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11 頁


除草劑中還有一些藥物劃歸為「致變物」,或曰能夠改變基因——司遺傳之物質——的作用劑。輻射造成遺傳性影響,使得我們大大吃了一驚;那麼,對於我們在周圍環境中廣為散播的化學藥物的同樣作用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90)

除草劑中還有一些藥物劃歸為「致變物」,或曰能夠改變基因——司遺傳之物質——的作用劑。輻射造成遺傳性影響,使得我們大大吃了一驚;那麼,對於我們在周圍環境中廣為散播的化學藥物的同樣作用,我們又怎麼能掉以輕心呢•   


R.卡遜著

四 地表水和地下海 

在我們所有的自然資源中,水已變得異常珍貴,絶大部分地球表面為無邊的大海所覆蓋,然而,在這汪洋大海之中我們卻感到缺水。看來很矛盾,豈不知地球上豐富本源的絶大部分由於含有大量海鹽而不宜用於農業、工業及人類消耗,世界上這樣多的人口正在體驗或將面臨淡水嚴重不足的威脅。人類忘記了自己的起源,又無視維持生存最起碼的需要,這樣水和其他資源也就一同變成了人類漠然不顧的受難者。 
由殺蟲劑所造成的水污染問題作為人類整個環境污染的一部分是能夠被理解的。進入我們水系的污染物來源很多:有從反應堆、實驗室和醫院排出的放射性廢物;有原子核爆炸的散落物;有從城鎮排出的家庭廢物;還有從工廠排出的化學廢物等。現在,一種新的散落物也加入了這一污染物的行列,這就是使用於農田、果園、森林和原野裡的化學噴撒物。在這個驚人的污染物大雜燴中,有許多化學藥物再現並超越了放射性的危害效果,因為往這些化學藥物之間還存在着一些險惡的、很少為人所知的內部互相作用以及毒效的轉換和迭加。時尚書屋

自從化學家們開始製造自然界從未存在過的物質以來,水淨化的問題也變得複雜起來了:對水的使用者來說,危險正在不斷增加。正如我們所知道的,這些合成化學藥物的大量生產始於本世紀四十年代。現在這種生產增加,以致使大量的化學污染物每天排入國內河流。當它們和家庭廢物以及其他廢物充分混合流入同一水體時,這些化學藥物用污水淨化工廠通常使用的分析方法有時候根本化驗不出來。時尚書屋
大多數的化學藥物非常穩定,採用通常的處理過程無法使其分解。更為甚者是它們常常不能被辨認出來。在河流裡,真正不可思議的是各種污染物相互化合而產生了新物質,衛生工程師只能失望地將這種新化合物的產生歸因于「開玩笑」。馬薩諸塞州工藝學院的盧佛·愛拉森教授在議會委員會前作證時認為預知這些化學藥物的混合效果或識別由此產生的新有機物目前是不可能的。時尚書屋

愛拉森教授說:「我們還沒有開始認識那是些什麼東西。它們對人會有什麼影響,我們也不知道。」 
控制昆蟲、嚙齒類動物或雜草的各種化學藥物的使用現正日益助長這些有機污染物的產生。其中有些有意地用於水體以消滅植物、昆蟲幼蟲或雜魚。有些有機污染物來自森林,在森林中噴藥可以保護一個州的二、三百英畝土地免受蟲災,這種噴撒物或直接降落在河流裡,或通過茂密的樹木華蓋滴落在森林底層,在那兒,它們加入了緩慢運動着的滲流水而開始其流向大海的漫長流程。這些污染物的大部分可能是幾百萬磅農藥的水溶性殘毒,這些農藥原本是用於控制昆蟲和嚙齒類的,但借助于雨水,它們離開了地面而變成世界水體運動的一部分。時尚書屋

在我們的河流裡,甚至在公共用水的地方,我們到處都可看到這些化學藥物引人注目的形跡。例如,在實驗室裡,用從潘斯拉瑪亞一個果園區取來的飲用水樣在魚身上作試驗,由於水裡含有很多殺蟲劑,所以僅僅在四個小時之內,所有作實驗的魚都死了。灌溉過棉田的溪水即使在通過一個淨化工廠之後,對魚來說仍然是致命的,在阿拉巴馬州田納西河的十五條支流裡,由於來自田野的水流曾接觸過氯化烴毒物而使河裡的魚全部死亡。其中兩條支流是供給城市用水的水源。時尚書屋
在使用殺蟲劑的一個星期之後,放在河流下游的鐵籠裡的金魚每天都有懸浮而死的,這足以證明水依然是有毒的。 
這種污染在絶大部分情況下是無形的和覺察不到的,只有當成百成千的魚死亡時,才使人得知情況;然而在更多的情況下這種污染根本就沒有被發現。保護水的純潔性的化學家們至今尚未對這些有機污染物進行過定期檢測,也沒有辦法去清除它們。不管發現與否,殺蟲劑確實客觀存在着。殺蟲劑當然隨同地面上廣泛使用的其他藥物一起,進入國內許多河流,几乎是進入國內所有主要河系。時尚書屋

假若誰對殺蟲劑已造成我們水體普遍污染還有懷疑的話,他應該讀讀1960年由美國漁業及野生物服務處印發的一篇小報告。這個服務處已經進行了研究,想發現魚是否會像熱血動物那樣在其組織中貯存殺蟲劑。第1批樣品是從西部森林地區取回的,在這些地方為了控制雲杉樹蛆蟲而大面積地噴撒了DDT。正如所料,所有的魚都含有DDT。時尚書屋
後來當調查者們對距離最近的一個噴藥區約三十里的一個遙遠的小河灣進行對比調查時,得到了一個真正有意思的發現。這個河灣是在采第1批樣品處的上游,並且中間間隔着一個高瀑布。據瞭解這個地方並沒有噴過藥,然而這裡的魚仍含有DDT。這些化學藥物是通過埋藏在地下的流水而達到遙遠的河灣呢•還是像飄塵似的在空中飄流而降落在這個河灣的表面呢•在另一次對比調查中,在一個產卵區的魚體組織裡仍然發現有DDT,而該地的水來自一個深井。時尚書屋
同樣,那裡也沒有撒藥。污染的唯一可能途徑看來與地下水有關。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