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10 頁


在英格蘭,曾有人想知道當蜜蜂從內吸藥劑處理過的植物上采了花蜜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對此,曾在以一種叫做八甲磷的藥物處理過的地區作了調查。儘管那些植物是在其花還未成形以前噴過藥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90)

在英格蘭,曾有人想知道當蜜蜂從內吸藥劑處理過的植物上采了花蜜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對此,曾在以一種叫做八甲磷的藥物處理過的地區作了調查。儘管那些植物是在其花還未成形以前噴過藥的,而後來生成的花蜜內卻含有此種毒質。結果呢,如可以預測到的一樣,這些蜂所釀之蜜也是八甲磷染污了的。時尚書屋


動物的內吸毒劑的使用主要地集中在控制牛蛆方面。牛蛆是牲畜的一種破壞性寄生蟲。為了在宿主的血液及組織裡造成殺蟲功效而又不致引起危及生命的毒性,必須十分小心才行。這個平衡關係是很微妙的,政府的獸醫先生們業已發現:頻繁的小劑量用藥也能逐漸耗盡一個動物體內的保護性酶膽鹼脂酶的供應;因此,若無預先告誡的話,多加一點兒很微的劑量,便將引起中毒。時尚書屋

許多強有力的跡象表明,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更為密切的新天地正在開闢出來。現在,你可以給你的狗吃上一粒丸藥,據稱此藥將使得它的血被有毒而除去身上的跳蚤。在對牛畜的處理中所發現的危險情況也大概會出現在對狗的處理中。到目前,看來尚未有人提出過這樣的建議——做人的內吸殺蟲試驗;它將使得我們(體內的毒性)能致死蚊子;也許這就是下一步的工作了。時尚書屋

至此,這一章裡我們一直在研討對昆蟲之戰所使用的致死藥物。而我們同時進行的雜草之戰又怎樣呢? 
要求得一種速效、容易的方法——以滅除不需要的草木——之願望便導致產生了一大群不斷增加着的化學藥物,它們通稱為除莠劑,或以不太正式的說法,叫做除草藥。關於這些藥物是怎樣使用及怎樣誤用的記述,將在第6章裡講到;而這裡同我們有關的問題是,這些除草劑是否是毒藥,以及它們的使用是否促成了對環境的毒染。 

關於除草劑僅僅對草木植物有毒、故對動物的生命不構成什麼威脅的傳說,已得到廣泛的傳播,可惜這並非真實。這些除草劑包羅了種類繁多的化工藥物,它們除對植物有效外,對動物組織也起作用。這些藥物在對於有機體的作用上差異甚大。有些是一般性的毒藥;有些是新陳代謝的特效刺激劑,會引起體溫致命地升高;有的藥物(單獨地或與別種藥物一起)招致惡性瘤;有些則傷害生物種屬的遺傳質、引起基因(遺傳因子)的變種。時尚書屋
這樣看來,除草劑如同殺蟲劑一樣,包括着一些十分危險的藥物;粗心地使用這些藥物——以為它們是「安全的」,就可能招致災難性的後果。 
儘管出自實驗室內的川流不息的新藥物竟相爭先,而含砷化合物仍然大肆使用看,既用作殺蟲劑(如前所述),也用作除草劑,這裡它們通常以亞砷酸鈉的化學形式出現。它們的應用史是不能令人安然于懷的。作為路旁使用的噴霧劑,它們已使不知多少個農民失去了奶牛,還殺死了無數個野生動物;作為湖泊、水庫的水中除草劑,它們已使公共水域不宜飲用,甚至也不宜于游泳了;作為施到馬鈴薯田裡以毀掉藤蔓的噴霧藥劑,它們已使得人類和非人類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在英格蘭,上述後一種用途約在1951年有了發展,這是由於缺少硫酸的結果;以前是用硫酸來燒掉土豆蔓的。農業部曾認為有必要對進入噴過含砷劑的農田之危險予以警告,可是這種警告牛畜是聽不懂的,(野獸及鳥類也聽不懂——我們必須這樣假定。)有關牛畜的含砷噴劑中毒的報道單調地經常性地傳來。當通過飲用砷染污了的水,死神也來到一位農婦頭上的時候,一家主要的英國化學公司(在1959年)停止了生產含砷噴霧劑,而且回收了已在商販手中的所供給的藥物。時尚書屋
此後不久,農業部宣佈:因為對人和牛畜的高度危險性,在亞砷酸鹽的使用方面將予以限制。在1961年,澳大利亞政府也宣佈了類似的禁令。然而,在美國卻沒有這種限令來阻止這些毒物的使用。 
某些「二硝基」化合物也被用作除草劑。它們被定為美國現用的這一類型的最危險的物質之一。二硝基酚是一種強烈的代謝興奮劑。鑒於此種原因,它曾一度被用作減輕體重的藥物,可是減重的劑量與需要起中毒或藥殺作用的劑量之間的界限卻是細微的——竟如此之細微,以致在這種減重藥物最後停用之前已使幾位病人死亡,還有許多人遭受了永久性的傷害。時尚書屋

有一種同屬的藥物——五氯苯酚,有時稱為「五氯酚」,也是既用作殺蟲劑,也用作除草劑的,它常常被噴撒在鐵路沿線及荒蕪地區。五氯酚對於從細菌到人類這樣多種多樣的有機體的毒性是極強的。像二硝基藥物一樣,它干擾着(往往是致命地干擾)體內的能源,以致于受害的機體近乎(簡直是)在燒燬自己。它的可怖的毒性在加里福尼亞州衛生局最近報告的致命慘禍中得到了具體說明。時尚書屋
有一位油槽汽車司機,把柴油與五氯苯酚混合在一起,配製一種棉花落葉劑。當他正從油桶內汲出此濃縮藥物之際,桶栓意外地傾落了回去。他就赤手伸了進去把桶拴復至原位。儘管他當即就洗淨了手,還是得了急病,次日就死去了。時尚書屋

一些除草劑——諸如亞砷酸鈉或者酚類藥物——的後果大都昭然易見,而另外一些除草劑的效用卻是格外地隱伏為善的。例如,當今馳名的紅莓(一種蔓越桔)除草藥氨基三唑,被定為相對的輕毒性藥物。但是歸根結蒂它的引起甲狀腺惡性瘤的趨向,對於野生動物,恐怕也對人類都可能是大有深長意味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