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2 頁


為了產生現在居住于地球上的生命已用去了千百萬年,在這個時間裡,不断發展、進化和演變着的生命與其周圍環境達到了一個協調和平衡的狀態。在有着嚴格構成和支配生命的環境中,包含着對生命有害
作者:待考 / 頁數:(2 / 90)

為了產生現在居住于地球上的生命已用去了千百萬年,在這個時間裡,不断發展、進化和演變着的生命與其周圍環境達到了一個協調和平衡的狀態。在有着嚴格構成和支配生命的環境中,包含着對生命有害和有益的元素。一些岩石放射出危險的射線,甚至在所有生命從中獲取能量的太陽光中也包含着具有傷害能力的短波射線。生命要調整它原有的平衡所需要的時間不是以年計而是以千年計。時尚書屋

時間是根本的因素;但是現今的世界變化之速已來不及調整。 
新情況產生的速度和變化之快已反映出人們激烈而輕率的步伐勝過了大自然的從容步態。放射性已遠遠在地球上還沒有任何生命以前已經存在於岩石放射性本底、宇宙射線爆炸和太陽紫外線中了;現存的放射性是人們干傾原子時的人工創造。生命在本身調整中所遭遇的化學物質再也遠遠不僅是從岩石裡沖刷出來的和由江河帶到大海去的鈣、矽、銅以及其他的無機物了,它們是人們發達的頭腦在買驗室裡所創造的人工合成物,而這些東西在自然界是沒有對應物的。 
在大自然的天平上調整這些化學物質是需要討間的;它不僅需要一個人的終生,而且需要許多代的時間。即使借助于某些奇蹟使這種調整成為可能也是無濟於事的,因為新的化學物質象涓涓溪流不斷地從我們實驗室裡湧出,單是在美國,每一年几乎有五百種化學合成物在實際應用上找到它們的出路。這些化學物品的形狀變幻不定,而且它們的複雜性是不可輕易掌握的——人和動物的身體每年都要千方面計去適應五百種這樣的化學物質,而這些化學物質完全都是生物未曾經驗過的。 
這些化學物質中有許多應用於人對自然的戰爭中,從十九世紀四十年代中期以來,二百多種基本的化學物品被創造出來用於殺死昆蟲、野草、嚙齒動物和其他一些用現代俗語稱之為「害蟲」的生物。這些化學物品是以幾千種不同的商品名稱出售的。 
這些噴霧器、藥粉和噴撒藥水現在几乎已曾遍地被農場、果園、森林和家庭改採用,這些沒有選擇性的化學藥品具有殺死每一種「好的」和「壞的」昆蟲的力量,它們使得鳥兒的歌唱和魚兒在河水裡的歡躍靜息下來,使樹葉披上一層致命的薄膜,並長期滯留在土壤裡——造成這一切的原來的目的可能僅僅是為了少數雜草和昆蟲。誰能相信在地球表面上撒放有毒的煙幕彈怎麼可能不給所有生命帶來危害呢•它們不應該叫做「殺蟲劑」,而應稱為「殺生劑」。 

使用藥品的整個過程看來好象是一個沒有盡頭的螺旋形的上升運動。自從DDT可以被公眾應用以來,隨着更多的有毒物質的不断發明,一種不斷升級的過程就開始了。這是由於根據達爾文適者生存原理這一偉大發現,昆蟲可以向高級進化以獲得對所使用的特定殺蟲劑的抗藥性,茲後,人們不得不再發明一種致死的藥品,昆蟲再適座,於是再發明一種新的更毒的藥。這種情況的發生同樣也是由於後面所描述的這一原因,害蟲常常進行「報復」,或者再度復活,經過噴撒藥粉後,數目反而比以前更多。時尚書屋
這樣,化學藥品之戰永遠也不會取勝,而所有的生命在這場強大的交叉火力中都被射中。 
與人類被核戰爭所毀滅的可能性同時存在,還有一個中心問題那就是人類整個環境已由難以置信的潛伏的有害物質所污染,這些有害物質積蓄在植物和動物的組織裡,甚至進入到生殖細胞裡,以致于破壞或者改變了決定未來形態的遺傳物質。 
一些自稱為我們人類未來的設計師們高興地預期總有一天能隨心設計改變人類細胞原生質,但是現在我們出於疏忽大意就可以輕易做到這一點,因為許多化學藥物,如放射性一樣可以導致基因的變化。諸如選擇一種殺虫藥這樣一些表面看來微不足道的小事竟能決定了人們的未來,想想這一點,真是對人類極大的諷刺。 
這一切都冒險做過了——為的是什麼呢•將來的歷史學家可能為我們在權衡利弊時所表現的低下判斷力而感到無比驚奇。有理性的人們想方設法控制一些不想要的物種,怎能採取這種方法既污染整個環境、又對他們自已造成疾病和死亡威脅呢•然而,這正是我們所做過的。此外,我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們檢查出原因也沒有用。我們聽說殺蟲劑的廣泛大量使用對維持農場生產是需要的。時尚書屋
然而我們真正的問題不正是「生產過剩」嗎•我們的農場不再考慮改變畝產量的措施,並且付給農夫錢而不讓他們去生產,我們的農場生產出這樣令人目眩的穀物過剩,使得美國的納稅人在1962年一年中付出了比十億美元還多的錢作為整個過剩糧食倉庫的維修費用。農業部的一個支局企圖減少生產,而其它州則如同在一九五八年所做的那樣:「通常可以相信,在土地銀行的規定下,穀物畝數的減少將刺激對化學藥品使用的興趣以在還留有莊稼的土地上取得最高的產量。」若是這樣,對我們所擔憂的情況又有何補益呢• 
這一切並不是說就沒有害蟲問題和沒有控制的必要了。我是在說,控制工作一定要立足於現實,而不是立足於神化般的設想,並且使用的方法必須是不要將我們隨着昆蟲一同毀掉。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