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17 頁


其後生長在這種土壤上的花生就吸收了相當大量的殺蟲劑。實際上,僅有一點點六六六就可嗅到它那無法瞞人的霉臭味。化學藥物滲進了果核裡而且無法除去。處理過程根本沒有除去霉臭味,有時反而加強
作者:待考 / 頁數:(17 / 90)

其後生長在這種土壤上的花生就吸收了相當大量的殺蟲劑。實際上,僅有一點點六六六就可嗅到它那無法瞞人的霉臭味。化學藥物滲進了果核裡而且無法除去。處理過程根本沒有除去霉臭味,有時反而加強了它。時尚書屋

對一位決心排除六六六殘毒的經營者來說,他所能採用的唯一辦法就是丟掉所有的用化學藥物處理過的或生長在被化學藥物污染的土壤上的農產品。 
有時威脅針對著農作物本身——只要土壤中有殺蟲劑的污染存在,這種威脅就始終存在。一些殺蟲劑對像豆子、小麥、大麥、裸麥這些敏感的植物會產生影響,妨礙其根系發育,並抑制種子發芽。華盛頓和愛德華的酒花栽培者們的經驗就是一例。在1955年春天,許多酒花栽培者承擔了一個大規模計划去控制草莓根部的象鼻蟲,這些象鼻蟲的幼蟲在草莓根部已經變得特別多。時尚書屋
在農業專家及殺蟲劑製造商的建議下,他們選擇了七氯作為控制的藥劑。在使用七氯後的一年期間,在用過藥的園地裡的葡萄樹都枯萎了,並死掉了。在沒有用七氯處理過的田地裡沒有發生什麼意外,作物受損害的界限就在用藥和未用藥的田地交界的地方。於是花了很多錢又在山坡上重新種上了作物,但在第2年發現新長出的根仍然死了,四年以後的土壤中依然保留有七氯,而科學家無法預測土壤的毒陣到底將持續多長時間,也提不出任何方法去改善這種狀況。時尚書屋
直遲至1959年3月聯邦農業局才發現它自己在這個土壤處理問題上宣佈七氯可對釀酒植暢施用的錯誤立場,併為時已晚地收回了這一表態。而與此同時,酒花的栽培者們則只好尋求在這場官司中能得到些什麼賠償。 
殺蟲劑在繼續使用着,確實頑固的殘毒繼續在土壤中積累起來,這一點几乎是無疑的 : 我們正在向着煩惱前進。這是 1960年在恩爾卡思大學集會的一群專家在討論土壤生態學時的一致意見。這些專家總結了使用像化學藥物和放射性「如此有效的、但卻為人瞭解甚少的工具」時所帶來的危害 : 「在人類方面改採取的一些不當處置可能引起土壤生產力毀滅的結果,而節肢動物卻能安然無恙。」   


R.卡遜著

六 地球的綠色斗篷 

水、土壤和由植物構成的大地的綠色斗篷組成了支持着地球上動物生存的世界;縱然現代人很少記起這個事實,即假若沒有能夠利用太陽能生產出人類生存所必需的基本食物的植物的話,人類將無法生存。我們對待植物的態度是異常狹隘的。如果我們看到一種植物具有某種直接用途,我們就種植它。如果出於某種原因我們認為一種植物的存在不合心意或者沒有必要,我們就可以立刻判它死刑。時尚書屋
除了各種對人及牲畜有毒的或排擠農作物的植物外,許多植物之所以注定要毀滅僅僅是由於我們狹隘地認為這些植物不過是偶然在一個錯誤的時間,長在一個錯誤的地方而已。還有許多植物正好與一些要除掉的植物生長在一起,因之也就隨之而被毀掉了。 
地植物是生命之網的一部分,在這個網中,植物和大地之間,一些植物與另一些植物之間,植物和動物之間存在着密切的、重要的聯繫。有時,我們只有破壞這些關係而別無他法,但是我們應該謹慎一些,要充分瞭解我們的所作所為在時間和空間上產生的遠期後果。但當前滅草劑銷路興隆,使用廣泛,要求殺死植物的化學藥物大量生產,滅草劑行業突然興旺,它們當然是不會特有謹慎態度的。 
我們未曾料到的、對風景破壞慘重的事件很多。這裡僅舉一例,那是發生在西部鼠尾草地帶,在那兒正在進行着毀掉鼠尾草改為牧場的大型工程。如果從歷史觀點和風景意義來理解一個事業,也應當是這樣。因為這兒的自然景色是許多創造了這一景色的各種力量相互作用的動人畫面。時尚書屋
它展現在我們面前就如同一本打開的書,我們可以從中讀到為什麼大地是現在這個樣子,為什麼我們應該保持它的完整性。然而現在,書本打開在那兒,卻沒有人去讀。 
幾百萬年以前,這片生長鼠尾草的土地是西部高原和高原上山脈的低坡地帶,是一片由落磯山系巨大隆起所產生的土地。這是一個氣候異常惡劣的地方:在漫長的冬天,當大風雪從山上撲來,平原上是深深的積雪;夏天的時候,由於缺少雨水,一片炎熱,乾旱在深深地威脅着土壤,乾燥的風吹走了葉子和莖幹中的水分。 
作為一個正在演化的景觀,在這一大風呼嘯的高原上移殖植物是需要一長期試驗與失敗的過程。一種植物接着一種植物生長都失敗了。最後,一類兼備了生存所需要的全部特性的植物發展起來了。鼠尾草,長得很矮,是一種灌木,能夠在山坡和平原上生長,它能借助于灰色的小葉子保持住水分而抵住小偷一樣的風。時尚書屋
這不是偶然的,而是自然選擇的長期結果,於是西部大平原變成了生長鼠尾草的土地。 
動物生命和植物一道發展起來,同時與土地的迫切需要一致。恰好,在這時,有兩種動物象鼠尾草那樣非常圓滿地被調整到它們的棲息地。一種是哺乳動物——敏捷優美的尖角羚羊;另一種是鳥——鼠尾草松鷄,這是路易士和克拉克地區的平原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