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阿麗思中國遊記》 第 3 頁


領結總是打不好。這只能怪這朋友太愛漂亮了。一面是因了自己的生活閒散把這漂亮習慣養成,正如其他許多人一 樣。一個人,在這類不滿意的事情上來發自己的氣,打一點東西,也是很多的,打了便反
作者:待考 / 頁數:(3 / 68)

領結總是打不好。這只能怪這朋友太愛漂亮了。一面是因了自己的生活閒散把這漂亮習慣養成,正如其他許多人一 樣。一個人,在這類不滿意的事情上來發自己的氣,打一點東西,也是很多的,打了便反悔,才近乎人情。時尚書屋

適間的響聲,便是這朋友因了領結打得不雅觀,把一面用象牙作背的座鏡摔到地下的結果。然而到目擊鏡子成幾片大小不整的尖角形東西時,又有點悔起來了。脾氣壞到這樣,這是自己也難索解的。儼然有一種力量在胸中時時湧,這力量用着頂高尚的教育也剋制不來,兔子先生為這事很苦。時尚書屋
他坐在那裡對與地面碰碎又用手抬起拼好的碎鏡出神,每一片鏡中都有一個自己的影子,就嘲笑自己的脾氣,「還是年青的脾氣啊,」「還是啊,」「免不了要這樣啊!」他用着一個有知識的兔子的笑法大笑起來。領給的事暫時自然放在一邊去了。時尚書屋
當天下午四點時,哈卜君家客廳中,大理石的太師椅上,有這位朋友在那兒坐。哈卜君按照中國方法,用龍井茶款待客人,裝茶的碗也是中國乾隆磁器,碗起青花,有龍。時尚書屋
「這個,不用糖,苦的。」兔子試了一口就搖頭,他吃的東西象藥。時尚書屋
「哈,朋友,我告你,這是中國方法,就是你要到那個地方的吃茶方法!我知道你喝不慣。但得好妹學習。喝慣就好了。」
兔子同哈卜是老朋友,他們的稱呼是用小名的。在這兒我們才知道兔子叫「儺喜」。時尚書屋
以後說儺喜似乎方便一點,也親昵一點。別個老朋友全是那麼喊叫!儺喜聽了哈卜君說得茶是中國方法,雖然覺得苦也勉強盡了一盞。隨即又見哈卜君攙水到茶碗中去,不懂解。他問,「這是怎麼啦?」
「這個也是所說的中國方法。茶葉第1次的好處衝不出來,要第2次才好!中國人講究吃茶的,第1道所沖的還不喝。這你可以試栽。」
於是儺喜又試呷了一口。美處仍難於領略。不過看到朋友很覺得有味,也就順便作領悟了的樣子,找出許多不相干的話來讚美中國人吃茶的美處。時尚書屋
儺喜問到去中國是不是同去美國一樣。這使哈卜君發笑。時尚書屋
“不。你要去中國,就把船票買好去就是了。到了就上岸。時尚書屋

隨便祝你到中國比到這裡還自由許多。中國人講禮貌得很,他們打他們的仗,決不會傷了你什麼。中國土匪又都是先受過很好的軍事訓練,再去作土匪搶人的,所以國際禮貌也並不缺少。你的國籍便是你的很好的護照,其他全不會為難。時尚書屋
若是在不得已情形下要打官司,在中國上海以及很多地方,都有你本國的審判衙門替你斷案,你當然知道這官司是很好打的。還有你應當曉得的是一到了那裡,我斷定就有人請你演講,關於這事我可以幫你點忙,我送你一本巴巴諾博士的著作,這裡面全是法寶,你心領神會,照到這意思去把中國文化大大誇獎一番,就有許多人說你是好人了。進一步稱你是哲學家,你也不必紅臉。“
「據說現在革了命,怎麼辦?」
“儺喜,我告你,照我辦包不會錯。革命是看哪一個打仗打贏,一時談不到這上面的。時尚書屋
這是中國人性格。這容易感動容易要好的性格也就是中國文化。這性格是中國一個聖人把中國人全個民族的精神捉在幾個字上貼緊了的,這個已經據說貼了二千五百多年了。“
他們又談到去中國的西洋人,為懂得唸佛,則尤其是可以得到中國文武上流社會的敬仰。哈卜君說來是一種頂正確的經驗,可是這位老朋友總以為不大可信。就相信了一半,要去學會運用也以為很難。時尚書屋
談話談到七點鐘,哈卜君卻叫同他旅行到過中國的廚子開飯出來,這飯自然是中國飯,一切碗碟全是中國貨。時尚書屋
一碗獅子頭,一碗蝦子燴魚翅,一碗紅燉肘子,一碗蔥燒鴨子;這是四個碗。一盤辣子鷄,一盤鱔魚糊,一盤韭花炒肉加辣子,一盤蝦仁;這是四個盤。還有八個冷盤則為臭豆腐乳以及牛角辣椒酸泡菜等等。末後還有一個大蒸盆,是三鮮加十二個整鷄子的。時尚書屋
點心則為油煎粑粑同銀耳羹。飯是吃白米飯以外還預備得有炸醬麵。這算一席純粹中國筵席。時尚書屋
挾菜用筷子,這給了儺喜先生驚奇以外的歡喜。用鼻子去嗅桌上一切菜,都有一種從不曾聞過的高級味道,他還以為這些菜有幾種是專拿來嗅的,如象豆腐乳之類。時尚書屋
哈卜君看到菜全上了桌子,也不說請,就看到儺喜先生不知道拿筷子的方法那種為難情形直樂。本來這是很有趣的。時尚書屋
菜雖顏色不同,儺喜先生卻不知道一樣名字。只以為那蒸盆便是人人所說的「中國雜碎」,他先以為中國人吃飯必定是隻一種菜,這菜便是在美國流行的「中國雜碎」,就又疑蒸盆以外全是日本菜。時尚書屋
「老朋友,有這一味『中國雜碎』也夠了,何必又弄出許多日本菜?」
哈卜君就只笑。老朋友要故意窘人的神氣儺喜也看出了。時尚書屋
儺喜先生用一隻手拿一隻烏木筷子試攫取那蒸盆裡的圓鷄蛋,看看挾着了,又滑掉,就索性用筷一戳,把鷄蛋戳得。時尚書屋
然而不敢吃,他把它平平穩穩放在自己身邊的空酒盅裡,望着那熱氣蒸騰的鷄蛋不說話。時尚書屋
「老朋友可真苦了。」
「你以為我沒到過中國就不懂拿這東西規矩嗎?」
到哈卜君為他解釋用筷子的方法,以及把菜名一一點給他時,他才明白這桌上全是中國菜。時尚書屋
「那嗎,朋友,我還得到這兒來好好學習一個禮拜!」
「不,」朋友哈卜君說不。「到中國去不學拿筷子也成。如今講究吃大菜,用刀叉的很多了。這吃大菜並不覺得舒服,中國人是同我們西洋人一樣好奇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