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13 頁


保護區的管理人認為水流往返灌溉經過大量噴藥的農田把這些殺蟲劑殘毒帶入保護區,因此保護區河水裡的殺蟲劑殘毒現正日益增多。  水質嚴重毒化排除了企圖恢復水質的努力,這種努力本來是應
作者:待考 / 頁數:(13 / 90)

保護區的管理人認為水流往返灌溉經過大量噴藥的農田把這些殺蟲劑殘毒帶入保護區,因此保護區河水裡的殺蟲劑殘毒現正日益增多。 

水質嚴重毒化排除了企圖恢復水質的努力,這種努力本來是應該取得成果的,每個要去打鴨的獵人,每個對成群的水禽像飄浮的帶子一樣飛過夜空時的景色和聲音喜愛的人本應都能感覺到這種成果的。這些特別的生物保護區在保護西方水禽方面佔據着關鍵的地位。它們處在一個漏斗狀的細脖子的焦點上,而所有的遷徙路線,如像所知道的太平洋飛行路線都在這兒聚集。當遷徙期到來的時候,這些生物保護區接受成百萬隻由哈德遜灣東部白令海岸鳥兒棲意地飛出的鴨和鵝;在秋天,全部水鳥的四分之三飛向東方,進入太平洋沿岸的國家。時尚書屋
在夏天,生物保護區為水禽,特別是為兩種瀕臨絶滅的鳥類——紅頭鴨和紅鴨提供了棲息地。如果這些保護區的湖和水塘被嚴重污染,那麼遠地水禽的毀滅將是無法制止的。 
水也應該被考慮加入到它所支持的生命環鏈中去,這個環鏈從浮游生物的像塵土一樣微小的綠色細胞開始,通過很小的水蚤進入噬食浮游生物的魚體,而魚又被其它的魚、鳥、貂、浣熊所吃掉,這是一個從生命到生命的無窮的物質循環過程。我們知道水中生命必需的礦物質也是如此從食物鏈的一環進入另一環的。我們能夠設想由我們引入水裡的毒物將不參加這樣的自然循環嗎• 
答案可以在加利福尼亞州清水湖的驚人歷史中找到。清水湖位於富蘭塞斯庫療養院北面九十哩的山區,並一直以魚釣而聞名。清水湖這個名字並不符實,由於黑色的軟泥覆蓋了整個湖的淺底,實際上它是很混濁的。對於漁夫和居住在沿岸的居民來說,不幸的是湖水為一種很小的蚋蟲提供了一個理想的繁殖地。時尚書屋
雖然與蚊子有密切關係,但這種蚋蟲與成蟲不同,它們不是吸血蟲而且大概完全不吃東西。但是居住在蚋蟲繁生地的人們由於蟲子巨大的數量而感到煩惱。控制蚋蟲的努力曾經進行過。但大多都失敗了,直到本世紀四十年代末期當氯化烴殺蟲劑成為新的武器時才成功。時尚書屋

為發動新的進攻所選擇的化學藥物是和DDT有密切聯繫的DDD,這對魚的生命威脅顯然要輕一些。 
1949年改採用的新控制措施是經過仔細計劃的,並且很少有人估計到有什麼惡果發生。這個湖被查勘過,它的容積也測定了,並且所用的殺蟲劑是以一比七千萬(1/70XlO 6)這樣的比例來高度烯釋于水的。蚋蟲的控制起初是成功的,但到了l954年不得不再重複一遍這種處理,這次用的濃度比例是一比五千萬(1/50X106),蚋蟲的消滅當時認為是成功的。 
隨後冬季的幾個月中出現了其它生命受影響的第1個信號:湖上的西方鸊鷉開始死亡,而且很快得到報告說一百多隻已經死了。在清水湖的西方鸊鷉是一種營巢的鳥,由於受湖裡豐富多采的魚類所吸引,它也是一個冬季來訪者。在美國和加拿大西部的淺湖中建立起漂流住所的鸊鷉是一種具有美麗外貌和習性優雅的鳥。它被你做「天鴉鸊鷉」是因為當它在水中蕩起微微漣漪划過湖面時,它的身體低低浮出水面,而白色的頸和黑亮的頭高高仰起。時尚書屋
新孵出的小鳥附着淺褐色的軟毛,僅僅在幾個小時之內它們就跳進了水裡,還乘在它們爸爸媽媽的背上,舒舒服服地躺在雙親的翅膀羽毛之中。 
1957年對恢復了原有數量的蚋蟲又進行了第3次襲擊,結果是更多的鸊鷉死掉了。如同在1954年所驗證的一樣,在對死鳥的化驗中沒有能發現傳染病的證據。但是,當有人想到應分析一下鸊鷉的脂肪組織時,才發現鳥體內有含量達百萬分之一千六百的DDD大量富集。 
DDD應用到水裡的最大濃度是百萬分之零點零二(0·O2X10-6),為什麼化學藥物能在鸊鷉身上達到這樣高的含量?當然,這些鳥是以魚為食的。當對清水湖的魚也進行化驗時,這樣一個畫面就展開了:毒物被最小的生物吞食後得到濃縮,又傳遞給大一些的捕食生物。浮游生物的組織中發現含有百萬分之五濃度的殺蟲劑(最大濃度達到水體本身的25倍);以水生植物為食的魚含有百萬分之四十到三百的殺蟲劑;食肉類的魚蓄集的量最大。一種褐色的鰍魚含有令人吃驚的濃度:百萬分之二千五百。時尚書屋
這是民間傳說中的「傑克小屋」故事的重演,在這個序列中,大的肉食動吻吃了小的肉食動物,小的肉食動物又吃掉草食動物,草食動物再吃浮游生物,浮游生物攝取了水中的毒物。 
以後甚至發現了更離奇的現象。在最後一次使用化學藥物後的短短時間內,就在水中再找不到DDD的痕跡了。不過毒物並沒有真正離開這個湖,它只不過是進入了湖中生物的組織裡。在化學藥物停用後的第2十三個月時,浮游生物體內仍含有百萬分之五點三這樣高濃度的DDD。時尚書屋
在將近兩年的期間內,浮游植物不斷地開花和凋謝,雖然毒物在水裡已不存在了,但是它不知什麼緣故卻依然在浮游植物中一代一代地傳下去。這種毒物還同樣存在於湖中動物體內。在化學藥物停止使用一年之後,所有的魚、鳥和青蛙仍檢查出含有DDD。發現肉裡所含DDD的總數已超過了原來水體濃度的許多倍。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