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阿麗思中國遊記》 第 4 頁


吃飯也不過是一種頂好的玩意兒罷了,所以我們今天不一定要每一件菜上桌時主客各得喝一杯酒。」於是他們隨隨便便的用菜,喝了兩杯高粱酒,吃了點炸醬麵。當到要吃飽時哈卜君說到魚翅是中國人
作者:待考 / 頁數:(4 / 68)

吃飯也不過是一種頂好的玩意兒罷了,所以我們今天不一定要每一件菜上桌時主客各得喝一杯酒。」

於是他們隨隨便便的用菜,喝了兩杯高粱酒,吃了點炸醬麵。當到要吃飽時哈卜君說到魚翅是中國人的上等菜,儺喜先生就又多夾了幾筷子魚翅吃。時尚書屋
把飯吃完了,儺喜先生又為哈卜君所指點着看了許多中國的藝術。如象一張紙上用硃砂隨意畫上一個醜臉相人拿一 把劍頭上飛一蝙蝠的「鍾馗」,或者坐一個船在水中垂釣的隱士,或一個跛子神仙,哈卜君皆從旁作一種解釋。看完了許多畫又去看中國的古板書。時尚書屋
待到把哈卜君寶物普遍領略過一 番以後,回家途中的儺喜先生,已是儼然游過中國一次了。時尚書屋
第2天,阿麗思小姐便得到這樣一封信!
可敬的小姐:我是在好久以前就得到你的信了,我為了忙着竟找不出一個回信的空閒。時尚書屋
這事我希望是可以原諒的一種罪過。時尚書屋
關於去中國一事,我也正有此意思。我的忙便是忙到調查到那地方以後的一切。如今已全明白了。如果是你相信我這人誠實的話,我簡直可說已經到過一次中國了。時尚書屋
這全得敝友哈卜君的大方。他那裡簡直就是一個壓縮了的中國。時尚書屋
如今我正籌備我的費用,一俟有把握,便當飛電相告。再:送信的人問我要酒錢,我已經把過他三鎊了。時尚書屋

我把這事問過哈卜君,據說這個神的當差大概是到過中國的。你的忠仆約翰·儺喜這個信使阿麗思小姐十分高興。不過覺得送一次信得花三鎊酒錢,一天祈禱上帝幫忙的人在地球上又不知有許多,雖說這是中國的規矩,然而似乎總太貴了點。從這事想來,在中國當牧師的當然也有好多方法瞞到上帝找錢,不象爸爸那麼窮了。時尚書屋
但是她又想起郵局也要用錢買郵票,何況一個神的差人不把多一點酒錢面子怎麼好看。時尚書屋
中國是個面子重於一切的國家!
-

網絡圖書 獨家推出轉載請保留

上一頁

下一頁

沈從文作品集—阿麗思中國遊記第1卷 第2章沈從文
關於約翰·儺喜先生在阿麗思小姐的上一次奇境漫遊中,所說到的約翰·儺喜先生的性格,有些是已經被記述這個旅行的人弄錯了的,有些則簡直疏忽了。在此實在有提一提的必要。時尚書屋
儺喜先生是一隻正直的兔子,有着鄉下紳士的一切美德,而缺少那鄉下紳士的天生慳吝,這是應當知道的。象這類兔子的人格,近來在一切的紳士中,早已成了稀有的同時也漸漸也成為新式紳士引為笑談的一種「人」格了。時尚書屋
他年紀有了四十五歲,有些人情世故知識卻不及其年齡一半。愛潔淨是凡為一個孤身兔子紳士的習慣,但這個他卻在愛身體體面以外且愛行為的體面,這一點事上是值得引起那些刻薄的紳士非難的。儺喜先生遇事愛體面,把一年所有的收入,一千二百鎊金洋,全花到一種不明不白的耗費中去。時尚書屋
只是一個孤身老頭,卻不想娶妻,也不同一些有錢寡婦來往這是其他紳士頂不以約翰·儺喜先生為然的一種固執。拿來錢就花,這似乎是不免應該在一種社會批評下得到不好名聲的。然而約翰·儺喜先生卻不顧慮到這些事情上來。自己所歡喜的,還是仍然作下去。時尚書屋
喝一杯兒酒,到老朋友處談談閒天,有戲看遇興緻好時也看看戲,不論古典的希臘悲劇,還是最現代喜劇。想到別處城裡去玩玩就一個人帶了錢包走去。時尚書屋
愛漂亮體面的動機,就只是愛漂亮,不象其他紳士,收拾打扮為的是到佃戶家去同佃戶女兒作樂。碰到窮人要他幫助的,總是答應下來,看這人所需要是什麼事,設法去幫忙。時尚書屋
無聊時節愛看一點小說,這小說也不拘是十四世紀或十九世紀的,不拘誰個名家的小說,都能夠在一種意外情形下博得這良善的兔子一點眼淚,他無事就把那個和平正直的心放在一本書上,讓這一本書的一些動人情節動人語言搖撼着,揉打着,於是他就哭了又笑。
他不吸煙,酒是剛纔已經說過,喝也只喝一點兒,其實這一點兒也就能夠把這兔子成為更可愛的了。時尚書屋
我們知道,凡是象這一類型式的紳士,在同一情形下,不但經常為人私下議論說是「好」或「不好」,且有人疑心到他頭腦是有什麼毛病的。約翰·儺喜先生也就免不了這種社會批評。然而這在三種批評下,人熱卻很願意同這個紳士發生一點較深關係,因為只要同他發生關係總可以占點便宜又是誰都明白的事。所以我們也可以說,在約翰·儺喜先生背後說他壞話的,不過是想在他身上叨光不如所願,或所叨的光不夠所需而起的一種責難罷了。時尚書屋
他住的地方,不能說是城裡,也不能說是鄉裡,原是介乎兩者之間的。當日選擇到這個地方住家,大約就是為的一 面進城方便一面下鄉又容易的緣故。他憑為生活費用的,不是田地,不是房產,更不是挖窖發的洋財,這筆錢只是一個不相識的孤僻古怪的鄉紳給他的。這不相識的人給他這一筆年金時已早死去了,到後所委託的律師慢慢的才把他訪到。時尚書屋
訪到了以後,問明他的姓名底細,經過許多地方人證明這便是那位不相識的死者所欲給遺產的約翰·儺喜先生,於是他就把這錢一年一年的領用到如今。他為這個也從不向人去表示特別驕傲過,他心中即或想到這件事,總以為這原本是十分平常事。把一些用不盡的錢送一個雖不相識卻為人正直的面生人,也是合理應當的。說到這奇怪年金來源,似乎又得順便把這個兔子以前的身世稍稍敘敘。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