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阿麗思中國遊記》 第 12 頁


「我意思是要你預備『走』,怕你忙到別的不能脫身。」「喔,那就不要那個本子了。」「對了。」…這只開往中國的船,似乎就只等候他兩個。他們一上船不久,一會兒,就聽到甲板上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68)

「我意思是要你預備『走』,怕你忙到別的不能脫身。」

「喔,那就不要那個本子了。」
「對了。」

這只開往中國的船,似乎就只等候他兩個。他們一上船不久,一會兒,就聽到甲板上敲打銅鑼報告船開了。時尚書屋
船慢慢的在大海中,如一匹大象的走着,這船就把阿麗思小姐同儺喜先生一直運到中國的碼頭旁邊。時尚書屋
上了中國岸的阿麗思小姐,已給儺喜先生為改成阿麗絲小姐了。關於這個事情,阿麗思小姐卻並不奇怪,因為姑媽格格律依絲太太的絲字是和自己一樣的,她倒以為如此一來更象這個太太的侄女了。至于為什麼儺喜先生要為她換這一 個名字,那是他記起《旅行指南》上說的話,不過他卻不同阿麗思小姐討論到這本奇怪的書。本來到中國玩玩。時尚書屋
又不一定是考察什麼,就不用這本旅行指南似乎也行的。時尚書屋
-

網絡圖書 獨家推出轉載請保留

上一頁

下一頁

沈從文作品集—阿麗思中國遊記第1卷 第5章沈從文
第1天的事這是說落腳到中國一個碼頭上以後住在茯苓旅館的阿麗思小姐同那體面兔子紳士第1天所經過的事。時尚書屋
約翰·儺喜先生一個人老早的出了門,這是不是為一種私心,想要騙開這年青小姐作一點私事,可不容易明白。但他是在九點鐘離開這茯苓旅館的大門,一直到十二點還不見轉身的。這事怪。阿麗思小姐又不好意思先顧自兒打算吃飯,因為儺喜先生臨出門時又說是一定要回家來陪阿麗思小姐吃午飯的。時尚書屋
到時既不來,就老等。時尚書屋
老等總不來。阿麗思小姐去望那鐘,原來那鐘也好意的停了擺,在那裡等候儺喜先生的,所以經過阿麗思小姐看過四遍,那指分的針卻老在那8字下戳着。時尚書屋

她怕是儺喜先生忘了所住的地方馬路名字,故當到記起回家吃飯的話時要回來也不能回來了。她又擔心儺喜先生人上了點年紀,穿馬路時或者已經給一個汽車撞倒,這時儺喜先生的身子就正躺在醫院的床上,哼着囈語,頭上斜斜的纏的白布,床旁站着包白帕子的中國女看護在悄悄的議論儺喜先生一對耳朵。時尚書屋
那旅館中的當差的——這是一個同儺喜先生年紀差不多的人,只除開一對耳朵阿麗思小姐認為其餘是同儺喜先生一 模一樣的好人的——見到阿麗思小姐一人又不願吃飯,只乾急,就偷偷的做了一件好事。他到一個好地方去,探聽儺喜先生的行蹤方向,回頭走進阿麗思小姐房中照規矩的行着禮,同她說,「外國小姐,我想儺喜老爺… 儺喜先生決不回來吃飯了。」
「不會的。」
「會。這地方各處地方人全有,別是遇到了往日朋友,被朋友扯他玩去了。」
「不吃飯倒不要緊,我是怕他初初到貴國來路上陌生或者出了岔子。」
「你外國體面人到此是決不會出岔子的。」
「我見到這地方汽車多… 」
「倘若是儺喜先生坐車輾死一個人,也只要五十塊錢就可以打完這個官司。」
「儺喜先生難道只值得五十塊錢嗎?」阿麗思小姐聽到侍者說只要五十塊錢頂命,想起就不舒服。她是把話聽錯了。時尚書屋
當差的,見到阿麗思小姐誤會了他所說的話,忙又補足說是所謂五十塊錢的,乃是對外國人到中國地面輾死中國人的辦法,當然儺喜先生是不在此例。時尚書屋
「那總太賤了,小孩子不是隻要二十五塊嗎?」
當差就不再作聲。因為他是明白在一個外國人面前,關於錢,許多事都應說得比中國實情貴一倍,好從中取利叨光的。然而這件事則他知道是許多外國人都懂的規矩,且這五十塊撫卹在他也就是一個大數目。一條命,雖說一條命,中國許多地方的人命,就並不比豬狗價高,有災荒地方,小孩子作興用二十兩大秤交易,至多也只有七分錢一斤的行市。時尚書屋
大部市上專賣人口,除了年青的女人值一百兩百外,其餘還多數是無市的。他自己就不很相信真可以賣五十塊錢!
想到這些的那老當差,就痴痴的站在阿麗思小姐面前不動。時尚書屋
阿麗思小姐記起當差說的儺喜先生決不回來吃飯的話,就問他此外這個地方還有些什麼熱閙可看。因為她是明白儺喜先生來中國原就是看熱閙的,以為也許儺喜先生一早一個人出門,是存心到這樣好地方去,因為太好玩了就忘了回旅館了。時尚書屋
「可以玩的地方多着啦。」那當差就為阿麗思小姐數出三 打本地好處來,如象到中國廟宇裡看中國人對菩薩磕頭求保佑發財,在當差又明知是外國人所歡喜參觀的一類事。末後他又把這問題扯到儺喜先生身上去,「或者他老人家也是去城隍廟去了。我剛纔就到一個瞎子處打了一個時,問問那瞎子儺喜先生所去的方向,他說在東方,城隍廟原是在東方!」
「那瞎子是見到過儺喜先生嗎?」
「他是瞎子!」
「那怎麼回事?」
「這個怪。他眼睛瞎,心眼兒可光光的。他憑了一個卦盒,凡事皆知。靈極了。時尚書屋
他說的是決不會錯。他剛纔就告我儺喜先生決不回家吃飯,不會錯!」
末了為了要證明這瞎子心眼兒不瞎,這老侍者就在阿麗思小姐跟前學了不少故事,設若遇到乖巧的人,會疑心這是那瞎子特派來拉生意的。他又說這一條路上,這一個旅館中,許多外國住客,就都如何信任這瞎子,失了什麼東西找不到時,就問他,他便能夠指出這偷東西的人,或是廚子,或是車伕,以及這東西所去的方向,結果就有人因此可以找到那偷東西的。他且說相信這是呂洞賓投胎。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