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12 頁


在整個水污染的問題中,再沒有什麼能比地下水大面積污染的威脅更使人感到不安。在水裡增加殺蟲劑而不想危及水的純淨,這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可能的。造物主很難封閉和隔絶地下水域;而且她也從未在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90)

在整個水污染的問題中,再沒有什麼能比地下水大面積污染的威脅更使人感到不安。在水裡增加殺蟲劑而不想危及水的純淨,這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可能的。造物主很難封閉和隔絶地下水域;而且她也從未在地球水的供給分配上這樣做過。降落在地面的雨水通過土壤、岩石裡的細孔及裂隙不斷往下滲透,越來越深。時尚書屋

直到最後達到岩石的所有細孔裡都充滿了水的這樣一個地帶,此地帶是一個從山腳下起始、到山谷底沉沒的黑暗的地下海洋。地下水總是在運動着,有時候速度很慢,一年也不超過五十英呎;有時候速度比較快,每天几乎流過十分之一英里。它通過看不見的水綫在漫遊着,直到最後在某處地面以泉水形式出露,或者可能被引到一口井裡。但是大部分情況下它歸入小溪或河流。時尚書屋
除直接落入河流的雨水和地表流水外,所有現在地球表面流動的水有一個時期都曾經是地下水。所以從一個非常真實和驚人的觀點來看,地下水的污染也就是世界水體的污染。 
由科羅拉多州某製造工廠排出的有毒化學藥物必定通過了黑暗的地下海流向好幾里遠的農田區,在那兒毒化了井水,使人和牲畜病倒,使莊稼毀壞——這是許多同類情況的第1個典型事件。簡略地說,它的經過是這樣的:1943年位於丹佛附近的一個化學兵團的落礬山軍需工廠開始生產軍用物資,這個軍工廠的設備在八年以後租借給一個私人石油公司生產殺蟲劑。甚至還未來得及改變工序,離奇的報告就開始傳來。距離工廠幾里地的農民開始報告牲畜中發生無法診斷的疾病:他們抱怨這麼大面積的莊稼被毀壞了,樹葉變黃了,植物也長不入、並且許多莊稼已完全死亡。時尚書屋
另外還有一些與人的疾病有關的報告。 
灌溉這些農場的水是從很淺的井水裡抽出來的,當對這些井水化驗時(l959年在由許多州和聯邦管理處參加的一次研究中),發現裡面含有化學藥物的成分。在落磯山軍工廠投產期間所排出的氯化物、氯酸鹽、磷酸鹽、氟化物和砷流進了池塘裡。很明顯,在軍工廠和農場之間的地下水已經被污染了,並且地下水花費了七至八年的時間帶著毒物在地下漫遊了大約二里的路程而達到最近的一個農場。這種滲透在繼續擴展,井進一步污染了尚未查清的範圍。時尚書屋
調查者們沒有任何辦法去消除這種污染或阻止它們繼續向前發展。 

所有這一切已夠糟糕的了,但是最令人感到驚奇和在整個事件中最有意義的是,在軍工廠的池塘和一些井水裡發現了可以殺死雜草的2.4-D。當然它的發現足以說明為什麼用這種水灌溉農田後會造成莊稼的死亡。但是令人奇怪的事情是,這個兵工廠從未在任何工序中生產過這種2.4-D。 
經過長期認真的研究,化學家們得出結論:2.4-D是在開闊的池塘裡自發合成的。沒有人類化學家起任何作用,它是由兵工廠排出的其他物質在空氣、水和陽光的作用下合成的。這個池塘已變成了生產一種新藥物的化學實驗室,這種化字藥物致命地損害了它所接觸到的植物的生命。 
科羅拉多農場及其莊稼受害的故事具有普遍的重要意義。除了在科羅拉多,在化學污染通往公共用水的任何地方,是否都可能有類似情況存在呢•在各處的湖和小河裡,在空氣和陽光催化劑的作用下,還有什麼危險的物質可以由標記着「無害」的化學藥物所產生呢• 
說實在的,水的化學污染的最驚人方面是這樣一個事實,即在河流、湖泊或水庫裡,或是在你吃飯桌子上的一杯水裡都混入了化學家在實驗室裡沒有責任想到要合成的化學藥物。這種自由混合在一起的化學物之間相互作用的可能性給美國公共衛生服務處的官員們帶來了巨大的騷動,他們對這麼一個相當廣泛存在的、從比較無毒的化學藥物可以形成有毒物質的情況表示害怕。這種情況可以存在於兩個或者更多的化學物之間,也可以存在於化學物與不斷增長其數量的放射性廢物之間。在游離射線的撞擊之下,通過一個不僅可以預言而且可以控制的途徑來改變化學藥物的性質並使原子重新排列是很容易實現的。時尚書屋

當然,不僅僅是地下水被污染了,而且地表流動的水,如小溪、河流、灌溉農田的水也都被污染了。看來,設立在加利福尼亞州提爾湖和南克拉瑪斯湖的國家野生物保護區為此提供了一個令人不安的例證。這些保護區是正好跨越奧來根邊界的北克拉瑪斯湖生物保護區體系的一部分。可能由於共同分享用水,保護區內一切都相互連繫着,並都受這樣一個事實的影響,即這些保護區像一些小鳥一樣被廣闊的農田所包圍,這些農田原先都是水鳥作為樂園的沼澤地和水面,後來經過排水渠和小河疏幹才改造成農田。時尚書屋

圍繞着生物保護區的這些農田現在由北克拉瑪斯湖的水來灌溉。這些水從它們所澆灌過的農田裡集合起來後,又被抽進了提爾湖,再從那兒流到南克拉瑪斯湖。因此設立在這兩個水域的野生物保護區的所有的水都代表着農業土地排出的水。記住這一情況對瞭解當前所發生的事情是很重要的。時尚書屋

1960年夏天,這些保護區的工作人員在提爾湖和南克拉瑪斯湖撿到了成百隻己經死了的或奄奄一息的鳥。其中大部分是以魚為食的種類:蒼鷺、鵜鶘和鷗。經過分析,發現它們含有與毒劑DDD和DDE同類的殺蟲劑殘毒。湖裡的魚也發現含有殺蟲劑,浮游生物也是一樣。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