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韓寒五年文集 第 10 頁


「錯啦,是望極春愁——」Susan糾正道,「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裡,無言誰會憑闌意•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對嗎?」林雨翔說不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81)

「錯啦,是望極春愁——」Susan糾正道,「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裡,無言誰會憑闌意•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對嗎?」

林雨翔說不出話,另眼相看Susan。時尚書屋
沈溪兒嘲笑:「小時候還背古文呢!嘻嘻,笑死人啦。Susan,好樣的!」
林雨翔據實交代:「柳永的詞我不熟,歐陽修的還可以。」
沈溪兒評點:「大話!」林雨翔委屈地想這是真的。時尚書屋
Susan給林雨翔平反:「不錯了,現在的男孩子都太膚淺了,難得像林雨翔那樣有才華的了。」林雨翔聽了心如灌蜜,恨不得點頭承認,靦腆地笑。時尚書屋
羅天誠被三個人的談話拒之門外,壯志未酬,彷彿紅軍長征時被排除在「軍事最高三人團」外的毛澤東,沒人理會,更像少林寺裡的一條魚——當代少林寺的除外。時尚書屋
Susan發現漏了羅天誠,補救說:「你也是,大哲人。」
羅天誠被誇,激奮得嘴裡至理名言不斷,什麼「人生是假,平談是真」,引得Susan兩眼放光。時尚書屋
經過漫漫地等待,菜終於上來。四個人都有一碗麵,有所不同的是Susan的麵條根根士氣飽滿,也是一副「君子」的樣子;相形之下,其餘三人的麵條都像歷盡了災難,面黃肌瘦。用政客的說法,Susan的面是拿到國際上去樹立民族自信的;其他的面則是民族內部矛盾的體現。時尚書屋
沈溪兒扔筷說:「不吃了!」Susan拚命抱歉,分她麵條。再比下去也令人窩火,Susan面上的澆頭牛肉多得可以敵過其他三人總和,質量就更不用說了。放在一起,那三盤澆頭彷彿是朱麗葉出場時身邊的婢女,只為映托主人的出眾。時尚書屋
Susan只好再分牛肉,林雨翔有幸分得一塊,感動地想,這麼體貼的女孩子哪裡去找,不由多看幾眼,裝作不經意地問:「喂,Susan,你覺得你理想的男朋友是什麼樣子的•」問完心裡自誇語氣控制得很好,這問話的口吻好比宋玉的東家之子,「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介於低俗和暴露之間,適到好處。時尚書屋

Susan說:「我要他是年級的第2名!」
「為什麼不是第1名?」
「嗯,因為我是第1名,我不想他超過我,這樣我就……嗨嗨,是不是很自私•」Susan調皮地笑。時尚書屋
林雨翔今天吃的驚比周莊的橋還多,幡然大悟原來她就是年級裡相傳的第1名的冷美人,恨自己見識淺陋。美女就像好的風景,聽人說只覺得不過爾爾,親眼看了才欣然覺得果然漂亮,可見在愛情上眼睛不是最會騙人的,耳朵才是。時尚書屋
三重門3(6)
林雨翔此刻的感受只有失望,因為他絶沒有年級第2的實力。時尚書屋
沈溪兒又纏住Susan說話,莫不是些數學題目;兩個人談完後還相互對視着笑。林雨翔想插話插不進,心中忿忿,想你既然都說完了,何須占用我林雨翔寶貴的青春——在人看來,占着茅坑不拉屎是可惡的,其實,最可恨的卻是拉完了屎還要占着茅坑。時尚書屋
林雨翔縮頭縮腦要問話,不論好壞,剛露個腦袋,那問題就被沈溪兒照戩不誤。氣憤了,強硬地問:「Susan,你有沒有過——那個•」
這個問題雖含糊,但憑着它豐含的內容,卻煉得銅牆鐵壁,沈溪兒想砍都砍不斷。時尚書屋
Susan臉上不絶的紅暈,咬住嘴唇道:「當然沒有——真的沒有。」
林雨翔心裡寬慰許多。現在的男孩子都把柏拉圖給扭曲了,挑紅顏宛如吃東西,被人咬過的絶不能要。雨翔很榮幸地想去咬第1口。時尚書屋
羅天城要和雨翔爭咬,把人動物性的一面展露無遺。林雨翔向Susan要了電話號碼。羅天誠邊吃麵邊心裡默記。他的人生觀沒多大變化,愛情觀卻面目全非,覺得紅顏還是要的好。時尚書屋
羅天誠每次回想起自己的滄桑劇變,都會吃驚,好比是一個人出趟門,回來發現自己的屋子已經換了一幢,肯定會有的那種吃驚。林雨翔的屋子沒換,•主人換了。熱情之火終於壓抑不住,熊熊地燒,旺得能讓科威特的油田自卑死。時尚書屋
那些當然只是內心變化。倆人外表上都平靜得像死水。突然Susan驚喜地發現什麼,招呼說:「哇,我發現桌上有一首詩。」林羅的兩個腦袋忙湊過去。時尚書屋
林雨翔正心旌搖曳,詩才也隨情而生。看見桌上有人刻着一首詩:

臥春

臥梅又聞花

臥知繪中天

魚吻臥石水

臥石答春綠

林雨翔大叫:「好!好詩!」發議論說:「這首詩不講究韻律,不是韓愈所作,這種五言絶句肯定是柳宗元反對駢驪文那時候創作的,我曾在《中國文學史》上見到過。憑我的記憶,臥梅是指盛産於北方的一種梅花,枝幹橫長,看似臥倒;主人正在房裡臥着,心中描繪自己如日中天時的情景,而『臥石』,似乎是哪本古書裡的?《萬曆野獲編》•好像是的,裡面的一個地方,在雲南?好像是的,是一個景觀,臨近它的一潭水叫臥石水,魚都在輕吻臥石水,這一段真是寫神了,有柳宗元《永州八記》裡《至小丘西小石潭記》裡那——魚的風采,最後,臥石似乎在回答春天已經到了,好詩!好意境!」
Susan聽得眼都不眨,讚不絕口道:「哇,林雨翔,你真厲害!」
林雨翔信口把書名文名亂扯一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虛榮心得到滿足,野心蓬勃要再發高見,不料羅天誠在一旁冷冷地說:「你再念幾遍試試。」
林雨翔又念了三遍。Susan猛地大笑,誇羅天誠聰明。林雨翔忙問怎麼了,Susan笑得說不出話,羅天誠附着一起笑。沈溪兒起先也不懂,看幾遍詩也笑得要斷氣。時尚書屋
林雨翔小心翼翼地默讀幾遍詩,頓時滿臉憋紅,原來這詩的諧音是:

我蠢

我沒有文化

我只會種田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