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16 頁


土壤生態學這樣一個極為重要的科研項目顯然在很大程度上甚至已被科學家們所忽視,而管理人員几乎完全不理睬這一問題,對昆蟲的化學控制看來一直是在這樣一個假定的基礎上進行的,即土壤真能忍受
作者:待考 / 頁數:(16 / 90)

土壤生態學這樣一個極為重要的科研項目顯然在很大程度上甚至已被科學家們所忽視,而管理人員几乎完全不理睬這一問題,對昆蟲的化學控制看來一直是在這樣一個假定的基礎上進行的,即土壤真能忍受引人任何數量毒物的欺侮而不進行反抗。土壤世界的天然本性已經無人問津了。 

通過已進行的少量研究,一幅關於殺蟲劑對土壤影響的畫面正在慢慢展開。這些研究結果並非總是一致的,這並不奇怪,因為土壤類型變化如此之大,以致于在一種類型土壤中導致毀壞的因素在另一種土壤中可能是無害的。輕質沙士就比腐植土受損害遠為嚴重。化學藥劑的聯合應用看來比單獨使用危害大。時尚書屋
且不談這些結果的差異,有關化學藥物危害的充分可靠的證據正在逐步積累,並在這方面引起許多科學家的不安。 
在一些情況下,與生命世界休戚相關的一些化學轉化過程已受到影響。將大氣氮轉化為可供植物利用形態的硝化作用就是一個例子。除莠劑2.4-D可以使硝化作用受到暫時中斷。最近在佛怫羅裡達的幾次實驗中,高丙體六六六、七氯和BHC六氯聯苯施入土壤僅兩星期之後,就減弱了土壤的硝化作用:六六六和DDT在施用後的一年中都保持着嚴重的有害作用。時尚書屋
在其他的實驗中,六六六、艾氏劑、高丙林六六六、七氯和DDD全都妨礙了固氮細菌形成豆科植物必需的根部結瘤。在菌類和更高級植物根系之間那種奇妙而又有益的關係已破嚴重地破壞了。 
自然界達到其深遠目的是依賴于生物數量間巧妙的平衡,但問題是有時這種巧妙的平衡被破壞了。當土壤中一些種類的生物由於使用殺蟲劑而減少時,土壤中另一些種類的生物就出現爆發性的增長,從而攪亂了攝食關係。這樣的變化能夠很容易地變更土壤的新陳代謝活動,並影響到它的生產力。這些變化也意味着使從前受壓抑的潛在有害生物從它們的自然控制力下得以逃脫,並上升到為害的地位。時尚書屋


在考慮土壤中殺蟲劑時必須記住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它們非以月計而是以年計地盤據在土壤中。艾氏劑在四年以後仍被發現,一部分為微量殘留,更多部分轉化為狄氏劑。在使用毒殺芬殺死白蟻十年以後,大量的毒殺芬仍保留在沙土中。六六六在土壤中至少能存在十一年時間;七氯或更毒的衍生化學物至少存在九年。時尚書屋
在使用氯丹十二午後仍發現原來重量的百分之十五殘留于土壤中。 
看來對殺蟲劑多年的有節制使用仍會使其數量在土壤中增長到驚人的程度。由於氯化烴是頑固的和經久不變的,所以每次的施用都累積到了原來就持有的數量上。如果噴藥是在反覆進行的話,那麼關於「一英畝地使用一磅DDT是無害的」老說法就是一句空話。在馬鈴薯地的土壤中發現含DDT為每英畝15磅,穀物地土壤中台19磅。時尚書屋
在一片被研究過的蔓越桔沼澤地中每畝含有DDT34.5磅.取自蘋果園裡的土壤看來達到了污染的最高峰;在這兒,DDT積累的速率與歷年使用量亦步亦趨地增長着。甚至在一個季節裡,由於果園裡噴撒了四次或更多次DDT,DDT的殘毒就可以達到每英畝30——50磅的高峰。假若連續噴撒多年,那麼在樹棵之間的區域每英畝會含有DDT26一60磅,樹下的土中則高達ll3磅。 
砷提供了一個土壤確實能持久中毒的著名事例。雖然從四十年代中期以來,砷作為一種用於煙草植物的噴撒劑已大部分為人造的有機合成殺蟲劑所替代,但是由美國出產的煙草所做的香煙中的砷含量在1932一1952年間仍增長了300%以上。最近的研究已揭示出增加量為600%。砷毒物學權威H·S·賽特利博士說,雖然有機殺蟲劑已大量地代替了砷,但是煙草植物仍繼續汲取砷,這是因為栽種煙草的土壤現已完全被一種量大、不太溶解的毒物——砷酸鉛的殘留物所浸透。時尚書屋
這種砷酸鉛將持續地釋放出可溶態的砷。根據賽特利博士所說,種植煙草的很大比例的土地的土壤已遭受「迭加的和几乎永久性的中毒」。生長在未曾使用過砷殺蟲劑的麥德特拉那州東部的煙草已顯示出砷含量沒有如此增高的現象。 
這樣,我們就面臨着第2個問題。我們不僅需要關心在土壤裡發生了什麼事,而且還要努力知道有多少殺蟲劑從污染了的土壤被吸收到植物組織內。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土壤、農作物的類型以及自然條件和殺蟲劑的濃度。含有較多有機物的土壤比其他土壤釋放的毒物量少一些。時尚書屋
胡蘿蔔比其比當地土壤中還高。將來,在沖植某些糧食作物之前,必需要對土壤中的殺蟲劑進行分析,否則,即使沒有被噴過藥的穀物也可能從土壤裡汲取足夠多的殺蟲劑而使其不宜于供應市場。 
這種污染方面的問題沒完沒了,就連一個兒童食品廠的廠長也一直不願意去買噴過有毒殺蟲劑的水果和蔬莢。令人最惱火的化學藥物是六六六,植物的根和塊莖吸收了它以後,就帶上一種霉臭的品味和氣味。加里福尼亞州土地上的甜薯兩年前曾使用過六六六,現因含有六六六的殘毒不得不丟掉。 
有一年,一個公司在凱奧利那州南部簽定合同要買它的全部甜薯,後來發現大面積土地被污染時,該公司被迫在公開市場上重新去購買甜薯,這一次經濟損失很大。幾年後,在許多州生長的多種水果和蔬菜也不得不拋棄。最令人煩惱的一些問題與花生有關。在南部的一些州裡,花生常常與棉花輪作,而棉花地廣泛施用六六六。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