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韓寒五年文集 第 11 頁


欲問我是誰我是大蠢驢悟出後頭皮都麻了,•想想剛纔引了一大堆東西,又氣又悔又羞,只好低着頭吃麵。羅天誠不讓雨翔有借面遮羞的機會,說:「大家吃得差不多了吧,我們走吧,還有半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81)

欲問我是誰

我是大蠢驢

悟出後頭皮都麻了,•想想剛纔引了一大堆東西,又氣又悔又羞,只好低着頭吃麵。時尚書屋

羅天誠不讓雨翔有借面遮羞的機會,說:「大家吃得差不多了吧,我們走吧,還有半天呢。」
Susan擺手說:「不,我沒有半天了,下午我還要趕回去呢,你們去玩吧。」
雨翔走出失利陰影,留戀得不得了,說:「沒關係的,可以晚上和文學社一起走啊,反正順路。」
「不了,我又不是文學社的人。」
雨翔恨沒有權力當場錄取Susan,暗打馬德保的主意:「馬老師人挺好的。」
Susan堅持說:「真的不了,我還有事呢。」
羅天誠仲裁說:「好了,林雨翔,別纏住人家,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該走就要讓她走。」頓頓再問:「Susan,你決定什麼時間走?」
「還有半個小時。」
「不如游完退思園再說吧。」林雨翔提議。時尚書屋
羅天誠一笑說:「天才,這裡是周莊,沒有退思園,這裡只有沈廳。」林雨翔梅開二度,窘促得說不出話。時尚書屋
沈溪兒聽到老祖宗的廳,激動得非要拉Susan去。四人匆匆結賬,店主輓留不及,在門口嘿嘿地笑。四人拐了半天,終於尋到沈廳。時尚書屋

有精神的人死後,精神不死;同樣道理,有錢人死後,錢不死;沈萬三的錢引得中外遊人如織,沈廳裡的人口密度正教人認識計劃生育的重要性。四人很快被衝散掉,沈溪兒跟了羅天誠,林雨翔有幸和Susan沖在一起。兩個人在一起的感覺,是遠優於四個人在一起的。人潮裡Susan和雨翔貼得很近,Susan的髮香撲面而來,雨翔不禁萌生了一種伸手欲輓的衝動——這是本能。時尚書屋
據一個古老傳說,上帝造人時,第1批出爐的人都有兩個頭四隻手四條腿,就是現今生物學裡的雌雄共體,可上帝覺得他們太聰明了,就把「人」一劈為二,成為現在的樣子,於是,男人便有了搜尋靠近另一半——女人的本能。當然也不乏找錯的,就是同性戀了。林雨翔想起這個傳說,啞然失笑。時尚書屋
三重門3(7)
Susan問:「你笑什麼?」
林雨翔怕再引用錯誤,連中三元,搖頭說:「沒什麼。」想想仍舊好笑,難怪現在言情電視連續劇裡都有這種台詞「我倆單獨在一起吃飯」,其實從形式邏輯學來說,此話不通,倆人何謂「單獨」。但從神學來說,便豁然通了——兩個人才能被真正意義上拼成一個人,所以「單獨」。倘若一個人吃飯,充其量只是半個人爾爾。時尚書屋
林雨翔這半個人找到另外半個,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原配,可欣喜得直想接近。時尚書屋
貼得更近了。Susan自覺往旁邊避了一步,不慎踩中別人一腳。那人旁邊兩個小秘,正要開口罵,不料被踩者看見Susan抱歉的笑,頓時一退,「Sorry,Sorry」不停。兩個鬼怪故事裡出來的女妖想替老闆申冤未果,齊唰唰打白眼。時尚書屋
再走一程,Susan擔心和沈溪兒一散不聚,要下樓去找。雨翔開導她:「人找人,找死人。」Susan帶倔地笑說:「我不管找死人找活人,她是我朋友,我一定要找到。」說著,搶了上帝的活幹,自劈一刀,離林雨翔而去。時尚書屋
雨翔輓留不住,只好跟上去。時尚書屋
倆人在沈廳裡兜圈子,林雨翔心猿意馬,踩人腳不斷。他踩腳成為專家權威後,得出這麼一個規律,踩着中國人的腳,不能說「對不起」,要說「Sorry」,被害者才會原諒你,可見外文比中文值錢。你說一個Sorry可抵上十聲「對不起」,與人民幣兌美元英鎊的匯率相符,足以證明語言與經濟的親密關係;而踩上外國人的腳大可不必擔心,他們的腳趾和他們的財氣一樣粗壯,斷然沒有一腳踩傷的後患,說不准自己的腳底還隱隱生痛呢。時尚書屋
茫茫人海蕓蕓眾腳裡,Susan驚喜地發現沈溪兒一臉怒相站在門口,飛奔過去,說:「可找到你了!」
林雨翔也尾隨。沈溪兒審訊道:「你們做了什麼?」
「找你們呀!」Susan天真道。時尚書屋
「姑且相信。呀,Susan,你快到時間了吧!」
「哇,真的,我要趕回去了。」
林雨翔盯住羅天誠的臉,感覺到他臉上的醋意比周莊的秋意更濃。他手一拍羅天誠的肩,大度說:「想開一點。」然後問Susan:「我們送你吧!」
Susan莞爾一笑,說:「不用了,我自己走。今天玩得太開心了。」雨翔要問些什麼,見Susan正和沈溪兒密切地惜別,談得插針難進,就算把自己的話掐頭去尾如馬拉美的詩歌也未必能放得進去,只好作罷。時尚書屋
Susan向林雨翔一揮手道聲再見,便轉身蹦蹦跳跳地消失在古巷的深處。街上空留下了神色匆匆的行人。雨翔站着發獃,極目遠眺,清純的身影早不見了,但他還在眼中耳中一遍一遍重溫,心裡卻空白一片。剛纔有過的繁華,都淡漠得感覺不到了,有過的思緒也凝住了,好像心也能被格式化似的。時尚書屋
雨翔極不忍心地扭頭看身邊的河道,驀地發現有斑瑕,定睛一看,驚叫道:「雨!」方圓五米裡的人都仰望天,老天不負眾望,雨越織越密,河面上已經是雨點一片,眼前也迷蒙得像起了霧。三人縮在屋檐下躲雨,身邊擠滿了人。林雨翔貼著一個長髮女郎,穿著色彩繽紛,還常拿出鏡子來照有沒有被雨破相。身上有股奇香——香得發臭。時尚書屋
她貼著一個禿頭男人,那才是貼著,看來上帝也有漏斬的時候。那男人目測年紀該有北大那麼高壽了,但心卻不老,常用手理頭髮——恨沒倖存的頭髮理,只好來回撫摸之,另一隻手不閒着,緊摟住色彩繽紛。雨翔情不自禁地往邊上擠,旁人大叫:「哎喲,擠啥啦!」嚇得林雨翔忙立正。還有些人帶了傘,在羡慕的眼光裡,撐開傘,感激天氣預報難得竟有報對的時候。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