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阿麗思中國遊記》 第 6 頁


約翰·儺喜先生第2天的食物是用一種諂諛換來,於是他知道恭維別個也可以得東西吃了。第3天他挨了一整天的餓。他先去各處找尋第1次運氣,不見到。又實行他昨兒打那少爺處學來的本事,不幸
作者:待考 / 頁數:(6 / 68)

約翰·儺喜先生第2天的食物是用一種諂諛換來,於是他知道恭維別個也可以得東西吃了。時尚書屋

第3天他挨了一整天的餓。他先去各處找尋第1次運氣,不見到。又實行他昨兒打那少爺處學來的本事,不幸所見到的並不是少爺,縱恭維也不能得到好處。看著到夜了。時尚書屋
仍然是無法。他卻奇怪「今天」和「昨天」和「前天」怎麼會不同,他開始認識生活到這世界上是怎麼回事了。飯是同樣的飯,卻有許多方法吃。活到世界上,要學會許多方法才好。時尚書屋
今天這個不行又改用那個,則才不至于挨餓。然而他想到的是至多有五個方法大約也可以得到每天吃飯的機會了,因此他忍了一天餓去到各處去打聽這另外三種新鮮方法,為得是他認為五種方法已得到兩種。時尚書屋
以後的日子,每一天使他多知道一樣事,他才明白可以吃飯的方法還在五十種以上。時尚書屋
然而約翰·儺喜先生卻在明白這個以前,先找到一種工作,已在用這一種工作度着新的每個日子了。時尚書屋
先是他去各處問人怎麼樣可以活下來,有些人就告他當這樣子活,有些人又告他說當那樣子才對,每一個人似乎都有一個不同的為人方法。可是用這方法問那本人討一點東西吃時,卻全沒有象以前所遇到的那議員少爺慷慨。時尚書屋
他說,「那我很謙卑的喊你為老爺少爺,又為你念那很精彩的頌詞,就給我一塊麵包吧。」
那個人卻說,「若果你是樂於這樣慷慨,我倒很高興照你所說的辦法給你恭維一番。」
他因此才知道有一類人是因為家中麵包太多,就可以拿來換一點別人的恭維。恭維倒是隨處可得的事情,也才只家中麵包多的人願意要。時尚書屋
這裡說到的約翰·儺喜先生,顯然是隻好餓死了。然而在餓死以前,凡是一個挨了餓都能不學而能的,便是偷,搶!
最先挨餓的人類,多半隻知道搶,不知道偷,偷大約是人類羞恥心增進了以後,一面又感到怎麼辦穩健一點的智育發達以後的事。說到約翰·儺喜先生改採取的方法,當然是一種頂率真的方法——他去搶。時尚書屋
是第4天的事。他走到路上,望到許多小兔子,拿了一 個大梭子形烘得焦黃的麵包啃着,有些還一隻手拿牛肉一隻拿麵包,這邊吃過一口以後又吃那一邊的東西。他羡慕這些人能夠碰到有好處的地方去,卻不明白那是從家裡拿的。時尚書屋
「家」,這個他便不相信。若照到那另外小子告他說是每一個人都應有一個家,家中又應有一個父親,一個母親,一個姑母,兩個姐姐,一個妹妹,一個神科學生的哥哥,那怎麼自己又不有?若說是每一個家中廚房裡都作興放了不少麵包,還有別的櫥櫃裡放得便是牛油,奶,火腿,熏鷄,以及吃來很苦的白蘭地酒之類,那為什麼別人送了另外那一個小孩子吃卻又輪不到自己?總之雖然許多小孩子都如此說,他總不相信。他信步走去到一個很大的人家後門邊,見到有一個小女孩在一個草坪的凳子上吃東西。時尚書屋

他走到那個比他略小的女孩子身邊,問那孩子是打哪兒撿來這一段香腸。時尚書屋
「是自己家裡廚房的。」
「多不多?」
「多得很,還有火鷄呢。」
「火鷄好不好吃?」
「那味道比這個還好。」
他聽到味道很好,引起肚子中饞蟲來回的竄。他搓着兩隻泥手,說,你這少爺可不可以為我到你廚房去取一點火鷄肉來?“
「那你是想吃火鷄肉了,——我的名字是瑪麗·瓶兒,不叫作少爺——你想不想?」
「是吧,好吃的東西當然想。實在不得,得一隻火鷄腳也好。」
「火鷄腳我可不歡喜,我吃過。」
這女孩子卻天真爛熳同兔子討論到一切口味,一面且細咬細嚼的啃着那一段熏得極紅的香腸。時尚書屋
約翰·儺喜先生就看到別人慢慢的吃,他一面幻想起一 只熏得通紅的火鷄,噋噰噰的叫着走到自己身邊來,他就把腳分開象一個打拳師的站法,想擒到這火鷄時很快的擰下一隻腿或翅膀之類。時尚書屋
「你這個站法很特別,瞧,我也會。」於是那瑪麗·瓶兒也學到約翰·儺喜先生的站法,站到離他不到五尺的遠近。香腸的香就不客氣的飄到約翰·儺喜先生鼻子邊來。當到女孩喝着要他看這一種站法時,他才從香腸的味道中滾出。時尚書屋
他笑那女孩站得很好,那女孩說他就是那麼站起儼然同誰打仗的樣子。他們倆就對這個站的奇怪方法笑着。時尚書屋
那女孩在吃了一小口香腸以後,又想起一件事情,就把香腸遞過去,要約翰·儺喜代拿着,好學那樣子。時尚書屋
「這個,是我們家奶媽裝貓兒嚇我們時頂愛做的。」這女孩為了學這個可笑的樣子,把兩隻手放到腮邊,用小手指扣着口張得很大,眼睛皮用大拇指按捺向兩邊分,成一種貓臉,且吼着要咬人。時尚書屋
我們餓得可憐的朋友,卻禁不起手上拿着軟軟的東西的誘引了,他想嘗一口兒試試。時尚書屋
他把它舉到鼻邊去聞那好受的味道,他實在忍不住了,正要咬,忽然聽到「咬你!」好象是那女孩要幫他警告香腸,實際是女孩自己作的貓作得得意的話。約翰·儺喜見到女孩已看到他的動作,從心中發出一種羞澀,只能故意也張大起口,作為嚇香腸的神氣,說了一聲「咬!」不消說是並不咬下了。時尚書屋
那女孩倒並不留心這些事。她見到約翰·儺喜在那裡嚇香腸,嚇過後,卻問約翰·儺喜願不願意把她這段吃過的香腸吃一口。時尚書屋
「你試嘗嘗看好不好?」
於是在這種勸請下,他嘗了一口。他慢慢的嚼。這是一 種又甜又鹹簡直說不出的好味道。這東西吃到口裡就似乎是一些小蟲各帶了一身香氣滿口鑽。時尚書屋
他慢慢的嚥下,嚥下以後是貪饞的望着這手上還拿着的東西。時尚書屋
「好不好?」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