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越王勾踐 第 7 頁


西園校場,殺氣騰騰,劍戟林立,數百名將士相聚聽候姬光的調遣。校場中間臨時搭的將台上,立着佩劍執刀的伍子胥、伯豁、孫武、專諸和眾將士。將台前方,几案上設醮,一柄「魚腸」劍供在上方
作者:待考 / 頁數:(7 / 50)

西園校場,殺氣騰騰,劍戟林立,數百名將士相聚聽候姬光的調遣。時尚書屋

校場中間臨時搭的將台上,立着佩劍執刀的伍子胥、伯豁、孫武、專諸和眾將士。將台前方,几案上設醮,一柄「魚腸」劍供在上方,正放著逼人毫光。姬光羔裘豹飾,威武有儀跪在地上占卜。時尚書屋
勾踐穿過人群,登台立於左側。時尚書屋
姬光占畢,大聲道:「卜雲其吉,張焉允藏!」說罷起身謂眾:「王僚卑鄙無恥,不顧先王臨終遺詔,弟占兄位,欺天逆道,占卜三次,某當為吳王,今日他大限將盡,爾等要戮力效命,殊無道,興邦國!」
眾人高呼:「殊無道,興邦國!」

姬光滿意地點頭道:

「唔。伍將軍和伯將軍帶一支人馬,出暗道在城外埋伏,切斷去路。」
伍子胥、伯豁領命後帶百餘人從松林的暗道依次而入。時尚書屋
姬光又開拔第2路人馬說:「孫武將軍帶一支人馬速由暗道進入王城,一進王宮,立即動手,凡是王僚死黨格殺勿論。」
孫武接令後亦帶領百餘人魚貫進入林中地下暗道。時尚書屋
校場僅剩百餘人,姬光掃視一下,對專諸說:「專壯士,這柄『魚腸』劍交付於你,以下之事你是清楚的了。」
專諸接過「魚腸」劍,拔了根頭髮在劍上吹口氣,見頭髮斷了,他搔了搔頭,古怪地笑了笑,下台去了。時尚書屋
姬光和勾踐四目相對片刻,道:「劍子,你帶甲士隱于窟室,一等專壯士得手,你便可率甲士衝出,凡是宮中來的禦林軍、宮人,不許留一活口。」
勾踐領命緩緩解下「磐郢」劍,執劍一揮,躍下台率眾而去。時尚書屋
姬光朝留在台上的心腹將士笑笑,然後慢吞吞地說:

「替我更衣換襪,準備迎駕!」
密窟與大廳相連,內有夾牆,外有屏風擋遮,極為隱秘,申牌時分,密報探得王僚已起駕,護駕衛兵自王宮起,步步設崗,直至姬光府門。寅時,王僚在眾禦林軍的簇擁下,乘駟馬來到將軍府,其時勾踐率甲士軍早隱入密窟,府門台階上迎候的只有姬光和眾幕僚,此時的姬光錦袍帛冠,足上纏着白布,由兩名美女輓扶着。時尚書屋
「大王駕到,臣足疾纏身,不能遠迎,死罪死罪。」姬光一見王僚便要叩頭謝罪,王僚一把扶定姬光,關切地道:「王兄,自己人不要客套,快快請起。」說著親自扶姬光一起步進大廳。姬光走路一瘸一拐的,看上去足部痛得厲害。時尚書屋
王僚廳中坐定後,姬光在旁陪座。笙鼓和鳴、廚子、酒吏獻酒獻菜、依次由階下衛士搜身後膝行而進。宴會開始,先是一班半裸美女表演歌舞,只聽得美女唱起《魚麗》之歌:「魚麗于目,軀鯊;君子有酒,旨目多。魚所于圉,魴鱧;君子有酒,多目旨。時尚書屋
魚麗于圉,鱖鯉;君子有酒旨目有。物其多矣;維其嘉矣……」
兩名美女上前敬王僚酒,王僚左擁右抱,舉爵對姬兄道:
「王兄真是孤的知己,知道寡人愛吃魚,連唱的歌詞也是魚,那麼筵席中什麼都有了,卻單單不見魚哩。」
姬光道:「是該上燒炙魚了,今天本是請大王來嘗太湖庖人做的燒炙的。來,快獻上炙魚!」姬光直身一傳喚,忽然嘴角痙攣了一下,向後一倒。時尚書屋
「王兄,你怎麼啦?」王僚停箸問。時尚書屋
姬光道:「臣足疾舉發,痛徹心髓,需用大帛纏緊,其痛方止。大王寬坐片刻,容臣入內裹好足再奉陪。」
「王兄請自便。有美人相伴,寡人將盡享快樂。」王僚說罷,擁着兩名美人浪笑。姬光悄然隱入密室。時尚書屋
「燒炙魚來也一」階下一聲高叫,王僚醉目一看,只見一個赤身的廚子手捧一盤,盤中一條大炙魚正冒着熱氣,其香四溢。「好香,好香!」王僚聞香咂舌,那廚子一步步跪上前來,漸近王僚案前。時尚書屋
那廚子將炙魚放在案上道:「大王請嘗魚!」
王僚雙眼盯着盤中之魚,剛想用銀箸去挾,忽然那廚子一躍而起,手向魚盤一探,一道毫光朝王僚一閃,「噌」地一聲,「魚腸」劍穿透王僚身上三重金甲,只聽得王僚「啊」地一聲,向後倒去,立時氣絶。時尚書屋
說時遲,那時快,階下禦林軍在專諸一躍時,已知不妙,但專諸使刀之快只在瞬間,禦林軍遲到一步,一陣刀垛劍劈,將專諸剁成一堆肉泥。同時,一直候在屏風後的勾踐立即率眾甲士殺出,雙方一陣混戰,禦林軍的刀劍怎能敵得過勾踐的「磐郢」劍,只見青光閃處,粉紅色水氣迷漫,那是血霧!
禦林軍屍體都拖出去了,剩下了專諸那堆肉泥,肉泥中唯有一柄「魚腸」寶劍完好。時尚書屋
此時的姬光從密窟中出來,他走到那堆肉泥前,看了看,彎腰從中將「魚腸」劍拾起,拭了血污後道:「『魚腸』不愧是寶刀,只一下就結果了王僚之命,好劍好劍,哈哈……」
勾踐不忍那堆肉泥攤在廳中,上前稟道:“大將軍,那專壯士……
姬光一笑道:「他嗎,成了廢物一堆,埋了吧!噢,給他老母每月送些米去。」
一家將上前說道「大將軍,專諸的老母昨天已經死了。」
姬光一拍額頭,頓悟道:「對、對,今天中午,專諸告訴某,說是他老娘為叫他忠心報答本將軍,昨晚上吊死了,說是免他有後顧之憂。忠心可嘉!忠心可嘉!我也不能讓他母子倆白死,專諸有個兒子叫專毅,那麼給他兒子做個官,就封他為上卿吧。」
姬光一轉臉,又向勾棧道:「劍子今晚立了大功,不錯。不過,現在還有一件事要辦。」
勾踐問:「什麼事?」
「王僚有一美姬,人喚蘭香夫人,孤欲見她,恐她不從,請你去勸勸她,她也是越人,同鄉人好說話,要她像你一樣順從于孤。她住靈岩山行越姬宮,你去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