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朱元璋 第 115 頁


胡惟庸對李善長施禮:「老丞相什麼時候回來的?」李善長說:「昨天,皇上不召,我也正想回來奏報中都修建之事呢。」打量着胡正,問:「你多大了?」胡正說:「去年十七,今年十八,
作者:待考 / 頁數:(115 / 186)

胡惟庸對李善長施禮:「老丞相什麼時候回來的?」

李善長說:「昨天,皇上不召,我也正想回來奏報中都修建之事呢。」
打量着胡正,問:「你多大了?」
胡正說:「去年十七,今年十八,明年十九。」
皺起了眉頭,又問:「你在讀什麼書啊?」
胡惟庸怕再出紕漏,馬上代答:「正讀《詩經》。」
令胡正背一段《碩鼠》聽聽。時尚書屋
胡正便背道:「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還不錯,背得也還流利,胡惟庸鬆了口氣。時尚書屋
說:「講一講吧。」
胡正看了他父親一眼,說:「大老鼠呀大老鼠,別吃我糧食,吃了我三年,問我答應不答應。」
李善長和李祺差點笑出聲來。時尚書屋
很不悅:「你這個樣子到朕這兒來幹什麼?」說胡正,卻是給胡惟庸聽的。時尚書屋
胡正說:「不是要招我當駙馬嗎?也不知皇上的大公主醜不醜。」
胡惟庸踢了他一腳,但已經來不及了。時尚書屋
對胡惟庸說:「劉基說過你兒子傻,朕沒在意。幸虧朕叫來看看,不然怎麼對得起皇后和臨安公主?」胡惟庸很尷尬,弄不好是欺君之罪,他只得為自己開脫,說他兒子是叫皇上的威儀嚇住了,才語無倫次。時尚書屋
對李祺、胡正說:「朕有一副對子,看你們誰能對上。上聯是:千里為重,重山重水重慶府。」
胡正抓耳撓腮地想了想,說:「萬金為富,萬金萬兩萬萬歲。」
胡惟庸瞪了兒子一眼,大搖其頭,說對得不工,不倫不類。時尚書屋
轉過頭去看李祺,李祺說:「皇上看我對的行不行。一人為大,大邦大國大明君。」

李善長露出了笑容,更是抑制不住喜悅之情。他說:「胡正,你把萬兩黃金和萬萬歲列在一起,是說朕愛黃金呢,還是什麼意思?」
胡正說,當皇帝才有黃金萬兩啊,若不誰當!
胡惟庸嚇得汗流滿面地跪下說:“臣有罪,他平時本來不這樣的,見了皇上太緊張,嚇得詞不達意了。時尚書屋
說:「你起來吧。這也不能算你有什麼罪過。想當駙馬,想與朕結親,這也是人之常情,你們下殿去吧。」
胡惟庸拉著胡正就走,胡正還在問:「皇上相中沒相中我呀?」
他們下殿後,拾起桌上的一張紙說:「回頭朕請人看看他們的生辰八字合不合。」他看了一眼李祺,說:「都想削尖了腦袋來當駙馬,朕早立了規矩,朕的駙馬不准為官,占不着什麼便宜的。」
李祺卻不卑不亢地冒了一句,啟稟皇上,並非天下男人都想當駙馬的。時尚書屋
李善長嚇了一跳,忙呵斥他:「放肆。」
卻耐住性子問:「為什麼?」
李祺說,金枝玉葉必然脾氣大,有了過失也不敢隨便休妻,娶了公主,豈不是比娶了個上司還凶?時尚書屋
哈哈大笑起來,不但不怪,反而誇獎他其實說得對。並說今後一定嚴加管教公主們,第1不准擺公主的譜,第2,犯了六出之過,准許人家休妻。時尚書屋
李善長有點坐不住了,忙請皇上別在意小兒說話不知深淺。時尚書屋
隨後他呈上了厚厚的一本賬目,那是中都的賬目,他說臣不敢擅專,請皇上過目。時尚書屋
說:「你太小心了,朕是你的賬房嗎?」說得很有風趣,卻透露着信任。時尚書屋
大笑,李善長也笑。時尚書屋
劉基的青田老家依然是水綠山青的幽靜所在,當年劉基常常垂釣的溪水邊,如今又支起了釣竿,但劉基卻並未專心垂釣,他坐在樹陰下,卻在擺卦,大概這不是一個好卦,很閙心的樣子,獃獃地望着遠山出神。時尚書屋
他聽到了草叢中有腳步聲,便扭過頭去。時尚書屋
他兒子劉璉領着宋濂來了,說:「父親,宋伯伯來了。」劉基忙站起來,說:「哎呀,安遠縣的父母官來了,有失遠迎呀。」
宋濂很羡慕劉基,他多好,比宋濂還小一歲呢,卻獲准回鄉頤養天年,宋濂當着七品芝麻官,還得天天升堂辦案,替皇上收稅。時尚書屋
沒等劉基回答,宋濂忽見他在擺卦,便打趣地說:「你已是無官一身輕了,還擺什麼卦呀!」
「沒聽說嗎?閉門家裡坐,禍從天上來呀。」劉基說,近年來文字獄越來越凶,多少文人因為一首詩犯了皇上的忌諱丟了性命。李醒芳給皇上畫像,在上面題的「體法乾坤,藻飾太平」不也差一點殺頭嗎?時尚書屋
「這麼說,老兄是為自己打卦了?」宋濂坐下來,搖着扇子,有點奇怪,他可是從來不為自己占卜的呀。時尚書屋
「這次破例。」劉基說,「方纔釣魚,出了奇事,咬上鈎的本是一條小青魚,卻把一個吃小魚的大魚一起釣了上來。」
「這有何奇!」宋濂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更有童子張網以待呀。世上的事,本是如此的。時尚書屋
「我的預感不是太好。你看,我搖出個噬嗑卦。」宋濂「哦」了一聲,湊過去看他畫在沙土上的,說:「有牢獄之災?」
劉基說:「是呀。此卦經卦為震,上經卦為離,故說震下離上,震為雷,離為電呀。」
宋濂也認為不好,這是雷電交合之象。時尚書屋
劉基說,噬嗑,是指口腔裡有東西嚼合,噬是嚼,嗑是牙齒咬合。遇此卦,利於訟獄之事,雷能動物,電能照明,有牢獄之災,卻又不至于怎樣。時尚書屋
「這卦可是空穴來風。」宋濂說,皇上也好,仇人也罷,早把一個鄉下老頭忘了,誰會抓他?時尚書屋
劉基只就卦象而論。他提醒宋濂,這是六三,說是噬臘肉,遇毒,小吝,無咎。這是噬嗑卦的第3爻,人吃臘肉因為嚼不爛,咀嚼時間長,臘肉沒下肚便嘗出來有毒了,所以僅僅是小災,不是大禍,但畢竟有災。時尚書屋
宋濂不信,要他再重打一卦,一定大吉。時尚書屋
劉基收起了制錢,說:「這豈能像釣魚?釣不着再下釣餌?」
三人都大笑起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