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勇敢抉擇 第 30 頁


每次沒有實現市場預期都是令人痛心的,因為這會讓變革急先鋒們喪失勇氣,讓反對變革者積累了反撲的力量。每一次,我都需要再次向全體員工保證我們的道路是正確的,我們能實現既定目標,並要再次
作者:(美)卡莉·菲奧莉娜 / 頁數:(30 / 36)

每次沒有實現市場預期都是令人痛心的,因為這會讓變革急先鋒們喪失勇氣,讓反對變革者積累了反撲的力量。每一次,我都需要再次向全體員工保證我們的道路是正確的,我們能實現既定目標,並要再次展示我對員工信心和潛能的激情。每一次我對員工講話時,其實我也是在對所有觀察和關心惠普的人說話,因為在這個信息即時傳播的世界,人們可以找到所有的消息。很多人聽了我的話後,覺得我過于幼稚,不諳商業世界的諸多規則。時尚書屋

事實上,我的眼睛是雪亮的,能明察秋毫,看到面對的困難和艱險。我知道我們的目標是進步而不是完美,最大的危險在於功虧一簣。畢竟在犯錯或是落後時,我們可以站起來,撣去身上的塵土,吸取經驗教訓繼續前進。時尚書屋
一個季度沒有達到分析家的預測並不是致命的,中止改革或捨棄理想才是致命的。時尚書屋
殺人女魔頭卡莉(1)

第2十五章

殺人女魔頭卡莉

2000年下半年和2001年,整個美國的經濟搖搖欲墜。當時,科技領域的分析人士不斷調低預期,科技公司也在降低業績預期。2000年12月中旬,整個美國的經濟彷彿忽然停滯了。在一次會議上,分析家問我對當前的市場形勢怎麼看,我說:「好像有人把所有的燈都熄滅了。」
斯科特·麥克尼利是數字經濟時代的代表人物,他的經典描述是:「這邊的燈都亮着呢!」
事實上,美聯儲下了一劑猛藥,在2001年1月兩次將聯邦基金利率下調了50個基點,惠普的經費隨之大幅下降。對美聯儲第1次降息舉措,事先大家沒有心理準備,結果帶來的股市熊市是歷史上最嚴重的,股價下跌的幅度從2000年3月的峰點到2003年的低谷,標準普爾500家公司的平均股價下降了48%和時間延續的長度,都比1973~1974年的熊市更加嚴重這一次漫漫熊市的時間長達兩年半時尚書屋
華爾街沒人願意看到網絡經濟的泡沫破碎,之前每個人都賺得盆滿鉢滿。因此,一連很多個季度,很少有人在股市上從事大額交易。即使在熊市蔓延的時候,不論是在「9·11」事件之前還是之後,很多資深的市場分析人士指出,科技股的振興近在咫尺。到了2001年6月,大家普遍認為當年下半年股市將會恢復元氣。時尚書屋

但是,事實和想象完全不同。科技公司開支基本停滯,大規模資本開支擱置,因為20世紀90年代末期在電信和科技業的投資中存在泡沫,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煙消雲散。矽谷的資深人士認為,這是科技公司25年來遭遇的最嚴重的衰退,全球性的經濟委靡將持續4年之久。2004年底,經濟能否復甦成為全球爭論的熱點話題。時尚書屋
進入2005年之後,全球主要經濟體才出現了持續的強勁復甦勢頭。時尚書屋
毫無疑問,經濟下滑和股市的不景氣讓我工作的各方面都變得更有難
度,讓削減成本的要求變得更加迫切。恐懼籠罩在人們心頭,代替了20世紀90年代的樂觀情緒。在股價下挫的時候,更難讓投資者和員工看到進展的希望。安然、Tyco、Adelphia、世通相繼爆出醜聞,整個市場瀰漫著彼此猜疑的氣氛。時尚書屋
要變革就需要往前衝,但是從情感上人們覺得能保持現狀就不錯了,在公司的運營方面壓力更大了。客戶不肯輕易掏腰包購買產品,工作可謂雪上加霜。時尚書屋
2001年初,我發現了經濟下滑之外的苗頭。這不是行業內的周期性變化,而是結構性變化。客戶也在採取不同的行為方式,他們在捂緊自己腰包的同時,也發現在科技產品上投入過大,而且經常投資失誤,得不到應有的回報。這樣一來,他們就不願意在科技產品上再投資,如果需要投資,期望值也特別高。時尚書屋
實際上,惠普參與競爭的科技在每家公司裡都成了支柱產品。我們的科技產品和大眾生活的方方面面已經緊密結合在了一起。時尚書屋
如果一個產業的收入趨于下降,這個產業就該整合了。客戶總想花更少的錢,得到更優質的產品和服務,因此更多的競爭對手會形成聯盟來加強整體勢力。這種趨勢在各行各業都發生過,包括糧食、汽車、能源、金融、電信和航空等領域。然而,在科技業如果預測會出現同樣的趨勢,會被認為是痴人說夢。時尚書屋
早在2001年我就提出過行業整合的想法,但是當時沒人把我的話當一回事。直到2003年,甲骨文公司首席執行官拉里·埃裡森開始推出整合戰略時,這個話題才真正引起重視。時尚書屋
2000年底,傑·凱沃斯對我說:「我和迪克·哈克伯恩談過,我們都覺得可以把康柏買下來。」傑·凱沃斯列舉了所有支持這個方案的理由,他非常興奮,恨不得讓我馬上就給康柏的首席執行官打電話。後來,迪克·哈克伯恩也表示了對這一方案的支持。時尚書屋
當然,任何收購方案,尤其是規模如此巨大的方案,不可能草率決策。首先要徵得其他董事們的同意,還要決定這樣的收購有沒有戰略意義。另外,要考慮到兩家公司的整合問題。此外,還有很基本的一個問題,就是談判戰術,在一些關鍵方面,到底誰先採取主動姿態。時尚書屋
傑·凱沃斯和我談康柏收購案時那種滿不在乎的神情讓我很受觸動。我想往他頭上澆一盆涼水,他要是春風得意,見誰就會跟誰透露消息。我們最近剛剛停止了對普華永道商務諮詢部的收購。之前,有人把我們的談判過程透露給了媒體,我們不得不按照市場價格收購。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