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科學與社會秩序》 第 69 頁


在這類研究組織中,可能大部分是應用性研究工作,等級式上司可以公平地指派給這類研究工作人員專門的任務;對於比較基礎的研究工作,需要給正在研究的科學家、他的助手們以及公務人員更多的自我
作者:伯納德·巴伯著 / 頁數:(69 / 205)

在這類研究組織中,可能大部分是應用性研究工作,等級式上司可以公平地指派給這類研究工作人員專門的任務;對於比較基礎的研究工作,需要給正在研究的科學家、他的助手們以及公務人員更多的自我定向self-direction自由。針對後一種情形,聰明的管理者只是規定一般的研究領域像通用電氣公司的惠特尼給蘭米爾所規定的那樣,並且精於賦與研究者剛好足夠的自主性,這種技能最好在工業研究組織的實際管理經驗過程中獲得。幸運的是,現代美國工業研究的指導者的確屬於「級級上升」,因而通過自身長期的實踐獲得了傑出的技能。 

比如,在貝爾電話實驗室,「沒有大批專業科學家以獨立的、大體上非協調的方式從事自己的研究」,主任允許「給創造性工作和個人努力以一定程度的自由」。一位數學家被允許在家裡工作,一周來實驗室幾次。「由於研究電子衍射而獲諾貝爾獎的物理學家戴維遜,從事於他自己已選擇的研究路線,遠比電話通訊的領域寬廣」,雖然他們都對電話公司懷着濃厚興趣。「然而,絶大部分實驗室工作人員都進行總方向下的指定的工作。時尚書屋
戴維遜和那位『主要在家裡工作的數學家』所獲得的研究之自由程度實屬例外」。我們可以引用更多的這方面的知識,不幸的是儘管已經認識到大研究組織具有巨大社會意義,然而我們卻對任何一個這一類組織的實際運行缺乏詳盡的、系統的研究。我們研究了它們的正式組織模式,然而對非正式組織、日常僱工問題、職業模式、刺激因子、與科學專家和一般行政管理者的關係等都沒有研究。我們的大部分知識來自于因其它目的而偶然對這些組織給予的因果解釋。時尚書屋

美國工業科學不僅對社會福利作出巨大貢獻,而且對於構成科學整體之基礎的概念框架的直接促進也作出了巨大貢獻。因而,美國工業以及美國社會的其它部分肩負着維持並加強工業科學的重大義務。   

伯納德·巴伯著

第8章

 

美國政府中的科學家 

在我們很多人的眼裡,政府科學 government 
science
或許是個新生事物,但實際上几乎就從我們國家的歷史開始之日,科學家就在政府裡佔有一席之地。政府從來不願僱傭科學家幫助他們解決諸如戰爭或和平問題,因而科學總是像與大學和工業一樣,與政府有很多聯繫。對於政府科學的歷史與工業科學一樣沒有得到充分研究,然而政府科學卻也是美國科學整體中的必要部分。 
如,農業部及其前身對政府科學研究作了最長的連續性記錄,這份追溯到一百多年前的十九世紀初的記錄,起初保存在少數幾個個人手裡,農業部成立後,擬訂了一個科學方案,僱傭了一位化學家,一位植物學家和一位昆蟲學家為其工作。此後,這三位先驅分別各自擴展成一個關於所有農業問題的科學工作者團體。農業部的一位部史學家,T·斯旺·哈丁T.Swann 
Harding
說,經過長期的發展後,現在「僅農業研究中心就有二千多人……几乎肯定是世界上最大的農業研究機構」,而這僅是這個部科學資源的一部分。 
美國政府里科學研究的成長模式大致就是這樣。最初,十九世紀有時甚至直至二十世紀初,在任何部裡都只有幾個科學家,最近四十年來,政府科學家的數目翻了幾番,二次大戰後的幾年裡,政府裡集中了大約三萬名來自物理學、生物學、農業科學、工程科學的專家,其中約三分之一是農業科學家,另外三分之一是在國防部工作的各類工程師。1947年,政府各部花了六億二千五百萬美元供這三萬名科學家搞物理學和生物學研究。 
雖然政府科學中有一些比較集中的研究內容,但是我們將會發現,政府科學家研究涉及面是廣泛的,可能還是相當普遍的。總統理事會的報告說,「聯邦政府規劃從根本上說允許探索每一門科學學科和子學科」。我們可以推測到,政府研究的最大部分是應用研究,1947年這部分開支占了總共六億二千五百萬中的五億七千萬美元。但是也進行比較基礎的研究,同樣,對這類基礎研究的支持是建立在這樣一個信念之上的,即在不大長的時間內,這些基礎研究將會轉化為實用。時尚書屋
僅從農業部的工作就可看出,政府科學在純研究和應用研究領域所取得的成就,對於美國人民的「科學成就和財富增長」都有巨大的價值。 
二次大戰前,聯邦研究經費的最大部分花在農業研究方面, 如 1936-1937,政府為研究撥款一億二千萬美元占總預算的百分之二,其中三分之一進入農業研究,五分之一進入軍工研究,其餘用於其它目的。大戰一開始,研究重心就明確地轉移到軍事研究方面,政府中軍事部門花費了聯邦研究規劃中的六分之五的經費。另一方面,政府總是更多地投資在自然科學研究,社會科學研究要少得多,二次大戰前,經費預算中四分之三撥給自然科學研究,然而在三十年代的大蕭條時期,除了通常預算的四分之一經費外,大部分應急研究基金都給了社會科學。雖然很難獲得經費分配的準確數字,但自然科學肯定在戰後政府研究規劃中仍占優勢地位。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