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1 頁


祖宗:R.卡遜一 明天的寓言  從前,在美國中部有一個城鎮,這裡的一切生物看來與其周圍環境生活得很和諧。這個城鎮座落在像棋盤般排列整齊的繁榮的農場中央,其周圍是莊稼地
作者:待考 / 頁數:(1 / 90)



祖宗:R.卡遜

一 明天的寓言 

從前,在美國中部有一個城鎮,這裡的一切生物看來與其周圍環境生活得很和諧。這個城鎮座落在像棋盤般排列整齊的繁榮的農場中央,其周圍是莊稼地,小山下果園成林。春天,繁花象白色的雲朵點綴在綠色的原野上;秋天,透過鬆林的屏風,橡樹、楓樹和白樺閃射出火焰般的彩色光輝,狐狸在小山上叫着,小鹿靜悄悄地穿過了籠罩着秋天晨霧的原野。 
沿著小路生長的月桂樹、莢蒾和赤楊樹、以及巨大的羊齒植物和野花在一年的大部分時間裡都使旅行者感到目悅神怡。即使在冬天,道路兩旁也是美麗的地方,那兒有無數小鳥飛來,在出露于雪層之上的漿果和乾草的穗頭上啄食。郊外事實上正以其鳥類的豐富多彩而馳名,當遷徙的候鳥在整個春天和秋天蜂湧而至的時候,人們都長途跋涉地來這裡觀看它們。另有些人來小溪邊捕魚,這些潔淨又清涼的小溪從山中流出,形成了綠蔭掩映的生活着鱒魚的池塘。時尚書屋
野外一直是這個樣子,直到許多年前的有一天,第1批居民來到這兒建房舍、挖井築倉,情況才發生了變化。 
從那時起,一個奇怪的陰影遮蓋了這個地區,一切都開始變化。一些不祥的預兆降臨到村落裡:神秘莫測的疾病襲擊了成群的小鷄;牛羊病倒和死亡。到處是死神的幽靈。農夫們述說著他們家庭的多病。時尚書屋
城裡的醫生也愈來愈為他們病人中出現的新病感到困惑莫解。不僅在成人中,而且在孩子中出現了一些突然的、不可解釋的死亡現象,這些孩子在玩耍時突然倒下了,並在幾小時內死去。 
一種奇怪的寂靜籠罩了這個地方。比如說,鳥兒都到哪兒去了呢?許多人談論着它們,感到迷惑和不安。園後鳥兒尋食的地方冷落了。在一些地方僅能見到的幾隻鳥兒也氣息奄奄,它們戰慄得很厲害,飛不起來。時尚書屋
這是一個沒有聲息的春天。這兒的清晨曾經蕩漾着烏鴉、鶇鳥、鴿子、樫鳥、鷦鷯的合唱以及其他鳥鳴的音浪;而現在一切聲音都沒有了,只有一片寂靜覆蓋着營田野、樹林和沼地。 

農場裡墮的母鷄在孵窩,但卻沒有小鷄破殻而出。農夫們抱怨着他們無法再養豬了——新生的豬仔很小,小豬病後也只能活幾天。蘋果樹花要開了,但在花叢中沒有蜜蜂嗡嗡飛來,所以蘋果花沒有得到授粉,也不會有果實。 
曾經一度是多麼引人的小路兩旁,現在排列着彷彿火災劫後的、焦黃的、枯萎的植物。被生命拋棄了的這些地方也是寂靜一片。甚至小溪也失去了生命;釣魚的人不再來訪問它,因為所有的魚已死亡。 
在屋沿下的雨水管中,在房頂的瓦片之間,一種白色的粉粒還在露出稍許斑痕。在幾星期之前,這些白色粉粒象雪花一樣降落到屋頂、草坪、田地和小河上。 
不是魔法,也不是敵人的活動使這個受損害的世界的生命無法復生,而是人們自已使自已受害。 
上述的這個城鎮是虛設的,但在美國和世界其他地方都可以容易地找到上千個這種城鎮的翻版。我知道並沒有一個村莊經受過如我所描述的全部災禍;但其中每一種災難實際上已在某些地方發生,並且確實有許多村莊己經蒙受了大量的不幸。在人們的忽視中,一個猙獰的幽靈已向我們襲來,這個想象中的悲劇可能會很容易地變成一個我們大家都將知道的活生生的現實。 
是什麼東西使得美國無以數計的城鎮的春天之音沉寂下來了呢?這本書試探着給予解答。   

R.卡遜著

二 忍耐的義務 

地球上生命的歷史一直是生物及其周圍環境相互作用的歷史。可以說在很大程度上,地球上植物和動物的自然形態和習性都是由環境塑造成的。就地球時間的整個階段而言,生命改造環境的反作用實際上一直是相對微小的。僅僅在出現了生命新種——人類之後,生命才具有了改造其周圍大自然的異常能力。時尚書屋

在過去的四分之一世紀裡,這種力量還沒有增長到產生騷擾的程度,但它已導致一定的變化。在人對環境的所有襲擊中最令人震驚的是空氣、土地、河流以及大海受到了危險的、甚至致命物質的污染。這種污染在很大程度上是難以恢復的,它不僅進入了生命賴以生存的世界,而且也進人了生物組織內,這一罪惡的環鏈在很大程度上是無法改變的。在當前這種環境的普遍污染中,在改變大自然及其生命本性的過程中,化學藥品起着有害的作用,它們至少可以與放射性危害相提並論。時尚書屋
,在核爆炸中所釋放出的鍶90,會隨着雨水和漂塵爭先恐後地降落到地面,居住在土壤裡,進入其上生長的草、穀物或小麥裡,並不斷進入到人類的骨頭裡,它將一直保留在那兒,直到完全衰亡。同樣地,被撤向農田、森林、花園裡的化學藥品也長期地存在於土壤裡,同時進人生物的組織中,並在一個引起中毒和死亡的環鏈中不斷傳遞遷移。有時它們隨着地下水流神秘地轉移,等到它們再度顯現出來時,它們會在空氣和太陽光的作用下結合成為新的形式,這種新物質可以殺傷植物和家畜,使那些曾經長期飲用井水的人們受到不知不覺的傷害。正如阿伯特·斯切維澤所說:「人們恰恰很難辨認自己創造出的魔鬼。」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