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江南神偷王 第 97 頁


王同山沒有想到王瘸子竟會把牡丹花會的主會場,當成了他們這些扒手們聚會的地點,他看了一眼從白馬寺正門不斷湧進來的各地賓客,還有那些在花會上值勤的保安人員,他在心裡暗暗叫罵:「這王瘸子
作者:待考 / 頁數:(97 / 119)

王同山沒有想到王瘸子竟會把牡丹花會的主會場,當成了他們這些扒手們聚會的地點,他看了一眼從白馬寺正門不斷湧進來的各地賓客,還有那些在花會上值勤的保安人員,他在心裡暗暗叫罵:「這王瘸子真是膽子太大了,如果在這裡聚會被公安人員發現了,豈不是要壞了大事?」不過當他看到那女人正以鄙視的目光打量着有些怯意的王同山時,他立刻放棄了猶豫,斷然地點了點頭:「見面就見面,不過,王老兄既然說要在這裡比試,那我也不能一個人去見他,我還有幾個弟兄在前面呢。」

女人欣然同意:「那就更好,總之人越多越好。王大哥,我們都在後殿裡等着你,可千萬要守信用,最好別偷偷地溜掉了才好。」
「放你娘的屁!」王同山不屑地呸了她一口,轉身便向前面大殿方向走去。到了前院,他才發現院落裡的遊客更多了,而且還有許多外國遊客也混雜其間。人們都在那些牡丹花叢裡觀賞品評,几乎所有遊客都對那些紅的、粉的、白的、黃的,還有黑色的牡丹花驚羡不已。王同山哪裡有心賞花,慌忙在人群裡尋覓到正在尋找扒竊目標的馬岳生、高小梅等人,然後他帶著十幾個從江南來的扒手沿著曲徑迴廊向後殿走去,轉過一道道由牡丹花組成的彩色屏障,又穿過一道月洞門,經過漢明帝少年讀書有清涼台,前面就出現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時尚書屋
他們走進去一看,裡面原來供奉着一座巨大的鑒真大師座像。王同山目光冷冷地環顧着那座陰森森的殿閣,這裡顯然與前面那片花海和喧囂的人海形成了鮮明的對照。由於他們擔心進殿後可能遭遇王瘸子等人的竟外襲擊,所以從江南來的十幾個扒手都以王同山為核心,很快形成了一個抱包的團體。馬岳生、丁鋒和高小梅三人緊緊依靠在王同山左右,而高海林、劉阿根和毛子等人則緊緊簇擁在王同山的身後。時尚書屋
這些從江南來的扒手一時摸不清殿裡的內幕,加上他們是從陽光地裡走進一個黑暗的大殿中來,只感到裡面一片漆黑,卻沒有見到鑒真座像下是否有人。就在王同山等人神色緊張地左右環顧時,王同山忽聽昏暗中有人大喊一聲:「王老兄到了,一年不見,沒有想到我們竟在洛陽又見面了,緣份,這真是緣份啊!」
這熟悉的宏亮北方口音,震得王同山心緒有些緊張。他向鑒真像前一看,原來大殿裡早已集聚着三十多個男男女女了。許多人都是陌生的臉孔,王同山這麼多年流竄各地,還沒有想到一下子在白馬寺裡見到這麼多以扒竊為生的同行,他知道這些來自全國各地的社會渣滓在此聚會,都與王瘸子大有關係。他知道如果公安機關現在闖進來,將他們一網打盡,這殿裡所有人都會在監獄裡見面。時尚書屋

想到王瘸子忽發奇想地搞了個洛陽花會大比試,王同山心裡不禁產生了一股怯意。因為在小茅山改造多年的王同山心裡清楚,王瘸子這一手太冒險了。他怎麼敢借洛陽牡丹花會的機會,忽然從全國各地招來了這麼多行跡不軌的扒手?這樣做的後果不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聽到王瘸子這囂張的叫聲,他忽然後悔不該和弟兄們跑到這裡來。這時候,王同山才發現一個黑影忽然從人群裡站了起來,並且趔趔趄趄地向他走了過來。時尚書屋
他定睛一看,來人正是去年在南京那家小飯館裡吃過飯的中年人,果然王瘸子就是他!
「王老兄!幸會幸會!」王同山儼然是江湖中的大佬,面對迎迓上前的王瘸子把手一供。顯現出他作為江南「神偷王」的果敢與灑脫。直到這時他才發現坐在大殿裡的黑壓壓一群人中,男女扒手間雜,各色無賴、惡棍、混子、浪妞、潑婦、騷女濟濟一堂,几乎成了社會醜類的一次大聚會。眼前情景讓王同山忽然想起他曾經看過的電影《林海雪原》中楊子榮拜見座山雕時的場面。時尚書屋
這些來自全國各地的扒手們,或站或坐或者倚牆而立,一個個都對忽然闖進來的王同山投之以複雜的目光。有人不屑,有人冷視,也有人對王同山報以警惕。王瘸子這才指着王同山對眾人介紹說:「各位莫非不認識此人嗎?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江南『神偷王』啊!我去年到南京就是專為尋找他而去的,可是我到了南京和他一見面,才知道這『神偷王』果然名不虛傳。他不但絶活兒驚人,可與當年的燕子李三媲美。時尚書屋
最令人敬重的還是『神偷王』的仗義疏財,他把我和干白魚在車上下的兩個皮夾連瞟也不瞟,就原封不動地還給了我,大家說,誰敢說『神偷王』是徒有虛名的冒牌貨呢?」
卷七 小崔點評·洛陽扒手大聚會第69節 牡丹叢中群醜亮相2
「神偷王?原來他就是『神偷王』呀?」「怪不得這麼多人都擁着他呢。看起來江南的扒手確實有神威。」「我們在西北時就聽說蘇州有個神偷,一夜就能偷遍全蘇州。現在看來是名不虛傳啊!」大殿裡立刻響起一片哄哄之聲,震得王同山心煩意躁。時尚書屋
這時候,他忽然又見眼前竄來幾個黑影,看時原來竟是一些熟面孔。有一個人上來就當胸打了王同山一拳,說:「我的天爺,原來你就是『神偷王』呀?當初咱們在佳木斯混的幾天裡,我還以為你是個只能吃不能扒的無能熊種,現在聽王大爺這麼一說,你原來這樣神通廣大,我們這幾個『東北虎』看起來都是有眼不識金香玉,現在可要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