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情字為什麼苦害古今人 第 7 頁


我的傷心不是因為愛,因為愛隨時都可以再找到,最關鍵的是有着那麼多缺點的男人,我容忍了那麼久,居然是他放我鴿子!這更多的是為了曾經付出的不值和想不通。最後還是回歸到了「不要為一棵樹而
作者:楊在田/編著 / 頁數:(7 / 37)

我的傷心不是因為愛,因為愛隨時都可以再找到,最關鍵的是有着那麼多缺點的男人,我容忍了那麼久,居然是他放我鴿子!這更多的是為了曾經付出的不值和想不通。最後還是回歸到了「不要為一棵樹而吊死」這句話上,既然他跑了,那就說明愛已經不在了,你就算吊死也不會博得他一點點的同情,只會讓他更加變本加厲地自豪並且增加誇耀的資本。於是我毅然從床上爬起來。洗澡:洗去曾經的痕跡與味道;梳妝:打扮出美麗如同初戀之前的美麗;抬起頭:不要讓那棵樹的殘留枝幹掛住我的脖子;微笑:不要讓一個惡劣透頂的男人在我的臉上留下烙印……等我走出來後,再看見那個滿身充滿着汗味、皮帶挎到最低限度、沒看見人先看見肚子的男人時,心中的喜悅是油然而生的。時尚書屋

不管是「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還是那個男人真的一無是處,我都很慶幸自己當初的明智。沒有為一棵樹而吊死,對我來說,不僅僅是沒有為他墮落、傷心和沮喪,也包括他的離開,沒有讓我再繼續弔在他那棵朽木上。
說這麼多,不是為了標榜自己的堅強或者明智,而是想告訴所有的女人,「弔」死在男人那棵樹上分為兩種形式,一般還繼續吊著的女人不外乎這兩種形式:
第1種是這個男人已經不愛你了,你還在為他殉葬。有人說過女人對於愛情是沒有理智可言的,話總是有它出現的根源。一個男人如果不愛一個女人時消失得比兔子還快,絶對不會再有任何依戀,即使假惺惺地為你掉幾滴眼淚,只要沒有重新回到你身邊,那理由就很簡單了:他只想用自己的那幾滴輕賤的眼淚來換取你對他更大的痴情和依戀,滿足他的佔有慾和征服感。男人戀愛心理的特點決定了他們對愛情的態度,忘得很快;除非是女人自已提出來分手,也許還會因為失落感而讓他們比較長時間地記住你,要不怎麼說男人的愛是很便宜的。時尚書屋
得不到的就是他們認為最好的。而男人選擇了離開,他忘記了曾經的恩愛。可女人的戀愛特點決定了女人遺忘也需要很長的時間。這雖然是一種自然規律,可有些女人就讓規律把自己纏住了,自己活活吊死在了對他的企求與回憶之中。時尚書屋
如果女人一旦走出來了,就會發現自己曾經是多麼的不值得、多麼的可笑,外面原來海闊天空,好男人滿世界都是,即使你失去的是個絶對的好男人,但他不愛你了,你的留戀只能阻礙自己去繼續尋找更好的男人。一個男人只要不愛你了,哭是哭不回來的,求更是求不回來的,即使求回來了,你能保證他不會再跑了嗎?隨時有可能!因為他已經不愛你了!所以,男人不愛你了,你根本就沒有必要吊死,去為和他的愛情做殉葬品嘛!吊死了也不會有人給你立貞節牌坊的。
第2種是那個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愛。比如他已經結婚了。並且根本沒想過會因為你而離婚,雖然他口頭上會有很多美麗的承諾,但一直都沒有付之於行動。那麼這種情況就注定了你只能是他的黑市情人,只能無限期地等着他寵幸般的造訪,永遠也不可能走在陽光下。時尚書屋

那麼不要說這個男人可能有很多缺點,即使沒有任何缺點、好得如同聖人,也不應該將自己吊死在他這棵樹上,那是毫無意義的,越早離開就能越早找到完全屬於你自己的男人。還有的男人雖然沒有結婚,也沒有愛上別人,只是一心一意對待你,但他身上有你永遠也無法接受的缺點,像周而複始地吸毒戒毒、永遠找不到共同語言、有吵不完的架等等。既然兩個人在一起不能幸福,那就乾脆一點,直接還兩個人的自由完了。不然這一輩子都弔在一棵不幸福的樹上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時尚書屋
我認識一個女孩,在年輕的時候沒有抵抗住一個市井小流氓的鮮花攻擊,最後做了他的女朋友。可是他們的愛情充滿了不和諧:女人是一個清高的大學生,而那個男人沒有文化。只知道每天打來打去,罵來罵去,雖然很愛她,可她總像和他生話在兩個世界。而她沒有提出分手的原因僅僅是那個男人對她一萬個疼愛,言聽計從。時尚書屋
可是不管怎麼樣,這樣的愛情是沒有必要存在的。也許沒有她,他也能找適合他的女子。就不用成天疑神疑鬼,生怕她跟哪個研究生跑了。而她也就完全不用再為他的行為痛苦了。時尚書屋
既然一拍倆不合,那為什麼還要勉強自己吊死在乾枯而毫無生機的樹枝上呢?
轉換一個角度,生命冬去春來(2)
所以,女人的愛情樹是一旦枯萎或者不再生機盎然了,那就乾脆還自己一個新的天空吧,千萬不要吊死在那棵不值得的樹上!
醒世真言古代有一個優秀的女子張出塵,她把高貴的女人比做一根青藤,她把高貴的男人比做一棵大樹。她認為青藤只有纏繞在大樹之上,才能步步登高,一生榮貴。這話很有道理。優秀的女人啊,還是擦亮眼睛,尋找到屬於自己的參天大樹吧!
痴情太過,走火入魔
蕓對她的丈夫沈復有一種無以復加的、痴絶的愛。有三件事可以用來說明。
其一,蕓和沈復之間閙過一次小小的矛盾。那是因為有點拘泥禮節,如果丈夫偶爾為她披件衣服、整整衣袖,她一定會說「得罪」,丈夫傳手巾遞扇子給她,她必定要站起身才肯接。
沈復是個文人,生性爽快,不拘小節。看妻子這樣,和她開玩笑,說:禮多必詐。蕓頓時兩頰通紅,說恭敬而有禮,怎麼被誤認為有詐?就像對父母,難道也可以內心恭敬而外表放肆嗎?如果是一句戲言,可知道世界上夫妻反目,最初都是從戲言開始的。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