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靜的春天》 第 9 頁


馬拉硫磷是另一種有機磷酸酯,差不多與DDT一樣為公眾所熟悉;它被園藝工廣泛地應用着,還普遍地用於家戶滅蟲、噴射蚊蟲方面,以及對昆蟲進行總殲滅,如:佛羅裡達州的一些社區用來噴打近百萬
作者:待考 / 頁數:(9 / 90)

馬拉硫磷是另一種有機磷酸酯,差不多與DDT一樣為公眾所熟悉;它被園藝工廣泛地應用着,還普遍地用於家戶滅蟲、噴射蚊蟲方面,以及對昆蟲進行總殲滅,如:佛羅裡達州的一些社區用來噴打近百萬英畝的土地,以消滅一種地中海果蠅。馬拉硫磷被認為是此類藥物中毒性最小的了;許多人也就臆斷他們可以隨意使用且無傷害之憂了。商業廣告也在鼓勵這種令人寬慰的態度。 

聲稱馬拉硫磷的「安全性」是基于相當危險的依據的,儘管直到這種藥物已應用數年之後(往往有這種事)才發現了這一點。馬拉硫磷之「安全」僅是因為哺乳動物之肝臟——具有非凡保護力的器官——使得它揮對地無害罷了。其解毒作用是由肝髒的一種酶來完成的。然而,如果有什麼東西毀壞了這樣的酶或者干擾了它的活動,那麼,遭馬拉硫磷危害的人就要承受毒素的全力侵襲了。時尚書屋

對我們大家來說不幸的一點是,發生這種事的機會是屢見不鮮的。好兒午前,有一組糧藥部的科學家們發現:當把馬拉硫磷與某種別的有機磷酸酯同時施用時,嚴重的中毒現象就產生了——直到所預言的嚴重毒性的五十倍;這一預言是以兩種藥物的毒性加在一起為根據的。換言之,當這兩種藥物混合起來時,每一種化合物的致死劑量之1%,就可產生致命的效果。 
這一發現導致了對其他化合作用的試驗。現在已知,通過混合的作用,毒性增大或「強化」了,許許多多對磷酸酯殺蟲劑是非常危險的。毒性的強化看來發生在一種化合物毀壞了司管解除另一化合物之毒性的肝臟酶的時候。兩種化合物雙管齊下是沒有必要的。時尚書屋
中毒之險不僅對這周可能噴打一種蟲藥而下周另噴一種的人存在;而且對噴霧藥品的用戶也是存在的。一般的涼菜碗裡會很容易地出現兩種磷酸脂殺蟲劑的混合;這在法定的許可限量之內的殘毒會發生交互的作用。 
化學藥物這種危險的相互作用的全部內容目前知道的尚少,可是這些令人驚擾的新發現總是經常性地從科學實驗室裡湧出。其中之一就是這一發現:一種磷酸酯的毒性可由第2種藥劑(它不一定是殺蟲劑)來增強。比如,用一種增塑劑可能要比另一種殺蟲劑產生更強烈的作用,而使馬拉硫磷變得更加危險。同樣,這又是因為它抑制了肝臟酶的功用——而正常情況下這種酶能把殺蟲劑之「毒牙」拔除。時尚書屋


在正常的人類環境中,別的化學製品怎麼樣呢•特別是醫藥物又如何呢•關於這方面所做的僅僅是個開始;但是已經知道某些有機磷酸酯(對硫磷和馬拉硫磷)能增強某些用作肌肉鬆馳劑的醫藥之毒性,而有幾種別的磷酸酯(還是包括馬拉硫磷)顯著地增長了巴比妥酸鹽的安眠時間。 
希臘神話中的女玉米荻,因一敵手奪去了她丈夫賈遜的愛情而大怒,就贈予新娘子一件具有魔力的長袍。新娘穿著這件長袍立遭暴死。這個間接致死法現在在稱為「內吸殺蟲劑」的藥物中找到了它的對應物。這些是有着非凡特質的化工藥物,這些特質被用來將植物或動物轉變為一種米荻長袍式的東西——使它們居然成了有毒的了。時尚書屋
這樣做,其目的是:殺死那些可能與它們接觸的昆蟲,特別是當它們吮吸植物之汁液或動物之血液時。 
內吸殺蟲劑(特指將藥劑吸入動植物全身的組織裡而使昆蟲等外界接觸物中毒者——譯註)世界是一個難想象的奇異世界,它超出了格林兄弟的想象力——或許與查理·亞當斯的漫畫世界極為近乎同類。它是個這樣的世界,在這裡童話中富於魅力的森林已變成了有毒的森林——這兒昆蟲嘴嚼一片樹葉或吮吸一株植物的津液就注定要死亡。它是這樣一個世界、在這裡跳蚤叮咬了狗,就會死去,因為狗的血液已被變為有毒的了;這裡昆蟲會死於它從未觸犯過的植物所散髮出來的水氣;這裡蜜蜂會將有毒的花蜜帶回至蜂房裡,結果也必然釀出有毒的蜂蜜來。 
昆蟲學家的關於內部自生殺蟲劑的夢幻終於得以證實了,這是在實用昆蟲學領域的工人們覺察到,他們從大自然那兒能夠領會到一點暗示:他們發現在含有硒酸鈉的土壤裡生長的麥子,曾免遭蚜蟲及紅蜘蛛的侵襲。硒,一種自然生成的元素,在世界許多地方的岩石及土壤裡均有小量的發現,這樣就成了第1種內吸殺蟲劑。 
使得一種殺蟲劑成為全身毒性(內吸)藥物的是這樣一種能力——它鯤滲透到一棵植物或一個動物的全部組織內並使之有毒。這一屬性為氯化烴類的某些藥物和有機磷類的其他一些藥物所具有;這些藥物大部分是用人工合成法產生出來的,也有由一定的自然生成物所產生的。然而,在實際應用中多數內吸殺虫藥物是從有機磷類提取出來的,因為這樣處理殘毒的問題就有點不那麼尖鋭了。 
內吸殺虫藥還以別的迂迴方式發生效用。此藥若施用於種子——或者浸泡或與碳混合而涂蓋一層,它們就把其效用擴展到下列植物的後代體內,且長出對蚜蟲及其他吮吸類昆蟲有毒的幼苗來。一些蔬菜如豌豆、菜豆、甜菜有時就是這樣受到保護的。外面復有一層內吸殺蟲劑的棉籽已在加里福尼亞州使用一段時間了;在這個州,1959年曾有二十五個農場工人在聖柔昆峽谷植棉時突然發病,由於用手拿着處理過的種子口袋所致。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