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梅花上將張自忠傳奇 第 96 頁


這兩個當年外交上的對手,今天在戰場上相逢,要進行一場你死我活的殊死決鬥。臨沂是舊沂州府治,位於沂河與祊河匯流處,倚山帶水,是魯南軍事重鎮,徐州東北的屏障,為第5戰區右翼的重要據
作者:待考 / 頁數:(96 / 151)

這兩個當年外交上的對手,今天在戰場上相逢,要進行一場你死我活的殊死決鬥。時尚書屋

臨沂是舊沂州府治,位於沂河與祊河匯流處,倚山帶水,是魯南軍事重鎮,徐州東北的屏障,為第5戰區右翼的重要據點,為隴海、津浦、膠濟三大鐵路安危所繫,更是日軍西進會師台兒莊的必經之路。其得失對全局影響頗大。因此日軍勢在必得。時尚書屋
在臨沂,板垣遭到龐炳勛的堅決抵抗。3月9日,阪垣將第1綫攻擊部隊增至5000餘人,並派第2十一旅團旅團長阪本順少將赴第1綫督戰,再次向龐炳勛部發起了強大攻勢,攻下湯頭、沙嶺子、白塔、太平、停子頭等村莊,臨沂城已危若累卵。時尚書屋
10日夜,五十九軍調集2.5萬人迅速由滕縣、官橋等地向嶧縣今嶧城集結。11日,由嶧縣出發,以強行軍沿台兒莊公路向臨沂方向快速前進。時尚書屋
李宗仁擔心張、龐之間隔閡未消,難於合作,特派參謀長徐祖詒同行,以戰區司令長官名義協調二人之間關係。時尚書屋
徐祖詒字燕謀,江蘇無錫人,畢業于保定軍官學校,後又留學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和陸軍大學,具有較深的軍事修養。抗戰爆發前曾任軍令部第1廳作戰廳長,籌劃作戰事宜,聲譽頗著,被白崇禧譽為「不可多得的幕僚長。」
國民黨中央通訊社得知大軍向臨沂開拔,料定必有大戰,派記者胡定芬隨徐前往。他們在嶧縣與張自忠相逢了。時尚書屋
徐祖詒和張自忠握手。徐對張說道:「李長官為了使這一仗能夠打好,特命兄弟代表戰區司令長官來協助五十九軍與第3軍團聯合作戰。」
張自忠道:「歡迎,歡迎。李長官如此重視臨沂之戰,有徐參謀長前來坐鎮指揮,我們對這一戰的必勝信念更增強了。」
胡定芬同張自忠是老朋友了。張自忠和他握手道:「歡迎老弟這位大記者,希望你能好好報道一下我們五十九軍是如何英勇抗擊日本鬼子的事蹟。」
胡定芬道:「那是自然。我相信五十九軍在大哥的指揮下,一定能大獲全勝,會湧現出許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蹟。小弟會把它如實地報道給國人的。」
張自忠很高興,把副軍長李文田、參謀長張克俠、交際處長李炘等一一介紹給大家,還破例地同眾人談了他在平津時期及出訪日本的一些趣聞。大家聽得十分有味。時尚書屋

從嶧縣出發,3月時節,正值初春,雨雪交加,路上泥濘不堪。全軍官兵冒着雨雪艱苦行軍,士氣仍然十分激昂。時尚書屋
11日,大軍行至抱犢崮鎮,山東省第3區專員公署秘書兼嶧縣代理縣長李同偉等人在此迎候。張自忠得知沿台濰公路到臨沂有90公里,而抄近道只有七八十里,便請李派10名嚮導帶部隊抄近道強行軍奔赴臨沂。時尚書屋
當天夜裡,五十九軍三十八師先遣部隊已到達臨沂。12日下午,全軍主力在臨沂西郊集結,從嶧縣到臨沂相距90公里,五十九軍只用了一個晝夜便趕到了。時尚書屋
正在與日軍作拚死戰斗的第3軍團官兵,聽說增援的五十九軍大部隊已趕到,陣地上頓時歡聲雷動,士氣大振。時尚書屋
張自忠將部隊集結在城西大嶺、硯台嶺、白衣莊一帶,即同李文田、張克俠、黃維綱等高級將領前往臨沂城南關師範學校第3軍團臨時指揮部見龐炳勛。時尚書屋
龐炳勛這幾天心中老是惴惴不安,因為他得到戰區通知,戰區將派張自忠五十九軍前來增援他。他知道自己當年曾嚴重傷害了這位老弟,老弟對他一直耿耿于懷不能諒解。這次他能應命前來麼?如果張自忠仍然記着前嫌而不來,那自己這點「本錢」就將在這次同日本人較量中徹底輸光。所以這幾天他是睡不安枕,食不甘味,晝夜難安,度日如年呀!
當他得知張自忠的部隊已趕到臨沂城郊,他算放心了一半,但還有一半放不下。張自忠雖然率部到了,能夠和他同心努力殺敵嗎?張自忠會不會各行其是,或者在上級命令下不得不虛應故事呢?時尚書屋
現在得報說張自忠已率五十九軍高級將領親自前來見他、共商殲敵之策時,他趕快出來迎接。時尚書屋
他看見張自忠滿身泥濘領着一大群人大步流星地向他走來,心中高懸的一塊石頭才算落地。他趕快一瘸一拐地迎了上去。時尚書屋
第6
:泯恩仇再救龐炳勛泯恩仇再救龐炳勛(3)
兩人走攏了,面對而視,他從張自忠的眼裡,看到的是友好和善而不是怨恨。張自忠默默不語地向他伸出手來。他趕快伸出手去,迎向張自忠那只大手,緊緊地把它抓住,生怕這隻手會突然消失,生怕眼前這個高大的身影會突然消失,那只是一個夢。但那不是夢,也不是幻象,他抓住的,是一隻實實在在、溫暖有力的大手。時尚書屋
兩隻手握在一起,四目相對兩人的臉上綻出了笑容,隨之而來的是爆發出一陣爽朗的大笑。幾年來的積怨,在這一笑中冰釋泯沒。時尚書屋
雙方的人也都笑了,而徐祖詒更是發出了會心的笑。時尚書屋
龐炳勛感動莫名,心中愧疚一時難以啟齒,只說了一句:「藎忱老弟,愚兄謝謝你!……」便說不下去了。時尚書屋
張自忠望着龐炳勛那憔悴的臉色,鬢邊的白髮使他更增幾分蒼老,憐憫之心更添幾分:「我們現在是同仇敵愾的弟兄嘛!」
龐炳勛又和徐祖詒握手,和五十九軍的將領們握手,說來大家都是熟人,是用不着相互介紹的。時尚書屋
戰況緊急,沒有多的寒暄,張、龐兩軍旅以上將領和高級參謀人員,當即召開了聯席會議。時尚書屋
張、龐兩軍旅以上將領會議,商討對日軍的作戰計劃。會議由徐祖詒參謀長主持。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