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19 頁


除了四百多萬英畝的牧場每年被噴藥外,其它類型的大片地區為了控制野草,同樣在直接或間接地接受化學藥物的處理。例如,一個比整個新英格蘭還大的區域(五千萬英畝)正置於公用事業公司經營之下
作者:待考 / 頁數:(19 / 90)

除了四百多萬英畝的牧場每年被噴藥外,其它類型的大片地區為了控制野草,同樣在直接或間接地接受化學藥物的處理。例如,一個比整個新英格蘭還大的區域(五千萬英畝)正置於公用事業公司經營之下,為了「控制灌木」大部分土地正在接受例行處理。在美國西南部估計有七千五百萬英畝的豆科植物的土地需要用一些方法處理,化學噴藥是最積極推行的辦法。一個還不太清楚、但面積很大的生產木材的土地目前正在進行空中噴藥,其目的是為從噴藥的針葉樹中「清除」雜木。時尚書屋

在1949年以後的十年期間,用滅草劑對農業土地的處理翻了一番,1959年已達到五千三百萬英畝。現在已被處理的私人草地、花園和高爾夫球場的總面積必將達到一個驚人的數字。 
化學滅草劑是一種華麗的新型玩具。它們以一種驚人的方式在發揮效用;在那些使用者的面前,它們顯示出征服自然的眼花燎亂的力量,但是其長遠的、不大明顯的效果就很容易被當作是一種悲觀主義者的無根據想象而被漠視。「農業工程師」愉快地講述着在將犁頭改成噴霧器的世界中的「化學耕種」問題。成千個村鎮的父老們樂於傾聽那些化學藥物推銷商和熱心承包商的話,他們將掃蕩路過叢林以換取報酬,叫賣聲比割草是便宜的。時尚書屋
也許,它將以整齊的幾排數字出現在官方的檔案中,然而真正付出的代價不能僅以美元計,而是要以我們不久將要考慮到的許多同樣不可避免的損失來計算。以對風景及與風景有關的各種利益的無限損失來計算,如用美元來計算最後結果,化學藥物的批發廣告應當被看作是很昂貴的。 
例如,被遍佈大地的每一個商會所推崇的這一商品在假日遊客心目中的信譽如何呢•由於一度美麗的路邊原野被化學藥物的噴撒而毀壞,抗議的呼聲正在日益增長,這種噴藥把由羊齒植物、野花點綴着花朵、漿果的天然灌木所構成的美麗景色變成了一種棕色、枯萎的曠野。一個新英格蘭婦女生氣地給報社投稿寫道:「我們正在沿著我們的道路兩旁製造一種骯髒的深褐色的氣息奄奄的混亂。」「但這種狀況不是遊覽者所期望的,我們為這兒的美麗景色作廣告花了所有的錢。」 
1960年夏天,從許多州來的保護主義者集中在平靜的緬因島來目睹由國家阿托邦(Audubon)協會的主持人M.T.濱哈姆給該協會的贈品。那天的討論中心是保護自然景色以及 

由從微生物到人類一系列聯繫所組成的錯綜複雜的生命之網。但是來訪此島嶼的旅行者們背後談論的都是對沿路的破壞表示極其氣憤。 
以前,沿著在四季長青的森林中穿過的道路走路始終是件愉快的事,道路兩旁是楊梅、香甜的羊齒植物、赤楊和越橘。現在只有一片深褐色的荒蕪景象。一個保護派成員寫下了他在八月份遊覽緬因島的情景:「我來到這裡,為緬因原野的毀壞而生氣。前幾年這兒的公路鄰接着野花和動人的灌木,而現在只有一英里又一英里的死去的植物的殘痕……作為一個經濟上的考慮,試問緬因州能夠承受由於旅行者對這種景色喪失信譽而帶來的損失嗎•」 
在全國範圍內以治理路旁灌木叢為名正進行着一項無意識的破壞。緬因原野僅僅是一個例子,它所受破壞特別慘重,使我們中間那些深愛該地區美麗景色的人異常痛心。 
康涅狄格果樹園裡的植物學家宣稱對美麗的原生灌木及野花的破壞已達到了「路旁原野危機」的程度。杜鵑花、月桂樹、紫越橘、越橘、莢蒾、山茱萸、楊梅、羊齒植物、低灌木、冬漿果、苦櫻桃以及野李子在化學藥藥的火力網中正奄奄一息。曾給大地帶來迷人魅力及美麗景色的雛菊、蘇珊、安女王花帶、秋麒麟草以及秋紫菀也枯萎了。 
農藥的噴撒不僅計劃不周,而且如此濫用。在新英格蘭南部的一個城鎮裡,一個承包商完成了他的工作後,在他的桶裡還剩有一些化學藥粉。他就沿著這片不曾允許噴藥的路旁林地放出了化學藥物。結果使這個鄉鎮失去了它秋天路旁美麗的天藍色和金黃色,這兒的紫菀和秋麒麟草顯示出的景色本來是很值得人們遠遊來此看一看。時尚書屋
在另一個新英格蘭的城鎮,一個承包商由於缺乏對去路的知識而違反了對城鎮噴藥的州立規定,他對路邊植物的噴藥高度達到八英呎,從而超過了規定的四英呎最大限度,因此留下了一條寬闊的、被破壞的、深褐色的痕跡。在馬薩諸塞州鄉鎮的官員們從一個熱心的農藥推銷商手中購買了滅草劑,而不知道里面含有砷。噴藥之後道路兩旁所發生的結果之一是,砷中毒引起十二頭母牛死亡。 
1957年當涅特弗鎮用化學滅草劑噴撒路過田野時,在康涅狄格林園自然保護區的樹木受到了嚴重傷害,即使沒有直接噴藥的大樹也受到了影響。雖然這正是春天生長的季節,橡樹的葉子卻開始捲曲並變為深褐色,然後新芽開始長出來,並且長得異常快,使樹木顯出悽慘的景色。兩個季節以後,這些網上大一些的枝幹都死了,其它的都沒有了樹葉,變了形,所有樹令人傷心的樣子還在保持着。我很清楚地知道在道路所及的地方,大自然用赤楊、莢蒾、羊齒植物和杜松裝飾了道路兩旁,隨着季節的變化,這兒有時是鮮艷的花朵,有時是秋天裡寶石串似的纍纍碩果。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