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4 頁


我的意見並不是化學殺蟲劑根本不能使用。我所爭論的是我們把有毒的和對生物有效力的化學藥品不加區分地、大量地、完全地交到人們手中,而對它潛在的危害卻全然不知。我們促使大量的人去和這些毒
作者:待考 / 頁數:(4 / 90)

我的意見並不是化學殺蟲劑根本不能使用。我所爭論的是我們把有毒的和對生物有效力的化學藥品不加區分地、大量地、完全地交到人們手中,而對它潛在的危害卻全然不知。我們促使大量的人去和這些毒物接觸,而沒有徵得他們的同意甚至經常不使他們知道。如果說民權條例沒有提到一個公民有權保證免受由私人或公共機關散播致死毒藥的危險的話,那確實只是因為我們的先輩由於受限於他們的智慧和預見能力而無法想象到這類問題。時尚書屋


我進一步要強調的是:我們己經允許這些化學藥物使用,然而卻很少或完全沒有對它們在土壤、水、野生物和人類自己身上的效果進行調查。我們的後代未必樂意寬恕我們在精心保護負擔著全部生命的自然界的完美方面所表現的過失。 
對自然界受威脅的瞭解至今仍很有限。現在是這樣一個專家的時代,這些專家們只眼盯着他自己的問題,而不清楚套看這個小問題的大問題是否偏狹。現在又是一個工業統治的時代,在工業中,不惜代價去賺錢的權利難得受到譴責。當公眾由乾麵臨着一些應用殺蟲劑造成的有害後果的明顯證據而提出抗議時,一半真情的小小鎮定丸就會使人滿足。時尚書屋
我們急需結束這些偽善的保證和包在令人厭惡的事實外面的糖外衣。被要求去承擔由昆蟲管理人員所預測的危險的是民眾。民眾應該決定究竟是希望在現在道路上繼續幹下去呢,還是等擁有足夠的事實時再去做。金·路斯坦德說:「忍耐的義務給我們知道的權利。」
   

R.卡遜著

三 死神的特效藥 

現在每個人從胎兒未出生直到死亡,都必定要和危險的化學藥品接觸,這個現象在世界歷史上還是第1次出現的。合成殺蟲劑使用才不到二十年,就已經傳遍動物界及非動物界,到處皆是。我們從大部分重要水系甚至地層下肉狠難見的地下水潛流中部已測到了這些藥物。早在十數年前施用過化學藥物的土壤裡仍有餘毒殘存。時尚書屋

它們普遍地侵入魚類、鳥類、爬行類以及家畜和野生動物的軀體內,並潛存下來。科學家進行動物實驗,也覺得要找個未受污染的實驗物,是不大可能的。 
在荒僻的山地湖泊的魚類體內,在泥土中蠕行鑽洞的蚯蚓體內,在鳥蛋裡面都發現了這些藥物;並且住人類本身中也發現了;現在這些藥物貯存於絶大多數人體內,而無論其年齡之長幼。它們還出現在母親的奶水裡,而且可能出現在未出世的嬰兒的細胞組織裡。 
這些現象之所以會產生,是由於生產具有殺蟲性能的人造合成化學藥物的工業突然興起,飛速發展。這種工業是第2次世界大戰的產兒。在化學戰發展的過程中;人們發現了一些實驗室造出的藥物消滅昆蟲有效。這一發現並非偶然:昆蟲,作為人類死亡的「替罪羊」,一向是被廣泛地用來試驗化學藥物的。時尚書屋

這種結果已匯成了一股看來彷彿源源不斷的合成殺蟲劑的溪流。作為人造產物——在實驗室裡巧妙地操作分子群,代換原子,改變它們的排列而產生——它們大大不同於戰前的比較簡單的無機物殺蟲劑。以前的藥物源於天然生成的礦物質和植物生成物——即砷、銅、鋁、錳、鋅及其它元素的化合物;除蟲菊來自干菊花、尼古丁硫酸鹽來自煙草的某些同屬,魚藤酮來自東印度群島的豆科植物。 
這些新的合成殺蟲劑的巨大生物學效能不同於他種藥物。它們具有巨大的藥力:不僅能毒害生物,而且能進入體內最要害的生理過程中,並常常使這些生理過程產生致命的惡變。這樣一來,正如我們將會看到的情況一樣,它們毀壞了的正好是保護身體免于受害的酶:它們障阻了軀體藉以獲得能量的氧化作用過程;它們阻滯了各部器官發揮正常的作用;還會在一定的細胞內產生緩慢且不可逆的變化,而這種變化就導致了惡性發展之結果。 
然而,年年卻都有殺傷力更強的新化學藥物研製成功,並各有新的用途,這樣就使得與這些物質的接觸實際上已遍及全世界了。在美國,合成殺蟲劑的生產從一九四十年的一億二千四百二十五萬九千磅猛增至一九六O年的六億三千七百六十六萬六千磅,比原來增加了五倍多。這些產品的批發總價值大大超過了二億五千萬美元。但是從這種工業的計劃及其遠景看來,這一巨量的生產才僅僅是個開始。時尚書屋

因此,一本《殺虫藥輯錄》對我們大家來說是息息相關的了。如果我們要和這些藥物親密地生活在一起——吃的、喝的都有它們,連我們的骨髓裡也吸收進了此類藥物——那我們最好瞭解一下它們的性質和藥力吧。 
儘管第2次世界大戰標志著殺蟲劑由無機化學藥物逐漸轉為碳分子的奇觀世界,但仍有幾種舊原料繼續使用。其中主要是砷——它仍然是多種除草劑、殺蟲劑的基本成份。砷是一種高毒性無機物質,它在各種金屬礦中含量很高,而在火山內、海洋內、泉水內含量都很小。砷與人的關係是多種多樣的並有歷史性的。時尚書屋
由於許多砷的化食物無味,故早在波爾基亞家族時代之前一直到當今,它一直是被作為最通用的殺人劑。砷第1個被肯定為基本致癌物。這是將近兩世紀之前由一位英國醫師從煙囪的煙灰裡作出了鑒定,它與癌有關。長時期來使全人類陷入慢性砷中毒流行病也是有記載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