那你攏來。」她要姑媽攏來是怕其他姊妹聽到這話。時尚書屋
格格佛依絲太太依到阿麗思小姐說的話,把身子彎彎的到她床邊去,讓阿麗思咬到她耳朵悄悄的告她是要到什麼地方去的話。時尚書屋
這良善的太太聽了只點頭,一點也不以為奇怪。當阿麗思小姐說完了要去中國一趟時,這個太太就說:「那就為我問那兔子先生的好。又為我問穿黃緞繡花龍袍終日坐在金鑾寶殿不說話的中國皇帝的好,你一到那裡,是準可以見到那個年青皇帝的。」
「好,姑媽,你晚安!」
「好,乖乖,你也晚安。」
那一邊就又為三姑娘打發到別個夢裡去,這一邊,就把眼睛閉上等候儺喜先生的來臨。時尚書屋
當到那一方面格格佛依絲太太剛安置到阿麗思的二姐時,兔子紳士已經在同阿麗思小姐脫帽行禮了。時尚書屋
阿麗思小姐眼中的儺喜先生,是完全與上次兩樣的。這時儺喜先生把臉颳得乾乾淨淨,穿的衣服是一身最時行的英國式旅行裝束,這衣服是用淺灰色細呢作成的,真極其美觀。時尚書屋
腳下是薄底子的旅行鞋。脅窩下掛了一個黑色望遠鏡盒子,一 個黑色小照相匣,以及一個銀色的鉛質熱水瓶。當到儺喜先生手上提了那個很大的皮包,見到阿麗思小姐,着忙甩下頭上那頂便帽行禮時,若非虧得儺喜先生頭上那一對高高舉起的大耳朵作記號,阿麗思小姐已分不清楚這對她行禮的是什麼體面人了。時尚書屋
「儺喜先生,喲,好極了!」
「是,小姐你好!」
他們就很親熱的握手,且說到過去的一切。時尚書屋
阿麗思小姐同到儺喜先生,似乎就是這麼出發了。他們是從花園中走的。時尚書屋
「儺喜先生,我不久前還才同我姑媽談到你啦。」她隨即又告他這個格格佛依絲太太是怎麼樣的一個好人,每天為她姊妹學故事,每天晚上還又來照料到一個一個的人睡覺,……
「喔,這太太也知道我吧。」
「豈止知道。我告她,說是我們將同伴到什麼什麼地方去,她還說要我為她問你好,問中國的皇帝好呢。」
「這真是非常安慰,得這良善的正直的老太太惦念。回頭我還請小姐說,這一旁,蘇格蘭一個鄉下兔子,也願意上帝給這老人家康健!」
儺喜先生是這麼客氣的說,致令阿麗思小姐不知道說什麼為好了。時尚書屋
他們倆一直走就走到一個海邊,這海的另一旁岸上,大致就是中國吧。時尚書屋
到上了船以後她記起了她的日記簿還在枕頭下,「儺喜先生,我想轉去一下,我忘了東西!」
她隨即就告儺喜先生所遺忘的是些什麼。她還說這個便是記到來信上的話把來問姑媽,姑媽格格佛依絲太太告她到中國去應當預備的。時尚書屋
「這不要。要寫信,中國地方不愁缺少外國紙張。我朋友還告我說在此買不到的貨物到那邊也有,一切有!」
「那『預備』我就不明白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