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14 頁


在這些有生命的帶毒者中有在最後一次使用DDD九個月以後孵化出的魚、鸊鷉和加利福尼亞海鷗,它們已積蓄了濃度超過百萬分之二千的毒物。與此同時,營巢的鸊鷉鳥群從第1次使用殺蟲劑時的一千多
作者:待考 / 頁數:(14 / 90)

在這些有生命的帶毒者中有在最後一次使用DDD九個月以後孵化出的魚、鸊鷉和加利福尼亞海鷗,它們已積蓄了濃度超過百萬分之二千的毒物。與此同時,營巢的鸊鷉鳥群從第1次使用殺蟲劑時的一千多對到1960年時已減少到大約三十對。而這三十對看來營巢也是白費勁,因為自從最後一次使用DDD之後就再沒有發現過小鷿鷉出現在湖面上。 

這樣看來整個致毒的環鏈是以很微小的植物為基礎的,這些植物始終是原始的濃縮者。這個食物鏈的終點在哪兒•對這些事件的過程還不瞭解的人們可能已備好釣魚的用具,從清水湖的水裡捕到了一串魚,然後帶回家用油煎做晚飯吃。DDD一次很大的用量或多次的用量會對人產生什麼作用呢• 
雖然加利福尼業州公共健康局宣佈檢查結果無害,但是1959年該局還是命令停止在該湖裡使用DDD。由這種化學藥物具有巨大生物學效能的科學證據看來,這一行動只是最低限度安全措施。DDD的生理影響在殺蟲劑中可能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它毀壞腎上腺的一部分,毀壞了眾所周知的腎臟附近的外部皮層上分泌荷爾蒙激素的細胞。從1948年就知道的這種毀壞性影響首先只是在狗身上得出實驗結果而使人相信,因為這種影響在像猴子、老鼠、或兔子等實驗動物身上還不能顯露出來。時尚書屋
DDD在狗身上所產生的癥狀與發生在人的身上的愛德遜病的情況非常相似,這一情況看來是有參考價值的,最近醫學研究已經揭示出DDD對人的腎上腺有很強的抑製作用。它的這種對細胞的毀壞能力現正在在床上應用於處理一種很少見的腎上腺激增的癌症。 
清水湖的情況向公眾提出了一個面臨的現實問題:為了控制昆蟲,使用對生理過程具有如此劇烈影響的物質,特別是這種控制措施致使化學藥物直接進入水體,這樣做是否是有效而可取的呢•只許使用低濃度殺蟲劑這一規定並沒有多大意義,它在湖體自然生物鏈中爆發性的遞增已足以說明。現在,往往解決了一個明顯的小問題,而隨之產生了另一個更為疑難的大問題。這種情況很多,並越來越多。清水湖就是這樣一個典型。時尚書屋
蚋蟲問題解決了,對受蚋蟲困擾的人固然有利,豈不知給所有從湖裡捕魚用水的人帶來的危險卻更加嚴重,還難以查明緣由。 
這是一個驚人的事實,無顧忌地將毒物引進水庫正在變成一個十分平常的行動。其目的常常是為了增進水對人們的娛樂作用,甚至考慮到花些錢必須把水處理得使其適合于飲用的目的。某地區的運動員想在一個水庫裡「發展」漁業,他們說服了政府當局,把大量的毒物傾到在水庫裡以殺死那些不中意的魚,然後由適合運動員口味的魚孵出取而代之。這個過程具有一種奇怪的、仿像愛麗絲在仙境中那樣的性質。時尚書屋

水庫原先是作為一個公共用水源而建立的,然而附近的鄉鎮可能還沒有對運動員的這個計划來得及商量,就不得不既要去飲用含有殘毒的水,又要付出稅錢去處理水使之消毒,而這種處理決非易事。 
既然地下水和地表水都已被殺蟲劑和其它化學藥物所污染,那麼就存在着一種危險,即不僅有毒物而且還有致癌物質也正在進人公共用水。國家癌症研究所的W·C·惠帕教授已經警告說:「由使用已被污染的飲水而引起的致癌危險性,在可預見的未來將引人注目地增長。」並且實際上于五十年代初在荷蘭進行的一項研究已經為污染的水將會引起癌症危險這一觀點提供了證據。以河水為飲水的城市比那些用像井水這樣不易受污染影響的水源的城市的癌症死亡率要高一些。時尚書屋
已明確確定在人體內致癌的環境物質——砷曾經兩次被捲入歷史性的事件中,在這兩次事件中飲用已污染的水都引起了大面積癌症的發生。一例的砷是來自開採礦山的礦渣堆,另一例的砷來自天然含有高含量砷的岩石。大量使用含砷殺蟲劑可以使上述情況很容易地再度發生。在這些地區的土壤也變得有毒了。時尚書屋
帶著一部分砷的雨水進入小溪、河流和水庫,同樣也進入了無邊無際的地下水的海洋。 
在這兒,我們再一次被提醒,在自然界沒有任何孤立存在的東西。為了更清楚地瞭解我們世界的污染是怎樣正在發生着,我們現在必須看一看地球的另一個基本資源——土壤。   

R.卡遜著

五 土壤的王國 

像補丁一樣覆蓋着大陸的土壤薄層控制着我們人類和大地上各種動物的生存。如我們所知,若沒有土壤,陸地植物不能生長;而沒有植物,動物就無法生活。 
如果說我們的以農業為基礎的生活依然依賴于土壤的話,那麼同樣真實的是,土壤也依賴于生命;土壤本身的起源及其所保持的天然特性都與活的動、植物有親密的關係。因為,土壤在一定程度上是生命的創造物,它產生於很久以前生物與非生物之間的奇異互相作用。當火山爆發出熾熱的岩流時,當奔騰于陸地光禿禿的岩石上的水流磨損了甚至最堅硬的花崗岩時,當冰霜嚴寒劈裂和破碎了岩石時,原始的成土物質就開始得到聚集。然後,生物開始了它們奇蹟般的創造,一點一點地使這些無生氣的物質變成了土壤。時尚書屋
岩石的第1個覆蓋物——地衣利用它們的酸性分泌物促進了岩石的風化作用,從而為其它生命造就了棲息的地方。蘚類在原始土壤的微小空隙中堅持生長,這種土壤是借助于地衣的碎屑、微小昆蟲的外殼和起源於大海的一系列動物的碎片所組成。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