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22 頁


當動物吃了硝酸鹽含量異常高的植物後,瘤胃中的微生物便對消酸鹽作用,使其變成毒性很強的亞硝酸鹽。於是引起一系列事件的致命環節發生了:亞硝酸鹽作用於血色素,使其成為一種巧克力褐色的物質
作者:待考 / 頁數:(22 / 90)

當動物吃了硝酸鹽含量異常高的植物後,瘤胃中的微生物便對消酸鹽作用,使其變成毒性很強的亞硝酸鹽。於是引起一系列事件的致命環節發生了:亞硝酸鹽作用於血色素,使其成為一種巧克力褐色的物質,氧在該物質中被禁錮起來,不能參與呼吸過程,因此,氧就不能由肺轉入機體組織中。由於缺氧症,即氧氣不足,死亡即在幾小時內發生。對於放牧在用2·4-D處理過的某些草地上的家畜傷亡的各種各樣的報告終於得到了一種合乎邏輯的解釋。時尚書屋

這一危險同樣存在於屬於反芻類的野生動物中,如:鹿、羚羊、綿羊和山羊。 
雖然其它種種的因素(如:異常幹燥的氣候)能夠引起硝酸鹽含量的增加,但是對2·4─D濫賣與濫用的後果再也不能漠然不顧了。這種狀況曾引起威斯康辛州大學農業實驗站的極大關注,證實了在1957年提出的警告:「被2·4-D殺死的植物中可能含有大量的硝酸鹽。」如同危及動物一樣,這一危險已延伸到人類,這一危險有助于解釋最近連續不断發生的「糧庫死亡」的奇怪現象。當含有大量硝酸鹽的穀類、燕麥或高粱入庫後,它們放出有毒的一氧化碳氣體,這對於進入糧庫的任何人都可產生致命的危險。時尚書屋
只要吸幾口這樣的氣體便可引起一種擴散性的化學肺炎。在由米裡蘇達州醫學院所研究的一系列這樣的病例中,除一人外,全部死亡。 
「我們在自然界裡散步,就彷彿大象在擺滿磁器的小房子裡散步一樣。」所以清楚地瞭解這一切的一位荷蘭科學家C·J·貝爾金這樣總結了我們對滅草劑的使用。貝爾金博士說:「我的意見是誤認為要除去的野草太多了,而我們並不知道長在莊稼中的那些草是全部都有害呢,還是有一部分是有益的。」 
提出這一問題是很難得的:野草和土壤之間的關係究竟是什麼呢•縱使從我們狹隘的切身利益觀點來看,也許此關係是件有益的事。正如我們已看到的,土壤與在其中、其上生活的生物之間存在着一種彼此依賴、互為補益的關係。大概,野草從土壤中獲取一些東西,野草也可能給予土壤一些東西。 
最近,荷蘭一個城市的花園提供了一個實際的例子。玫瑰花生長得很不好。土壤樣品顯示出已被很小的綫蟲嚴章侵害。荷蘭植物保護公司的科學家並沒有推薦化學噴藥或土壤處理;而是建議把金盞草種在玫瑰花中間。時尚書屋

這種金盞草,講究修辭的人無疑地認為它在任何玫瑰花壇中部是一種野草,但從它的根部可分泌出一種能殺死土壤中線蟲的分泌物。這一建議被接受了;一些花壇上種植了金盞草;另外一些不種金盞草以作為對比。結果是很明顯的。在金盞草的幫助下,玫瑰長得很繁茂,但在不種金盞草的花壇上,玫瑰卻呈現病態而且枯萎了。時尚書屋
現在許多地方都用金盞草來消滅綫蟲。 
在這一點上,也許還有我們尚很不瞭解的其他一些植物正在起着對土壤有益的作用,可是我們過去殘忍地將它們根除。現在通常被斥之為「野草」的自然植物群落的一種非常有用的作用是可以作為土壤狀況的指示劑。當然,這種有用的作用在一直使用化學滅草劑的地方已喪失了。 
那些在噴藥問題上尋找答案的人們也在關注一件具有重大科學意義的事情——需要保留一些自然植物群落。我們需要這些植物群落作為一個標淮,與之對照就可以測量出由於我們自身活動所帶來的變化。我們需要它們作為自然的棲息地,在這些棲息地中,昆蟲的原始數量和其它生物可以被保留下來,這些情況將在第10六章中敘述到。對殺蟲劑的抗藥性的增長正在改變着昆蟲,也許還有其他生物的遺傳因素。時尚書屋
一位科學家甚至已提出建議:在這些昆蟲的遺傳性質被進一步改變之前,應當修建一些特別種類的「動物園」,以保留昆蟲、蟎類及同類的生物。 
有些專家曾提出警告說,由於滅草劑使用日益增加,在植物中引起了影響重大而難以捉摸的變化。用以清除闊葉植物的化學藥物2·4-D使得草類在已平息了的競爭中又繁茂起來——現在這些草類中的一些草本身已變成了「雜草」。於是,在控制雜草上又出現了新問題,並又產生了一個向另外方向轉化的循環。這種奇怪的情況在最近一期關於農作物問題的雜誌上被供認:「由於廣泛使用2·4-D去控制闊葉雜草,野草已增長為對穀類與大豆產量的一種威脅。」
 
豕草——枯草熱病受害者的病原——提供了一個有趣的例子,控制自然的努力有時候象澳洲土人的飛去來回一樣,投出去後又飛還原地。為控制水草,沿道路兩旁排出了幾千加侖的化學藥物。然而不幸的事實是,地毯式噴撒的結果使豕草更多了,一點也沒有減少。豕草是一年生植物,它的種子生長每年需要一定的開闊土地。時尚書屋
因此我們消除這種植物最好的辦法是繼續促使濃密的灌木、羊齒植物和其它多年生植物的生長。經常性的噴藥消滅了這種保護性植物,並創造了開曠的、荒蕪的區域——豕草迅速地長滿了這個區域。此外,大氣中藥粉含量可能與路過的水草無關,而可能與城市地塊上、以及休耕地上的豕草有關。 
山查子草化學滅草劑的興旺上市是不合理的方法卻大受歡迎的一個例子。有一種比年年用化學藥物除去山查子草的更廉價而效果更好的方法。這種方法就是使它與另外一種牧草競爭,而這一競爭使山查子草無法殘存。山查子草只能生長在一種不茂盛的草坪上,這是山查子草的特性,而不是由於本身的疾病。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