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5 頁


砷污染了的環境已在馬、牛、羊、豬、鹿、魚、蜂這些動物中間造成疾病和死亡,儘管有這樣的記錄,砷的噴霧劑、粉劑還是廣泛地使用着。在美國南部用砷噴霧劑的產棉鄉裡,作為一種專業的養蜂業几乎
作者:待考 / 頁數:(5 / 90)

砷污染了的環境已在馬、牛、羊、豬、鹿、魚、蜂這些動物中間造成疾病和死亡,儘管有這樣的記錄,砷的噴霧劑、粉劑還是廣泛地使用着。在美國南部用砷噴霧劑的產棉鄉裡,作為一種專業的養蜂業几乎破產。長期使用砷粉劑的農民一直受着慢性砷中毒的折磨;牲畜也因人們使用含砷的田禾噴劑和除草劑而受到毒害。從蘭莓(越桔之一種)地裡飄來的砷粉劑散落在鄰近的農場裡,染污了溪水,致命地毒害了蜜蜂、奶牛,並使人類染上疾病。時尚書屋

一位環境癌病方面的權威人士,全國防癌協會的W·C·惠帕博士說:「……在處理含砷物方面,要想採取比我國近年來的實際做法——完全漠視公眾的健康狀況——還更加漠視的態度,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了。凡是看到過砷殺蟲劑撒粉器、噴霧器怎樣工作的人,一定會對那種馬馬虎虎地施用毒性物質深有所感,久久難忘。」 
現代的殺蟲劑致死性更強。其中大多數自然地屬於兩大類化學藥物中的一類。DDT所代表的其中一類就是著稱的「氯化烴」;另一類由有機磷殺蟲劑構成,是由略為熟悉的馬拉硫磷和對硫磷(1605)所代表的。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如上所述,它們以碳原子為主要成分而構成——碳原子也是生命世界必不可少的「積木」——這樣就被劃為「有機物」了。時尚書屋
為要瞭解它們,我們必須弄明白它們是由何物造成的,以及它們是怎樣(這儘管與一切生物的基礎化學相聯繫着)把自已轉化到使它們成為致死劑的變體上去的。 
這個基本元素——碳,是這樣一種元素,它的原子有几乎是無限的能力:能彼此相互組合成鏈狀、環狀及各種別的構形;還能與他種物質的分子聯結起來。的確如此,各類生物——從細菌到藍色的大鯨;有着其難以置信的多樣性,也主要是由於碳的這種能力。如同脂肪、碳水化合物、酶、維生素的分子一樣,複雜的蛋白質分子正是以碳原子為基礎的。同樣;數量眾多的非生物也如此;因為碳未必就是生命的象徵。時尚書屋

某些有機化合物僅僅是碳與氫的化合物。這些化合物中最簡單的就是甲烷,或曰沼氣,它是在自然界由浸于水中的有機物質的細菌分解而形成的。甲烷若以適當的比例與空氣混合,就變成了煤礦內可怕的「瓦斯氣」。它有美觀的簡單結構:由一個碳原子——已依附着四個氫原子——組成。時尚書屋

科學家們已發現可以取掉一個或全部的氫原子,而以其他元素來代替。例如,以一個氯原子來取代一個氧原子,我們便製出了氯代甲烷。 
除去三個氫原子並用氯來取代,我們便得到麻醉劑氯仿(三氯甲烷以氯原子取代所有的氫原子,結果得到的是四氯化碳——我們所熟悉的洗滌液。 
用最簡單的術語來講,環繞着基本的甲烷分子的反覆變化,說明了究竟什麼是氯化烴。可是,這一說明對於烴的化學世界之真正複雜性,或對於有機化學家賴以造出無窮變幻的物質之操作僅給予微小的暗示。因為,它可不用只有一個碳原子的簡單甲烷分子,而借助由許多碳原子組成的烴分子進行工作,它們排列成環狀或鏈狀(帶有側鏈或者支鏈),而緊附着這些側、支鏈的又是這樣的化學鍵:不僅僅是簡單的氫原子或氯原子,還會是多種多樣的原子團。只要外觀上有點輕微變化,本物質的整個特性也就隨之改變了;例如不僅碳原子上附着的什麼元素至為重要,而且連附着的位置也是十分重要的。時尚書屋
這樣的精妙操作已經製成了一組具有真正非凡力量的毒劑。 
DDT(雙氯苯基三氯乙烷之簡稱)是1874年首先由一位德國化學家合成的,但它作為一種殺蟲劑的特性是直到1939年才發現的。緊接着DDT又被讚譽為根絶由害蟲傳染之疾病的、以及幫農民在一夜之間就可戰勝田禾蟲害的手段。其發現者,瑞士的保羅.穆勒曾獲諾貝爾獎金。 
現在DDT是這樣普通地使用着,在多數人心目中這種合成物倒象一種無害的家常用物。也許,DDT的無害性的神話是以這樣的事實為依據的:它的起先的用法之一,是在戰時噴撒粉劑于成千上萬的士兵、難民、俘虜身上,以滅虱子。人們普遍地這樣認為:既然這麼多人與DDT極親密地打過交道,而並未遭受直接的危害,這種藥物必定是無害的了。這一可以理解的誤會是基于這種事實而產生的——與別的氯化烴藥物不同——呈粉狀的DDT不是那麼容易地通過皮膚被吸收的。時尚書屋
DDT溶于油之後,如其往常一樣,肯定是有毒的。如果吞嚥了下去,它就通過消化道慢慢地被吸收了;還會通過肺部被吸收。它一旦進人體內,就大量地貯存在富於脂肪質的器官內(因DDT本身是脂溶性的),如腎上腺、睪丸、甲狀腺。相當多的一部分留存在肝、腎及包裹着腸子的肥大的、保護性的腸繫膜的脂肪裡。時尚書屋

DDT的這種貯存過程是從它的可理解的最小吸入量開始的(它以殘毒存在於多數食物中),一直達到相當高的貯量水平時方告停止。這些含脂的貯存所充任着生物學放大器的作用,以致于小到餐食的千萬分之一的攝入量,可在體內積累到約百萬分之10一15的含量,增加了一百餘倍。此類供作參考的話,對化學家或藥物學家來說是多麼平平常常,但卻是我們多數人所不熟悉的。百萬分之一,聽起來象是非常小的數量——也確是這樣;但是,這樣的物質效力卻如此之大,以其微小藥量就能引起體內的巨大變化。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