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勇敢抉擇 第 5 頁


「如果公司又要經歷一次改組,你不覺得全公司上下都很折騰嗎?」迪克顯得有些難為情了,跟我說道:「唉,跟你說實話吧。跟路·普萊特總是要打來打去,董事們都煩了。他做這件事的時候也不和
作者:(美)卡莉·菲奧莉娜 / 頁數:(5 / 36)

「如果公司又要經歷一次改組,你不覺得全公司上下都很折騰嗎?」

迪克顯得有些難為情了,跟我說道:「唉,跟你說實話吧。跟路·普萊特總是要打來打去,董事們都煩了。他做這件事的時候也不和我們商量,所以我們就決定隨他去做吧,我們想改的時候,可以再改過來。」
聽到這個回答我大吃一驚。一個首席執行官,尤其是一個快離任的首席執行官,在改組公司之前竟然不和董事會商量,這到底是個怎樣的首席執行官?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如果不同意卻又給這個改組方案開綠燈,這到底又是怎樣的董事會?為什麼董事們會讓即將卸任的首席執行官完全自作主張?我覺得有必要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和迪克說一說了。時尚書屋
「迪克,我覺得這個舉動實在不妥。我相信惠普需要制定一個整體性的戰略和結構,讓公司凝聚在一起,經營也會更容易。我曾經是惠普的客戶也是潛在的合作夥伴,我總覺得公司獨特的優勢來自各種各樣資產的協同經營。如果各種業務之間沒有協同經營,那麼惠普還不如進一步拆分。時尚書屋
如果你覺得這次重組是正確的,那麼我覺得自己不適合擔任惠普首席執行官的工作。」
惠普選聘(4)
在談話中,迪克一直興緻不高,聽完我的話,他一下子來了勁頭:「你說的完全正確,卡莉,我們需要整合。」他面露憂慮,甚至流露出對惠普因為失望而變得生氣的表情。惠普落在別的公司後面了,現在不論是理念還是實際表現都變得平庸了。迪克說:「我們需要的正是劇烈的變革。」
我告訴他,自己和惠普的員工打交道已經差不多10年了,但是我從來沒在任何人身上感覺到緊迫感。每個人都相當友善、禮貌、客氣,但是沒人表現出強烈的上進心,對時間也滿不在乎。每個人都談論技術和價值,但是從來沒有人談客戶和競爭對手。等我日後真的來到惠普公司以後,又多次發現這種現象。時尚書屋

不過,到目前為止,這是迪克與我都共同關心的問題。時尚書屋
中飯結束時,我和迪克在三個重要方面達成了共識:第1,惠普急需將目光投向公司外部的客戶與競爭對手;第2,時不我待,惠普上下都要有緊迫意識;第3,協同經營是實現惠普之道的關鍵所在。我覺得和迪克的討論很有成效,但是我對惠普目前的改組很不安,因為這同我和迪克達成的共識都不吻合。這一改組行動讓惠普又往後退了一步,讓它的內向性和分權化變得更加極端了。為什麼一個極力贊同我觀點的董事會放任這樣的改組不理不睬呢?時尚書屋
這是我和惠普文化的第1次碰撞,後來我慢慢發現這種文化在惠普公司裡其實很正常:在惠普,人們往往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迪克同意我的觀點,認為此次改組是錯誤的,但是他不願和路·普萊特正面交鋒來阻止改組。我邁入惠普變得更艱難了,因為董事會的決定是在給即將離任的首席執行官打氣,而我要採取的對策和前任剛好南轅北轍。這對員工而言是不容易的,因為他們會無所適從,會在路·普萊特的改組以及我的改組問題上耗費精力。時尚書屋
不僅如此,整個管理層的聲譽都受到了影響,因為之前解釋為何設立新的4個首席執行官之職時講得斬釘截鐵,可是接下來又不得不解釋為什麼要取消這些職位。時尚書屋
在惠普待了幾個月之後,我發現原來的惠普之道在幾個重要的方面都出現了缺陷。尊重個人變成了互相客氣和說話不痛不癢,談業務時需要開誠佈公地討論和爭論,可是惠普員工依然會不溫不火。要恪守高標準的誠信原則,就要求你不要有故犯之罪,也就是不要撒謊;而並不要求你一定沒有疏忽之罪,也就是說你可以保持沉默,不必說出自己的想法。拿和迪克共進午餐時的談話來看,惠普的人會在背後對人妄加評論,而當面卻說不出來。時尚書屋
人們會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時尚書屋
選拔新首席執行官的工作進展緩慢,但是很明顯,惠普董事會對我的興趣越來越濃。和薩姆第2次會面時,他開始和我談到報酬的問題。這是個不好談的話題,因為我在10月份就將得到幾十萬股的朗訊股票期權授予。儘管惠普給了我一大筆基于其股票的薪酬回報,為的是部分補償我離開朗訊的損失,可我要是在6月份離開朗訊,就會損失8500萬美元。時尚書屋
路·普萊特說他和其他惠普高管都接受了詳盡的心理測試。董事會決定,所有的首席執行官候選人都要接受同樣的心理測試。如果董事會想真正瞭解他們要招聘的是什麼人,這一舉措應該說是合理的,所以我同意了。後來聽說,有些首席執行官候選人覺得這個提議是對他們人格的侮辱,也覺得這麼長時間的選拔讓人厭倦,所以就提前離開了。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這到底是真是假。時尚書屋
心理測試包括兩部分,第1部分是在網上在綫填寫一份問卷調查表,我花了整整3個小時才填完,另一部分是和兩位心理學家面對面交流。這個交流是在加州的福斯特城進行的,記得當天是父親節。心理醫生和我談了兩個多小時,問題無所不包,涉及到我個人的方方面面,更多的是關於我與家人關係的,而不是關於惠普的。後來,兩位心理學家把我以及其他候選人的測試結果告訴了惠普董事會。時尚書屋
不過,心理測試的結果和最後的報告書都沒有讓我知道。我不知道惠普的董事們到底談了些什麼,不過我在接受了惠普的任職以後,幾個董事告訴我,我的優勢比其他幾位候選人要明顯得多,因為相比之下我顯得非常坦誠。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