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科學與社會秩序》 第 177 頁


我們曾提到過政府與大學和工業組織的研究關係中出現的另一個問題,即由於與日俱增地使用外界研究設備,政府主持的研究中出現了大量可申請專利的發明,這就提出了如何制定恰當的專利政策的問題,
作者:伯納德·巴伯著 / 頁數:(177 / 205)

我們曾提到過政府與大學和工業組織的研究關係中出現的另一個問題,即由於與日俱增地使用外界研究設備,政府主持的研究中出現了大量可申請專利的發明,這就提出了如何制定恰當的專利政策的問題,如在大學中一樣。專利問題對政府來說並不比大學是一個更新的問題,但是卻是一個更緊迫的事情。一個討論指出,「怎樣處理聯邦研究的專利權,使之更好地為公眾利益服務,這是一個過去四十年間政府各部門一直沉思和爭論的問題」。在此期間,政府對專利政策作了大量研究,最近一份研究由司法部在戰爭剛結束時完成,「根據研究結果,安托尼將軍Attorney  General于1947年5月份向總統提交了一份綜合性報告,建議把政府應佔有並控制所有由聯邦基金資助的技術作為基本政策」。時尚書屋

但是,來自為政府做研究工作的工業企業對這個政策的反對呼聲很強烈,因而此建議沒有被政府採納。工業研究的董事們認為,如此之政策只能使工業為政府做研究和發展工作成為不可能。結果,政府同意工業和大學在處理專利權時有可變性和特殊性。除非政府與工業之間的關係特點有重大變化,否則安托尼將軍建議的政策就不可能經國會通過成為法律。時尚書屋

最後,我們考慮政府科學中的最後一個問題。即使還在戰爭結束以前,兩個事實對美國政府中那些對科學的使用負責任的人產生深刻印象,第1個事實是科學對於和平時期及戰時美國社會的福利具有極端重要性;第2個事實是只有政府才能為維持美國科學的高水平質量與生產率提供足夠的基金。大學研究資金的減少尤其可能抑制科學的一般進程。私人的禮物和資本家投資的回報已不再是大學科學研究的足夠資金來源,尤其在面臨通貨膨脹時更是如此。時尚書屋
雖然這類資助的錢數目仍較大,而且對大學具有重要意義,然而如果沒有政府的資助,大學就不可能進行政府要求他們做的一些研究。 

承認這二個事實,使日益增多的政府科學家和處于領導崗位的科學家感覺到,政府應該呈現新的功能,即對美國科學的整體方向及彼此協調負起責任。在我們多次提及的總統科學研究理事會的報告和瓦涅瓦·布希的報告《科學,無窮的止境的前沿》中,都明確地表達了這些建議。新的科學的社會組織的圖景是存在的,至少某些美國人已預見到這種可能性。總統科學研究理事會所提出的建議有:美國必須擴大科學經費,增加受訓科學家;今後,必須着重致力於純研究而非應用研究,前者相對較薄弱;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政府必須逐漸增加對大學純研究的津貼;政府也應該為學科學的大學生和研究生設立大量的獎學金,獎學金獲得者選擇自己的專業領域;政府應該任命一個委員會,以協調各政府機構之間的研究;委員會成員應包括平民科學家和政府科學家;最後,政府應成立一個叫國家科學基金會th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的組織,以統一管理各種科學活動。 
這些總規劃的不同部分分別在不同時間被認識到,因為這一規劃是二次大戰後才首次提出的。例如,增加政府對大學的撥款一直進行着,但是作為整個國家的科學規劃的協調機構的國家科學基金會,直到1950年才法定成立。這裏邊原因很多,一個重要原因,是起自於政府對科學擴大控制所產生的摩擦。在此延遲期間,科學家似乎一直非常贊成該基金會的成立,如在回答福瓊·波爾Fortune 
Poll
「你贊成其宗旨是用聯邦基金刺激基礎與應用研究的國家科學基金會的創立嗎?」這一問題時,百分之九十的學院科學家、百分之九十的政府科學家和百分之八十一的工業科學家的答案是肯定的。然而,一些特別是來自大學和工業的著名科學家,強烈反對任何形式的這類協調機構,除非它基本上由那些政府外、最終不對總統負責的科學家所控制。這些人的觀點不僅在商業群體而且在國會中得到很大支持,然而,總統卻以此宗旨與已經確立的政府有關程序和良好的執政實踐相牴觸而反對它。確實,按照這一原則,總統在1948年為創建一個基金會投了一票,這個基金會設置不對他本人負責的執行委員會。時尚書屋
這是1945-1950年期間的幾次努力中僅有的一次形成法律框架的嘗試以便讓國會、科學家、工業團體和總統通過。 
最後於1950年,建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議案經國會通過,總統獲准了。這個議案很大程度上是我們曾提到的總統理事會的建議的頒佈而已。該基金會的主要目的是「促進科學的基礎研究與教育」,實現這個目的的方法是為大學提供資助、給研究項目提供津貼、為學生設立獎學金。基金會自身不操縱研究實驗室,而是明確限定為只提供金錢、對美國科學的發展作出計劃。時尚書屋
基金會希望以美國的總利益為基礎去「評價研究成果的影響」。在總的目的下有許多具體事項,如評價其它聯邦政府機構的研究規劃;鼓勵美國與外國科學家之間的科學信息交流;編製科學人員一覽表;若國務卿有求,就鼓勵並支持專門的軍事研究;建立特別委員會以調查科學各專門領域,併為各領域提供總的研究規劃。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