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24 頁


當人類向着他所宣告的征服大自然的目標前進時,他已寫下了一部令人痛心的破壞大自然的記錄,這種破壞不僅僅直接危害了人們所居住的大地,而且也危害了與人類共享大自然的其它生命。最近幾世紀的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90)

當人類向着他所宣告的征服大自然的目標前進時,他已寫下了一部令人痛心的破壞大自然的記錄,這種破壞不僅僅直接危害了人們所居住的大地,而且也危害了與人類共享大自然的其它生命。最近幾世紀的歷史有其暗淡的一節——在西部平原對野牛的屠殺;獵商對海鳥的慘害;為了得到白鷺羽毛几乎把白鷺全部撲滅。在諸如此類的情況下,現在我們正在增加一個新的內容和一種新型的破壞——由於化學殺蟲劑不加區別地向大地噴撒,致使鳥類、哺乳動物、魚類,事實上使各種類型的野生物直接受害。 

按照當前正在指導我們命運的這種哲學,似乎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妨礙人們對噴霧器的使用。在人們撲滅昆蟲的戰役中的附帶被害者是無足輕重的;如果駒鳥、野鷄、浣熊、貓,甚至牲畜恰好與要被消滅的昆蟲住在同一地點,而被殺蟲毒藥水所害,那麼,不應該有人為此提出抗議。 
那些希望對野生物遭受損失的問題作出公正判斷的居民們今天正處于一種不知如何是好的境地。外界有兩種意見,以保護分子和許多研究野生物的生物學家為一方,他們斷言:噴撒殺蟲劑所造成的損失一直是嚴重的,有時甚至帶來災難重重。但以控制機關為另一方則企圖斷然否認噴撒殺蟲劑會造成什麼損失,或者認為即使有些損失也無關緊要。我們應該接受哪種觀點呢• 
證據的確鑿性是最重要的。現場的野生物專家當然最有資格發現和解釋野生物的損失。而專門研究昆蟲的昆蟲學家卻看不清這一問題,他們思想上並不期望看到他們的控制計劃所造成的不好影響一面。甚而,那些在州和聯邦政府中從事控制的人,當然還有那些化學藥物的製造者——他們堅決否認由生物學家所報道的事實,他們宣稱僅看到對野生物很輕微的傷害。時尚書屋
就象有關聖經故事中的牧師和利未人一樣,他們由於彼此關係不善,因而老死不相往來。即使我們善意地把他們的這種否認解釋為由於他們對專家和與此有利害關係的人漠不關心,但這也決不意味看我們必須承認他們言之有據。 
形成我們自己見解的最好方法是查閲一些主要的控制計劃,並向那些熟悉野生物生活方式以及對使用化學藥物沒有偏見的見證人請教,當毒藥水像雨一樣從天空進入到野生物界後究竟發生了些什麼情況。對於養鳥人,對於為自己花園裡的鳥兒感到歡樂的郊外居民、獵人、漁夫,或對那些荒野地區探險者來說,對一個地區的野生物造成破壞的任何因素(即使在一年中)都必將剝奪他們享受歡樂的合法權利。這是一個正當的觀點。正如有時所發生的情況那樣,雖然一些鳥類、哺乳動物和魚類在一次噴藥之後仍能重新發展起來,但真正巨大的危害已經造成。時尚書屋


不過。這樣的重新發展並非那麼容易。噴藥一般都是反覆進行的。在這種噴藥中很難會留下漏洞以便野生物得到恢復的機會。時尚書屋
通常噴藥的結果是毒化了環境,這是一個致死的陷阱,在這個陷阱中不僅僅原來的生物死去了,而且那些移居進來的也遭到同樣的下場。噴撒的面積愈大,危險性就愈嚴重。因為安全的綠洲已不復存在了。現在,在納入控制昆蟲計劃的一個十年中,幾千英畝甚至幾百萬英畝土地作為一個單位被噴了藥;在這十年中,私人及團體噴藥,越來越積極,關於美國野生物破壞和死亡的記錄已累積成堆。時尚書屋
讓我們來檢查一下這些計劃,並看看已經發生了些什麼情況吧。 
1959年的秋天,密執安州的東南部,包括底特律郊區的兩萬七千多英畝的土地接受了空中的艾氏劑(一種最危險的氯化烴)藥粉的高劑量噴撒。此計劃是由密執安州的農業部和美國國家農業部聯合進行的;它所宣稱的目的是為了控制日本甲蟲。 
並沒有顯示出有多大必要必須採取這個激烈、危險的行動。相反,一位在該州最聞名、最有學識的博物學家W·P·尼凱爾表示了不同意見,當他在密執安州南部的很長時間裡,他每年夏天都花很多時間在田野裡度過,他宣佈:「二十多年來,以我自己的直接經驗看,在底特律城存在的日本甲蟲為數不多。隨着時間的推移,甲蟲的數量並未表現出任何明顯的增長。除了在政府設在底特律的捕蟲器中我曾看到過很少幾隻日本甲蟲外,我在天然環境中僅看到了一隻日本甲蟲……任何事情都是這樣秘密地進行着,以致于使我一點兒也得不到關於昆蟲數目增加的情報。」
 
來自該州機關的官方消息只是宣佈這種甲蟲已「出現」在進行空中襲擊的指定區域。儘管缺少正當理由,但由於該州提供人力並監督執行情況,由於聯邦政府提供設備和補充人員,由於鄉鎮願為殺蟲劑付款,這個計劃還是開展起來了。 
日本甲蟲是一種意外進口到美國來的昆蟲,它于1916年發現于新澤西州,當時在靠近裡維頓的一個苗圃中發現了幾隻帶有金屬綠色的發亮甲蟲。這些甲蟲最初未能被辨認出來,後來才認出它們是日本主島上的普通居住者。很明顯,這些甲蟲是在1912年限制條例宣佈之前通過苗圃定貨進口而被帶進美國的。 
日本甲蟲從它最初進入的地點逐漸地發展到了密西西比河東部的許多州,這些地方的溫度和降雨條件均對甲蟲適宜。甲蟲越過原先的分佈界線向外擴展的運動每年都在發生。在甲蟲定居時間最長的東部地區,一直在努力實行自然控制。凡是實行了自然控制的地方,正如許多記錄所證實的那樣,甲蟲已被控制在一個較低的數量內。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