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勇敢抉擇 第 11 頁


媒體稱呼我時,經常是直呼其名。還有大量的報道說我不要孩子是因為我過于「野心勃勃」。人們也對弗蘭克對於家庭、社會的貢獻視而不見,不公正地把他描述成為一個「居家男人」。來到惠普到離
作者:(美)卡莉·菲奧莉娜 / 頁數:(11 / 36)

媒體稱呼我時,經常是直呼其名。還有大量的報道說我不要孩子是因為我過于「野心勃勃」。人們也對弗蘭克對於家庭、社會的貢獻視而不見,不公正地把他描述成為一個「居家男人」。時尚書屋

來到惠普到離開惠普的日子裡,我會登錄矽谷的一些網上聊天室。在裡面別人常用「小騷貨」或「那婊子」之類的說法稱呼我。這些說法把我說得很過分,而且都過于武斷。誠然,除了性別之外,我還有很多地方和矽谷典型的首席執行官不同。時尚書屋
標準的首席執行官性格內向,而我卻是外向型的。他們都穿得比較休閒,我卻穿得比較正式。他們談起技術來如數家珍,我卻愛談人對技術的影響。我不是在矽谷土生土長的,我來自美國東海岸,成長於大型的傳統公司,而非小規模的創業型新公司。時尚書屋
在我任期的前幾個月,Sun的斯科特·麥克尼利想通過取笑我來開始他的分析師會議。在20世紀90年代末期,Sun節節攀高,斯科特·麥克尼利的名氣也是如日中天。他所說的每句話,他所做的每件事,媒體都會大力追捧。他展示了一個小短片,裡面有一個女演員,戴着金色髮套,留着長長的指甲,還塗著鮮紅的指甲油。時尚書屋
她站在一個車庫前,車庫轟然倒地,將她壓在廢墟下,觀眾樂不可支。時尚書屋
一路走來,我就是要讓別人正視我的成就,可當我最終摘到王冠之後,對我的報道更多地卻集中在我的性別、外表和個性上。這讓我很失望。我總是認為行動比言語更雄辯。不過,在這個日新月異、縱橫交錯的信息時代裡,事實、虛構和觀點似乎都有同樣的份量,而我那行動比言語更雄辯的觀念已經不正確了。時尚書屋
毫無疑問,別人說過和寫過的惡言惡語使得我的生活和工作更加困難。可能很多人對我的看法都來自別人的話語,而不是我自己的行動。這也許是我寫這本書的一個理由吧。時尚書屋
就任惠普首席執行官的開始幾天裡,媒體的評價、矽谷的冷淡反應、高管們的懷疑、董事會在這重要變革期表現出的消極,都給我澆了一盆冷水,讓我變得更加清醒。不過,惠普的員工給我打足了勇氣,在我就任的第1天,我就收到了數百封電子郵件。有些人寫信諮詢何為「電子服務」,因為這在公司的網絡戰略中新近提了出來;有些人問我對惠普之道持何態度。大多數人寫信表達迎來變革的喜悅。時尚書屋

從第1天開始,我堅持閲讀每一封來信,並且回覆了其中的很多來信。我前進的勇氣往往就來自于這些員工。公司屬於員工,而不屬於董事會,也不屬於公司的創始人,也不屬於創始人的家族。只有惠普員工才能成就今日的惠普。時尚書屋
作為首席執行官,我的職責是給員工培養新的能力,給他們注入新的信心和憧憬。我相信每個人的潛力之大是他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我也知道惠普有着比別人所能看到的更大潛力。我的工作就是要把這個昔日無比輝煌的公司引向變革之路,因為這個偉大的公司由於沒能激發員工和自己的潛能而落伍了。時尚書屋
在過去幾年中,到我離開惠普之前,我收到了來自員工的多達數萬封電子郵件。直到今天,我還能收到他們給我的電子郵件。在所有這些郵件中,只有一封是沒有署名的。其他所有的人,不管寫信支持我還是批評我,都會告訴我他們是誰,會告訴我他們的真實想法。時尚書屋
我非常感謝惠普員工的坦誠和直率。他們正是惠普傳統的捍衛者,也是美好未來的開拓者。時尚書屋

第2部分

群雄逐鹿(1)

第2十章

群雄逐鹿

就像剛接手每一份工作一樣,我會和儘可能多的員工見面,儘量多向員工提問題,對公司的目標和計劃的細節仔細研究。我儘量多拜訪客戶、合作夥伴和僱員。時尚書屋
在惠普工作期間,我經常和客戶接觸。我能幫助打開業務渠道,也能夠幫助公司做成買賣,但是我更關注客戶怎樣評價我們的表現。如果你想知道一家公司到底在發生什麼變革,那麼就去問公司的客戶。通用汽車的一個重要客戶對我說:「卡莉,你們公司擁有這個行業中最好的員工。時尚書屋
每次我要問一個具體問題時,他們總會熱心地回答,而且回答得讓你很滿意。但是我有問題時,從來不知道該給誰打電話,我不主動找他們,他們也從來不會聯繫我。」很多客戶都反覆向我表達了這種沮喪的情緒,說惠普的人做事被動,很難打交道。每個客戶都說我們行動緩慢。時尚書屋
如果我讓客戶選一個詞形容惠普公司,他們往往選用「還行」、「注重工藝」或是「技術過硬」這樣的說法,沒人會說「優勢明顯」、「工作高效」或是「領導行業潮流」。所有的客戶都說我們的競爭對手已經超過了我們,都抱怨我們的產品定價過高。我們最大的客戶說我們在新產品的研發上投入不夠,比不上我們的競爭對手。很多客戶抱怨說,在這樣一個網絡化時代,惠普公司甚至連自己的產品都互不兼容。時尚書屋
還有人說,我們的工程師每次設計新產品都是從零開始,有一個客戶甚至火冒三丈地說:「你們能不能至少每次把開關設計在同一個地方呀?」
當我讓銷售人員描述一下通常和客戶是怎樣見面的,他們笑着說第1次會面經常在客戶的公司門口。他們抱怨如果客戶打電話要召開一個會議,要不惠普公司每個部門都派一個人參加,客戶那裡圍了一圈惠普的人,異常混亂;要不根本就沒有人露面。惠普並非一個以客戶為中心的公司。從客戶的角度來考慮,我們之間的合作並不好。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