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勇敢抉擇 第 4 頁


我告訴他,我有過很多類似的經歷,作為一個外來者,進入了一片完全陌生的森林,應對各種挑戰。要克服這些挑戰走出森林,我必須具備一些尚不具備的技能。我坦言,儘管自己喜歡挑戰,但是眼下的挑
作者:(美)卡莉·菲奧莉娜 / 頁數:(4 / 36)

我告訴他,我有過很多類似的經歷,作為一個外來者,進入了一片完全陌生的森林,應對各種挑戰。要克服這些挑戰走出森林,我必須具備一些尚不具備的技能。我坦言,儘管自己喜歡挑戰,但是眼下的挑戰之艱巨是前所未有的。董事會如果選擇我,必須很清楚他們到底選擇的是誰,選擇其他人也一樣。時尚書屋

變革不是兒戲。大公司的現狀有它的道理,現存的等級和官僚體制能夠讓任何人翻船,包括首席執行官。改變惠普將是一段漫長而又艱險的長征,董事會一定要選好這段旅程的领頭人。時尚書屋
惠普選聘(3)
在會談中,惠普董事會在面試我,其實我也在面試他們。彼此瞭解是很關鍵的,在我全身心地投入之前,我要儘可能多地瞭解情況。離開朗訊對於我而言是個要下狠心的決定,對於我所熱愛的朗訊也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我想在這裡我可能會登上公司的最高職位,而且會幹得很好。時尚書屋
我的薪水很不錯,我有很多選擇的機會,這些機會都值很多錢。離開朗訊不僅是一個冒險的決定,對我個人也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另外還要考慮家庭生活。我們的小女兒剛剛適應新澤西的生活,大女兒剛剛經歷了離婚的陣痛,外孫女住在弗吉尼亞州,弗蘭克的親戚都住在匹茲堡附近。時尚書屋
我們的朋友基本都住在美國東海岸。就像我跟母親說的那樣,我從來沒有想過去西海岸生活,因為我們喜歡東海岸。時尚書屋
我開始認真地做研究了。我把戴維·帕卡德的《惠普之道》The HP Way讀了第4遍,前3遍是我參加各種經管研討班和為了朗訊去惠普募股之前讀的。我想在去惠普之前把這本書再讀一遍。我開始在所有的行業動態中尋找惠普的影子。時尚書屋
我定期點擊瀏覽惠普的網站。時尚書屋
我與迪克·哈克伯恩的初次談話直到6月份才進行。我已經瞭解到,迪克·哈克伯恩的看法對主導董事會選人的問題至關重要,這次會面對我個人也很重要。迪克為惠普的兩位創始人比爾·休利特和戴維·帕卡德開創了激光打印業務。戴維·帕卡德結束了國防部副部長的任職後,在1990年回到了惠普公司,二話不說就把當時的首席執行官約翰·楊炒了魷魚。時尚書屋

比爾·休利特和戴維·帕卡德想讓迪克·哈克伯恩出任新的首席執行官。在讓路·普萊特出任首席執行官之前,兩位公司創始人曾經三顧茅廬,但是迪克·哈克伯恩都婉拒了。其實,在那一次公開的首席執行官易主事件中,公司最高層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約翰·楊改變的東西太多了,戴維·帕卡德對此頗有微詞。時尚書屋
路·普萊特是個第2替補,他的工作不過是為公司創始人守守家業而已。為了保險起見,比爾·休利特和戴維·帕卡德讓迪克·哈克伯恩出任公司董事。比爾·休利特和戴維·帕卡德都年歲已高,所以也第1次讓自己的子女進入了董事會。迪克·哈克伯恩到底是何許人?他對變革究竟是怎樣想的?時尚書屋
和迪克·哈克伯恩的會面很重要,還因為惠普剛剛宣佈了公司的重組方案。每次我登錄惠普的官方網站時,總有兩件事讓我很驚訝。首先,如果我是一個客戶,我從網站上根本找不到惠普公司的組織結構,也找不到銷售部、客服部的電話和其他信息。第2,我看不到太多關於惠普公司總體形象或品牌的宣傳內容。時尚書屋
我看到很多獨立性的產品和經營活動,但是沒有見到公司的整體宣傳。公司似乎沒有什麼組建原則或是長遠目標。換言之,如果沒有兩位傳奇人物和《惠普之道》這本書,大家真會忘了惠普的存在。如果公司要進行拆分,或是需要和另一家公司、一個合作夥伴,甚至一個競爭對手共同分享那段歷史和價值觀,又將出現怎樣的局面呢?僅有歷史無法讓你站穩腳跟,也無法激勵你創造更高的績效,現在的惠普公司已經開始分崩離析,開始走下坡路了。時尚書屋
董事會的新決定顯然是想把電腦和打印業務捆綁在一起,那麼執行這一決定又該做些什麼呢?時尚書屋
新的重組方案似乎使問題雪上加霜。改組後,公司就不再只設一個首席執行官了,而是5個首席執行官。路·普萊特仍然是「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另外還有4個首席執行官:激光打印業務首席執行官卡羅琳·蒂克納、噴墨打印業務首席執行官安東尼奧·佩裡茲、個人電腦和標準伺服器業務首席執行官杜亞尼·吉特納、系統業務主要負責UNIX、存儲器及相關服務首席執行官安·利弗莫爾。從他們的首席執行官頭銜可以看出,每個業務部門都有高度的自主權,有各自的戰略、研發、生產資源以及獨立的銷售團隊。時尚書屋
路·普萊特和其他4位首席執行官之間的權責界限並不明晰。公司的聲明中只是說這種改變是為了讓惠普行動能力更快捷,對市場的反應更加靈敏。時尚書屋
我覺得這個改變完全是在錯誤的時間做出的錯誤決定。在惠普需要凝聚力的時候,這個決定讓惠普變得更加支離破碎。這一做法會使得不管新首席執行官是誰,其工作都會難上加難。如果董事會覺得這一舉動適合時宜,那麼我絶對不是合適的首席執行官人選。時尚書屋
我想知道迪克·哈克伯恩持什麼觀點。迪克當時在紐約,我們在那裡一起吃了頓中飯。我驚訝于迪克的性格,他比較內向,也沒想好該問我什麼問題。於是,我就向他提出了我的問題。時尚書屋
「你覺得最近的惠普改組怎麼樣?」
他似乎對這個問題沒有關注,說道:「那只是路·普萊特想這麼做。」
我繼續追問:「為什麼董事會同意在更換首席執行官之前進行重大改組呢?」
「咳,新首席執行官不是還能改回來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