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陳獨秀風雨人生 第 45 頁


5月23日,在莫斯科的維經斯基以共產國際東方部主任拉狄克和自己的名義副主任起草給出席中共「三大」代表的指示草案,提出中國共產黨的基本任務是「積聚力量,組織和教育工人群眾,建立和恢復
作者:朱洪 / 頁數:(45 / 120)

5月23日,在莫斯科的維經斯基以共產國際東方部主任拉狄克和自己的名義副主任起草給出席中共「三大」代表的指示草案,提出中國共產黨的基本任務是「積聚力量,組織和教育工人群眾,建立和恢復工會並把他們集中起來,以便擴大革命運動的基地和建立群眾性的共產黨」,要求國民黨「無條件地支持中國北方和南方的工人運動」。

次日,布哈林對維經斯基起草的檔案作了修改,並請季諾維也夫過目。布哈林怕維經斯基不按自己的修改意見,在給維經斯基便函的末尾寫道:「別搞鬼,當心!」布哈林強調「必須同時進行反對封建主義殘餘的農民土地革命」,「全部政策的中心問題乃是農民問題……只有在這個基礎上才能進行反對外國帝國主義和徹底消滅中國封建制度的鬥爭。」關於中國革命的領導權,布哈林寫道:「毫無疑問,領導權應該歸於工人階級的政黨。最近的工人運動事件大規模罷工清楚地表明了中國工人階級的極大意義。時尚書屋
鞏固共產黨,使其成為群眾性的無產階級政黨,在工會中聚集工人階級的力量,這就是共產黨人的首要任務。」
對於越飛和馬林所熱衷的與國民黨的合作,布哈林強調「共產黨必須不斷地推動國民黨支持土地革命。在孫逸仙軍隊的佔領地區,必須實行有利於貧苦農民的沒收土地政策,並採取一系列其他革命措施」。這樣,布哈林既沒有完全否定越飛等與國民黨合作的政策,同時強調土地革命,牢牢的把握領導權。但布哈林的意見傳到中國時,中共「三大」已經開過了。時尚書屋
5月,陳獨秀化名「鐘英」給北方區委寫信,通知推薦出席「三大」的代表。共產國際為這次大會撥了1000美元。錢是5月下旬維爾德在上海收到的,共3500美元,其中1000美元給「二七」罷工遭難的鐵路工人家屬;還有按4~6月給中國共產黨的預算。陳獨秀在馬林面前抱怨:「1000金盧布不夠敷大會之用。」
馬林問,需要多少?陳獨秀說:「召開400名代表參加的大會,需要15000墨西哥元。」陳獨秀給維爾德寫信說:「現在極需7、8、9三個月的預算經費。」後來,陳獨秀接受了張作霖對罷工家屬的10000元援助,儘管張作霖是軍閥。
中共「三大」(1)

1923年6月初,出席廣州「三大」的全國代表已陸續到齊。北方區委代表中,李大釗、羅章龍是「鐘英」陳獨秀點名要求出席的。第1次預備會是在太平沙看雲樓召開,第2次是在馬林寓所春園召開。6月12日,正式會議在東山恤孤院后街一幢兩層灰白色磚瓦房舉行。時尚書屋
會前,馬林問瞿秋白:「我應該怎樣闡述共產國際提綱中的觀點和我在會上對提綱的解釋?我是否需要對中國形勢做一番分析……」瞿秋白:「不用這個辦法。 必須很具體。一些同志傾向于儘可能疏遠國民黨,必須看到支配他們思想的細微論據。」
陳獨秀穿了一件白色無領褂子,情緒飽滿,作工作報告說:「……上海的同志為黨做的工作太少了,北京同志由於不瞭解黨組織,造成了很多困難,湖北的同志沒有及時防止衝突,因而工人的力量未能增加。只有湖南的同志,可以說工作得很好。」毛澤東和馬林先期到粵。
陳獨秀說:「我們忽略了教育黨員的工作……我們黨內存在嚴重的個人主義傾向。黨員往往不完全信賴黨。即使有些地方不對,也不應當退黨。」這是講李漢俊、李達。時尚書屋
李漢俊不同意黨的策略自願退黨。他認為中國不可能發生工人革命,主張做知識分子的工作。退黨後他在武昌師範學院教書。李達反對黨內合作的政策,陳獨秀摔了茶杯,李達罵陳「草寇英雄」。時尚書屋
馬林在大會前給共產國際、東方部寫工作報告,說:「李漢俊是最有理論修養的同志,曾在湖北工作,反對集中制,認為想靠少數人爭取大多數群眾是策略上的錯誤。主張在知識分子中進行宣傳,主要是理論宣傳。罷工之後,這種思想更突出。中央委員會的人事衝突,導致了他退黨……在杭州也有一個黨員退黨,他與李漢俊過從甚密,他指責中央委員會只侷限于在工人中進行宣傳,而忽視了農民……我在中國還沒有聽到其他同志原則上反對聯合國民黨,惟獨張國燾有夢想建立一個群眾性的共產黨傾向。」

馬林對張國燾有意見,是因為他在黨內組織小團體,把黨員分好壞兩種。「二七」罷工失敗後,馬林和張國燾之間發生了一場爭論。起因是馬林拿出國際「訓令」給張國燾看,要求中國共產黨無一例外地加入國民黨。張國燾反駁他:「都加入國民黨,還要共產黨幹什麼•」馬林諷刺說:「你的職工運動現在在哪裡•吳佩孚已經把你的職工運動打垮了。」
這次爭論,促使張國燾和蔡和森、劉仁靜一起到莫斯科彙報情況。前天,張國燾從莫斯科經上海到廣州,就對馬林說,在中國的工作問題上,拉狄克、薩法羅夫屬於左派,布哈林屬於中派,越飛和馬林屬於右派。並說馬林錯了。頭一天,馬林給拉狄克、薩法羅夫寫信說:「我並不像你們認為的那樣熱戀于國民黨。」
他準備「三大」一結束,就回莫斯科申述自己不同意上述劃分的理由。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