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15 頁


生命創造了土壤,而異常豐富多彩的生命物質也生存於土壤之中;否則,土壤就會成為一種死亡和貧瘠的東西了。正是由於土壤中無數有機體的存在和活動,才使土壤能給大地披上綠色的外衣。  土
作者:待考 / 頁數:(15 / 90)

生命創造了土壤,而異常豐富多彩的生命物質也生存於土壤之中;否則,土壤就會成為一種死亡和貧瘠的東西了。正是由於土壤中無數有機體的存在和活動,才使土壤能給大地披上綠色的外衣。 

土壤置身於無休止的循環之中,這使它總是處于持續變化的狀態。當岩石遭受風化時,當有機物質腐爛時,當氮及其他氣體隨雨水從天而降時,新物質就不斷被引進土壤中來了。同時,另外有一些物質被從土壤中取走了,它們是被生物因暫時需用而借走的。微妙的、非常重要的化學變化不斷地發生在這樣一個過程中,在此過程中,來自空氣和水中的元素被轉換為宜于植物利用的形式。時尚書屋
在所有這些變化中,活的有機體總是積極的參與者。 
沒有哪些研究能比探知生存於黑暗的土壤王國中生物的巨大數量問題更為令人迷惑,同時也更易於被忽視的了。關於土壤有機休之間彼此制約的情況以及土壤有機體與地下環境、地上環境相制約的情況我們也還只知道一點點。 
土壤中最小的有機體可能也是最重要的有機體,是那些肉眼看不見的細菌和絲狀真菌。它們有着龐大的天文學似的統計數字,一茶匙的表層土可以含有億萬個細菌。縱然這些細菌形體細微,但在一英畝肥沃土壤的一英呎厚的表土中,其細菌總重量可以達到一千磅之多。長得像長綫似的放綫菌其數目比細菌稍微少一些,然而因為它們形體較大,所以它們在一定數量土壤中的總重量仍和細菌差不多。時尚書屋
被稱之為藻類的微小綠色細胞體組成了土壤的極微小的植物生命。 
細菌、真菌和藻類是使動、植物腐爛的主要原因,它們將動植物的殘體還原為組成它們的無機質。假若沒有這些微小的生物,像碳、氮這些化學元素通過土壤、空氣以及生物組織的巨人循環運動是無法進行的。例如,若沒有固氮細菌,雖然植物被含氮的空氣「海洋」所包圍,但它們仍將難以得到氮素。其他有機體產生了二氧化碳,並形成碳酸而促進了岩石的分解。時尚書屋

土壤中還有其他的微生物在促成着多種多樣的氧化和還原反應,通過這些反應使鐵、錳和硫這樣一些礦物質發生轉移,並變成植物可吸收的狀態。 
另外,以驚人數量存在的還有微小的蟎類和被稱為躍尾蟲的沒有翅膀的原始昆蟲。儘管它們很小,卻在除掉枯枝敗葉和促使森林地面碎屑慢慢轉化為土壤的過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其中一些小生物在完成它們任務中所具有的特徵几乎是難以令人置信的。例如,有幾種蟎類甚至能夠在掉下的樅樹針葉裡開始其生活,隱蔽在那兒,並消化掉針葉的內部組織。時尚書屋
當蟎蟲完成了它們的演化階段後,針葉就只留下一個空外殼了。在對付大量的落葉植物的枯枝敗葉方面真正的令人驚異的工作是屬於土壤裡和森林地面上的一些小昆蟲。它們浸軟和消化了樹葉,並促使分解的物質與表層土壤混合在一起。 
除過這一大群非常微小但卻不停地艱苦勞動着的生物外,當然述有許多較大的生物,土壤中的生命包括有從細菌到哺乳動物的全部生物。其中一些是黑暗地層中的永久居民,一些則在地下洞穴裡冬眠或渡過它們生命循環中的一定階段,還有一些只在它們的洞穴和上面世界之間自由來去。總而言之,土壤裡這些居民活動的結果使土壤中充滿了空氣,並促進了水份在整個植物生長層的疏排和滲透。 
在土壤裡所有大個的居住者中,可能再沒有比蚯蚓更為重要的了。四分之三世紀以前,查理斯·達爾文發表了題為《蠕蟲活動對作物肥土的形成以及蠕蟲習性觀察》一書。在這本書裡,達爾文使全世界第1次瞭解到蚯蚓作為一種地質營力在運輸土壤方面的基本作用——在我們面前展現了這樣一幅圖畫:地表岩石正逐漸地按由蚯蚓從地下搬出的肥沃土壤所覆蓋,在最良好的地區內每年被搬運的土壤量可達每英畝許多噸重。與此同時,含在葉子和草中的大量有機物賃(六個月中一平方米土地上產生2O磅之多)被拖入土穴,並和土壤相混合。時尚書屋
達爾文的計算表明,蚯蚓的苦役可以一寸一寸地加厚土壤層,並能在十年期間使原來的士層加厚-半。然而這並不是它們所做的一切;它們的洞穴使土壤充滿空氣,使土壤保持良好的排水條件,並促進植物的根系發展。蚯蚓的存在增加了土壤細菌的消化作用,並減少了土壤的腐敗。有機體通過蚯蚓的消化管道而被分解,土壤借助于其排泄物變得更加肥沃。時尚書屋

然而。這個土壤綜合體是由一個交織的生命之網所組成,在這兒一事物與另一事物通過某些方式相聯繫——生物依賴于土壤,而反過來只有當這個生命綜合體繁榮興旺時,土壤才能成為地球上一個生氣勃勃的部分。 
在這裡,對我們有關的這樣一個問題一直未引起足夠重視:無論是作為「消毒劑」直接被施入士壤,無論是由雨水帶來當雨水透過森林、果園和農田上茂密的枝葉時已受到致命的污染〕,總之,當有毒的化學藥物披帶進土壤居住者的世界時,那麼對這些數量巨大、極為有益的土壤生物來說,將會有什麼倩況發生呢?例如,假設我們能夠應用一種廣譜殺蟲劑來殺死穴居的損害莊稼的害蟲幼體,難道我們有理由假設它同時不殺死那些有本領分解有機質的「好」蟲子嗎?或者,我們能夠使用一種非專屬性的殺菌劑而不傷害另一些以有益共生形式存在於許多樹的根部並幫助樹木從土壤中吸收養分的菌類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