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勇敢抉擇 第 3 頁


路·普萊特多次用到「變革」這個詞,但是我們談話的大部分時間都不是在談戰略,而是談公司的運營表現以及怎樣來改進。我問了很多關於公司組織結構的問題,因為我有過多次和惠普不同部門打交道的
作者:(美)卡莉·菲奧莉娜 / 頁數:(3 / 36)

路·普萊特多次用到「變革」這個詞,但是我們談話的大部分時間都不是在談戰略,而是談公司的運營表現以及怎樣來改進。我問了很多關於公司組織結構的問題,因為我有過多次和惠普不同部門打交道的經驗。我也問了一些關於董事會的問題,很明顯在路·普萊特和幾位董事之間矛盾很嚴重,特別是和迪克·哈克伯恩之間。我的直觀印象是,儘管路·普萊特很沮喪,但是他並沒有打算馬上卸任,在他的「退休」問題上,董事會和他之間僵持不下。時尚書屋

後來我得知,他曾經告訴過下屬,早在1999年1月的董事會之後,他就被炒魷魚了。不過,對公眾宣稱的是由他自己來選擇隱退的時機,由他物色一位新的首席執行官。
路·普萊特很慷慨地拿出了這麼多時間和我交談,而且對自己的失望情緒毫不避諱,讓我有些吃驚。最後結束會談時,他說:「我好久都沒有這麼興奮過了。」我離開飛機庫的時候,感覺和他一樣興奮,不過也很擔憂,因為惠普所面臨的挑戰比我想象的還要大,但同時也深受鼓舞,因為路·普萊特和我可能會為惠普共同去書寫美好的明天。我們都很清楚,接下來我會接受遴選小組其他成員的下一輪面談。時尚書屋
我的下一次談話是和薩姆·金尼進行的,地點是在舊金山機場。我總是在旅行,而機場是繁忙而又不為人注意的地方。如果別人在某個機場看到我,誰都不會起疑心。薩姆·金尼曾經是沃達豐集團的董事會主席,也是Air Touch公司的前首席執行官,從前還是朗訊公司的客戶,我們也有過生意往來。時尚書屋
我們一起見證了從貝爾系統到AT&T的變化歷程,所以有些共同的經歷可以回顧。時尚書屋
薩姆·金尼很強勢,快人快語,嘴下毫不留情。惠普公司缺乏戰略,組織文化讓人裹足不前。公司沒有關於人力資源發展的計劃,董事們從來不談論組織裡的員工和員工的發展。薩姆·金尼告訴我,在惠普,員工不像在AT&T那麼頻繁地調動工作崗位,他們在一個小的業務部門工作,專業知識深厚,但是經驗不足,眼界也不寬。時尚書屋
在幾次碰面的過程中,戰略、文化和員工是我們每次交談的主題。這也是董事會最後決定尋找一個改革者的原因,他用「變革型的首席執行官」一詞來描述他們想要的人選。時尚書屋

就像路·普萊特和我談過的一樣,薩姆也向我描述了董事會挑選首席執行官周密、嚴格的步驟,從而來界定候選人的能力。作為公司董事會的提名管理委員會主席,他感到很自豪,因為董事會的成員都認真填寫了問卷調查表,並且進行了充分的考慮和認真的討論。董事們對每個候選人都會進行非常徹底、認真的評審,而且在放棄任何一位候選人的時候,每位董事都會花大量的時間陳述意見,從而確保大家觀點一致,因此薩姆·金尼有信心董事會肯定能做出正確的選擇。我向他詢問了董事會的情況。時尚書屋
他們都是些什麼人?會對什麼問題有異議?薩姆·金尼預見到接下來公司可能要拆分,董事會也會拆分,這恰好是對董事會做出調整的時機。他沒有再多說什麼,不過我覺得下次如果還能和他見面,這將是個繼續切入的好話題。我知道,波音公司的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菲爾·康迪特在很多問題上和薩姆·金尼觀點一致,薩姆·金尼還提及迪克·哈克伯恩在人選問題上有很大發言權。沃爾特·休利特、蘇珊·帕卡德、帕蒂·鄧恩和傑·凱沃斯等人他都沒提到。時尚書屋
在薩姆·金尼眼中,他們都不是發揮重要作用的角色。時尚書屋
我問薩姆·金尼關於惠普極度分權化的做法,有很多部門實際上都在獨自運營。我告訴他,作為惠普公司客戶和潛在商業夥伴,我曾經領教過這種局面帶來的後果。他同意我的看法,說這是歷史遺留的產物,因為公司缺乏戰略,缺乏有力的領導。我還問道,惠普的競爭實力不如Sun或是IBM,董事們有沒有感到不安。時尚書屋
Sun的首席執行官斯科特·麥克尼利有句經典的點評:「惠普是一家生產優質打印機的企業」。儘管斯科特·麥克尼利有時會大放厥詞,不過這句話的評價是中肯的。後來我知道,斯科特·麥克尼利和薩姆·金尼還是高爾夫球友。薩姆·金尼很尊敬斯科特·麥克尼利,覺得他對惠普公司的評價很準確。時尚書屋
薩姆·金尼還半開玩笑地談到了其他一些對惠普的評價,有人說惠普公司是唯一一家在銷售壽司時會採用「死魚卷」廣告標語的企業。薩姆·金尼說:「我們需要更好的營銷策略。」
我問道,為什麼他們覺得像我這樣來自電信業的外行能夠勝任?他回答說,現在網絡和網絡化已經成了網絡時代的關鍵所在,通信科技和電腦技術的聯繫也越來越緊密,另外AT&T和朗訊分家的經驗也有借鑒作用。我提到自己並非工科出身。我們兩人都同意,我的教育背景不太合適,我又是來自行業和公司之外,這些都會造成別人的很多評頭論足、不滿和疑慮。我是個女性的話題我們從來沒有談及。時尚書屋
我和薩姆·金尼結束了第1次談話後,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下一輪面談。時尚書屋
可是,過了幾天,在同一個機場,約翰·費裡又和我進行了會談。他從幾個角度問我為什麼覺得自己能承擔惠普首席執行官的重任。這些問題問得好。究竟為什麼?我告訴他我不會一人來扛,也扛不動,我想得到董事會的幫助和支持,也需要得到整個管理團隊的幫助和支持。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