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3 頁


試圖解決這個問題但隨之而帶來一系列災難,這是我們文明生活方式的伴隨物。在人類出現很久以前,昆蟲居住于地球——這是一群非常多種多樣和和諧的生物。在自從人類出現後的這段時間裡,五十多萬
作者:待考 / 頁數:(3 / 90)

試圖解決這個問題但隨之而帶來一系列災難,這是我們文明生活方式的伴隨物。在人類出現很久以前,昆蟲居住于地球——這是一群非常多種多樣和和諧的生物。在自從人類出現後的這段時間裡,五十多萬種昆蟲中的一小部分以兩種主要的方式與人類的幸福發生了衝突:一是與人類爭奪食物,一是成為人類疾病的傳播者。 

傳播疾病的昆蟲在人們居住擁擠的地方變成一個重要問題,特別是在衛生狀況差的情況下,象在自然災害期間,或者是遇到戰爭,或者是在非常貧困和遭受損失的情況下,於是對一些昆蟲進行控制就變得很為必要。這是一個我們不久將要看到的嚴肅事實,大量的化學藥物的控制方法僅僅取得了有限的勝利,但它卻給企圖改善這種狀況帶來了更大威脅。 
在農業的原始時期,農夫很少遇到昆蟲問題。這些問題的發生是隨着農業的發展而產生的——大面積土地精耕細作一種穀物。這樣的種植方法為某些昆蟲的數量的猛烈增加提供了有利條件。單一的農作物的耕種並不符合自然發展規律,這種農業是工程師想象中的農業。時尚書屋
大自然賦與大地景色以多種多樣性,然而人們卻熱心于簡化它。這樣人們毀掉了自然界的格局和平衡,原來自然界有了這種格局和平衡才能保持一定限度的生物種類。一個重要的自然格局是對每一種類生物的棲息地的適宜面積的限制。很明顯,一種食麥昆蟲在專種麥子的農田裡比在麥子和這種昆蟲所不適應的其它穀物摻雜混種的農田裡繁殖起來要快得多。時尚書屋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干其他情況下。在一代或更久以前,在美國的大城鎮的街道兩旁排列着高大的榆樹。而現在,他們滿懷希望所建設起的美麗景色受到了完全毀滅的威脅,因為一種由甲蟲帶來的疾病掃蕩了榆樹,如果摻雜混種使榆樹與其他樹種共存,那麼甲蟲繁殖和蔓延的可能性必然受到限制。 

現代昆蟲問題中的另一個因素是必須對地質歷史和人類歷史的背景進行考察:數千種不同種類的生物從它們原來生長的地方向新的區域蔓延入侵。英國的生態學家查理·愛登在他最近的著作《侵入生態學》一書中對這個世界性的遷徙進行了研究和生動地描述。在幾百萬年以前的白堊紀時期,氾濫的大海切斷了許多大陸之間的陸橋,使生物發現它們自已已被限制在如同愛登所悅的「巨大的、獨立的自然保留地」中。在那兒它們與同類的其他夥伴隔絶,它們發展出許多新的種屬。時尚書屋
大約在一千五百萬年以前,當這些陸塊被重新連通的時候;這些物種開始遷移到新的地區——這個運動現在仍在進行中,而且正在得到人們的大力幫助。 
植物的進口是當代昆蟲種類傳播的主要原因,因為動物几乎是永恆地隨同植物一同遷移的,檢疫只是一個比較新的但不完全有效的措施。單美國植物引進局就從世界各地引入了几乎20萬種植物。在美國將近90種植物的昆蟲敵人是意外地從國外進口帶過來的,而且大部分就彷彿徒步旅行時常搭乘別人汽車的人一樣乘植物而來。 
在其故鄉數目不斷下降的這一天然敵人,在新的地區中,由於缺乏對它們的防治手段,一種入侵的植物或動物可能蓬勃發展起來。這樣,我們最討厭的昆蟲是被傳入的種類,這不是偶然的。 
這些入侵,不管是天然發生的,還是仰仗人類幫忙而發生的,都好象是在無休止地進行。檢疫和巨大的化學藥物運動僅僅是買取時間的非常昂貴的方法。我們面臨的情況,正如愛登博士所說的:「為了生和死,不僅僅需要尋找鎮壓這種植物或那種動物的技術方法;代之的是,我們需要關於動物繁殖和它們與其周圍環境關係的基本知識;這樣做將可以促使建立穩定的平衡,並且封鎖住蟲災爆發的力量和新的入侵。」 
許多必需的知識現在是可以應用的,但是我們並未應用。我們在大學裡培養生態學家,甚至在我們政府的機關裡僱用他們,但是,我們很少聽取他們的建議。我們任致死的化學藥劑象下雨似地噴撒,彷彿別無他法,事實上,倒有許多辦法可行,只要提供機會,我們的才智可以很快發現更多的辦法。 
我們是否巳陷入一個迫使我們接受低劣、有害的命運而失去意志和判斷如何是好能力的迷惘之中•這種想法,用生態學家波·斯帕特的話來說,就是:「理想化的生活象僅把頭露出水面的魚一樣,在它自己環境惡化的容許限度上緩慢前進……為什麼我們要容忍帶毒的食物•為什麼我們要容忍一個家庭建在枯燥的環境中•為什麼我們要容忍與不完全是我們敵人的東西去打仗•為什麼我們一面懷着對防止精神錯亂的關心,而一面又容忍馬達的噪音?誰願意生活在一個僅僅不是十分悲慘的世界上呢•」 
但是,一個這樣的世界正在向我們逼近。建立一個無化學毒物、無蟲害的世界的十字軍運動看來已在許多專家和大部分所謂環境保護辦事處那裡煥發起巨大的熱情。在每一方面來看,存在着證據說明那些正從事噴撒藥物的工作顯示出一種殘忍的力量。康萊尤卡特的昆蟲學家尼勒·特諾說過:「進行調解工作的昆蟲學家們的職務好象是起訴人、法官、陪審、估稅員、收款員和司法官在執行任務。」
對農藥最惡劣的濫用不管在州還是在聯邦的代理處內都在毫無阻攔地進行。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