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陳獨秀風雨人生 第 46 頁


陳獨秀說:「張國燾同志,無疑地是忠於黨的,但是思想非常狹隘,所以犯了很多的錯誤,他在黨內組織小集團,是一個大錯誤。」「二大」後,張國燾在小組會上討論反對共產黨加入國民黨事,陳獨秀很
作者:朱洪 / 頁數:(46 / 120)

陳獨秀說:「張國燾同志,無疑地是忠於黨的,但是思想非常狹隘,所以犯了很多的錯誤,他在黨內組織小集團,是一個大錯誤。」「二大」後,張國燾在小組會上討論反對共產黨加入國民黨事,陳獨秀很生氣,以致去年8月寫信給馬林表示「不想再擔任中央委員會的職務」,說張國燾是建立另一個中心。事後,馬林勸張國燾改變反對陳獨秀的傾向。

陳獨秀髮言後,大會進入討論議程。瞿秋白髮言支持陳獨秀提綱說:「國民黨的發展,並不意味着犧牲共產黨,相反,共產黨也得到了自身發展的機會……要麼我們不許工人參加國民黨,讓國民黨得到資產階級、軍閥給予的幫助從而日趨反動,要麼我們領導無產階級加入國民黨,使後者具有革命性,哪種辦法更好?」
瞿秋白起草了「三大」黨綱草案,陳獨秀作了一些修改。馬林很滿意年輕的瞿秋白的發言,認為他是惟一真正懂得馬克思主義理論的人。
鄧中夏說:「國民黨改組形勢日趨好轉,孫中山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願意改革。 批評國民黨熱衷于搞軍事行動是不公正的,我們不能不加防衛讓沈鴻英得逞。」
毛澤東說:「在中國,資產階級革命行不通。希望在中國實現國際合作,出現一個和平時期,那時資本主義發展將非常迅速,中國無產階級人數也會大量增加。 小資產階級控制了國民黨。我相信目前小資產階級能夠領導。時尚書屋
這就是我們加入國民黨的原因。」
唐山的鄧培也發言同意陳獨秀的觀點。
李大釗說:「過去和將來國民運動的領導因素都是無產階級。我們不要害怕參加國民運動,應該站在運動的前列。我們已經加入國民黨,但還沒有工作。沒有跡象表明我們沒有希望。」


林育南說:「我們不能犧牲自己的利益站在他們一邊,不能對他們的改組抱有希望。他們不會聽我們的意見。不加入國民黨我們也能幫助做國民運動。我們應該揭露國民黨的改良主義傾向,有必要成立一個工農黨,因為不能用我們共產黨人的名義。時尚書屋
反對替國民黨介紹黨員,我們應該為我們黨保存力量。同意加入國民黨,在南方加入國民黨可使得我們得以開展工作。」
廣東支部代表提出:「在全國範圍內發展國民黨。」長辛店代表發言反對:「我們不能幫助他們。不能擴大他們的影響。」北京代表:「在北方我們有機會發展我們自己的組織。」

中共「三大」(2)
蔡和森說:「與國民黨聯合,組成統一戰線,必須保持我們的獨立性。陳獨秀把工人置於國民黨的旗幟下,這是違反上述決定的。在統一戰線中,無產階級如果不能掌握全部領導權,至少應擁有部分領導權。如果目前中國的國民運動非常高漲,那麼工人就不需要獨立的政黨。」
陳獨秀回答:「我們應在國民黨內工作,因為國民黨軟弱渙散,而不是如蔡所說等國民黨情況好轉時,我們再加入。」馬林認為,蔡和森在迴避共產國際提綱,想建立獨立的工人黨,只看到昨天,甚至只看到今天,但看不到明天,他的思維方法是靜止的而不是能動的。
張國燾說:「我們至少在北方打出共產主義或勞動組合書記部的旗幟去獨立的開展工會的工作……也許我們是錯誤的,但我們寧可保持左,左的錯誤比右的錯誤容易改正。」馬林發言:「建議張國燾執行共產國際指示。去年8月,共產國際命令共產黨員加入國民黨,今年1月指示留在國民黨內是適宜的,共產國際執委會提綱第2條說,中國的中心任務是國民革命……張國燾對共產國際關於共產黨人留在國民黨內的解釋錯了。」他認為,蔡和森和張國燾兩人把我黨的策略建立在夢幻的基礎上。時尚書屋
經過爭論,陳獨秀、馬林的觀點占了上風。馬林的目標是「必須使陳獨秀的提綱獲得多數,與共產國際執委會提綱是絶對一致的」,現在,他的目標實現了。為了陳獨秀的提綱獲得通過,馬林事前曾和毛澤東、王荷波、鄧培、王用章等交談。但陳獨秀、馬林「一切工作歸國民黨」等偏激觀點被否決了。時尚書屋
選舉新一屆中央執行委員會,唱票的結果是:陳獨秀40滿票,蔡和森37,李大釗37,王荷波34,毛澤東34,朱少連32,譚平山30,項德龍工人27,羅章龍25票。候補中央委員:鄧培、張連光、徐海坤、李漢俊、鄧中夏。馬林認為,毛、王是優秀的工作者。
新的中央局的成員是陳獨秀、毛澤東、羅章龍、蔡和森、譚平山5人。陳獨秀為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長,毛澤東為秘書,羅章龍為會計,蔡和森管宣傳兼《嚮導》主編。儘管譚平山在陳炯明問題上犯了錯誤,陳獨秀在報告中肯定他正在改正錯誤,所以他被選上。
大會閉幕時,馬林說,希望我們這些對大會結果表示不滿的同志不要「不合作」,不要搞「破壞」。張國燾聽了很彆扭,他只獲得6票,感到「栽了個大筋斗」。
孫中山:我一定開除他(1)
維經斯基起草、布哈林修改的國際《對中國共產黨第3次代表大會的指示》信1923年6月18日寄出,維爾德7月18日才收到。他不清楚,什麼地方耽誤了這封重要的信件。這封指示信強調「全部政策的中心問題乃是農民問題」,「在中國進行民族革命和建立反帝戰線之際,必須同時進行反對封建主義殘餘的農民土地革命。」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