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拿破崙大傳 第 76 頁


如果當初波拿巴家族沒有被迫離鄉背井,約瑟夫本來完全可以成為一名司法官或高等法官過上輕鬆愉快的生活。作為家中的長子,他要對弟弟呂西安、路易和熱羅姆、妹妹卡羅琳、波利娜和埃莉薩以及他的
作者:[美]艾倫·肖姆 / 頁數:(76 / 252)

如果當初波拿巴家族沒有被迫離鄉背井,約瑟夫本來完全可以成為一名司法官或高等法官過上輕鬆愉快的生活。作為家中的長子,他要對弟弟呂西安、路易和熱羅姆、妹妹卡羅琳、波利娜和埃莉薩以及他的母親負責。和呂西安一樣,他曾經在聖馬克西曼忍辱負重當過倉庫的保管,這是個只能使一家人勉強餬口的低賤的臨時工作。由於結識了一名馬賽的富商,約瑟夫很快就和他的長女朱莉·克勒裡訂了婚。時尚書屋

他們在1794年8月舉行了婚禮。此時,由於拿破崙在軍事上嶄露頭角,26歲的約瑟夫當上了為法國軍隊提供給養的軍需官,這個職務收入頗豐,而且有利可圖。
婚姻改變了約瑟夫和他家庭的處境,朱莉帶來了值錢的嫁妝,她對約瑟夫忠貞有恆,為自己年輕的丈夫和家庭的未來默默奉獻。她不僅給約瑟夫提供了他後來變得富裕的本錢,而且是能夠和他一起同甘共苦的、可以信賴和依靠並值得尊敬的夥伴。和家中的姐妹一樣,朱莉·克勒裡虔信宗教、為人極其誠實、固執而聰明,因此與波拿巴家族的價值觀常常發生衝突。「太夫人」,即拿破崙的母親萊蒂齊亞,喜愛並尊敬朱莉,波拿巴家族中的這個新來的媳婦給大家帶來了歡樂。時尚書屋
第10四章 三人執政(3)
結婚不到一年,約瑟夫成了地道的好丈夫,如同波拿巴家族中過去的男子一樣,他為自己在家中的長子地位感到驕傲和快樂。多年來,他一直掌管着家中的財政大權,甚至連拿破崙也要將自己的薪水和「外快」交給約瑟夫進行投資或分配。「不管命運待你如何,」當時拿破崙給他的哥哥寫道,「你完全知道,我的朋友,你最好的朋友是我,我對你最親,最真心地希望你幸福。生命在我們的眼前稍縱即逝……如果你要長期出門在外,請給我寄一幅你的肖像。時尚書屋
我們在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我們是如此的心心相印,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是多麼喜歡你。我是充滿着真切的情感寫下這些的。」
這的確是拿破崙在青年時期,在他即將在全國名聲大噪、手足之情淡漠之前難得的真情流露。這種真情只延續了一年,到1795年10月,救國委員會任命拿破崙為衛戍司令時,這種情感就逐漸冷卻了。

並不是只有拿破崙一個人發生了變化。雖然約瑟夫作為一個商人日益富裕,但卻越來越嫉妒拿破崙在國家和家庭中的地位,特別是拿破崙在政治上的成功。拿破崙將約瑟夫介紹給了包括巴拉斯在內的巴黎的社會名流,約瑟夫離開了馬賽溫暖舒適的位置來到巴黎,追逐財富、女人和地位。拿破崙使他相信只有巴黎才能給他帶來真正的好運、權力和影響。時尚書屋
年輕的拿破崙將軍曾授權約瑟夫用兩艘全副武裝的海盜船現在受到政府的保護了在科西嘉海域和科西嘉島到法國海岸的90英里的海域內對敵人的商船發動襲擊。這種海盜行徑比起拿破崙瘋狂夢想中的偉業來說算不了什麼,拿破崙的鴻鵠之志是約瑟夫無法想像的。而拿破崙的確非常瞭解約瑟夫,他在誘惑面前意誌異常薄弱,財富和美女的誘惑對他來說都是難以抗拒的。約瑟夫身為波拿巴家族的長子,福星高照,但缺乏拿破崙的遠見和才能;他沒有意識到隨着他弟弟的光彩日益輝煌,命中注定他這顆星要永遠圍着拿破崙轉。時尚書屋
這是約瑟夫永遠無法承認和接受的。
在約瑟夫和朱莉結婚之前,拿破崙曾經和朱莉的妹妹德西蕾①有過短暫的幽會。兩個人之間有過好感,只是缺乏家庭的認可。後來這位年輕的將軍便被調回了巴黎。
拿破崙和克勒裡家之間的裂痕,在他愛上約瑟芬、拋棄他們的女兒德西蕾之後是最明顯的,而約瑟芬和拿破崙家的裂痕才是永久性的。她是個有孩子的女人,而且她是貴族出身。
拿破崙拋棄德西蕾,損害了克勒裡家族和波拿巴家族的關係,使身為長子的約瑟夫心裡很不舒服。約瑟夫是個頭腦比較簡單的人,他總是喜歡和大家和睦相處,並希望大家都喜歡他,而拿破崙對此全然不關心。從這時開始,約瑟夫在母親和家族成員的慫恿下開始毫不留情地攻擊拿破崙的婚姻,處處反對約瑟芬和她的孩子。這是約瑟夫第1次但不是最後一次向拿破崙挑戰。時尚書屋
但是,這種家庭內部的紛爭並沒有損害他們的社交生活,約瑟夫開始介入巴黎的政治生活,並在1797年選入五百人團。他很少參與議會的事務,後來又轉為從事外交工作,被督政府任命為駐帕爾馬的法國領事。但是,對於拿破崙來說,這樣的職務對他只是一種羞辱。由於巴拉斯的斡旋,約瑟夫一夜之間就被提升為法國駐羅馬全權大使,其任務是到那裡去「推行民主」。時尚書屋
帶著6萬法郎的年薪,約瑟夫和妻子離開法國來到意大利,于1797年9月初抵達羅馬,將國書呈交給了羅馬教皇庇護七世,教皇完全不知道大使的來意是要推翻教皇統治,在羅馬建成法蘭西式的「羅馬共和國」。約瑟夫被秘密授命採用賄賂、收買等手段來執行這項使命,並尋機煽動製造「事端」以給法國軍事干預以可乘之機貝爾蒂埃的軍隊正在曼圖亞等待着隨時行動
一切進展順利:賄賂秘密地分發了,反對教皇的共和派已經站在了約瑟夫一邊,約瑟夫的軍事同僚迪富特現在是德西蕾的未婚夫已經安排了「事端」,他將教皇的警察引誘到法國領事館製造了一起槍殺事件。迪富特不幸死於混戰之中,但事端已經造成。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