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越王勾踐 第 8 頁


勾踐滿腹疑慮,囁嚅一下後方說了聲:「是,遵命。」慢慢地轉身而去。勾踐剛一走,姬光忽地目露凶光,吩咐手下道:「盯着他,若他有異常舉動,給孤拿下!」初更時分,勾踐已到靈岩山山腳
作者:待考 / 頁數:(8 / 50)

勾踐滿腹疑慮,囁嚅一下後方說了聲:「是,遵命。」慢慢地轉身而去。時尚書屋

勾踐剛一走,姬光忽地目露凶光,吩咐手下道:「盯着他,若他有異常舉動,給孤拿下!」
初更時分,勾踐已到靈岩山山腳下的行宮,丘岑之上,古松森然,在幢幢森木間,一座小小行宮靜靜聳立,門楣上有三個金色篆字:「越姬宮」。時尚書屋
宮門冷落,雜草叢生,勾踐上得台階,舉手拍門,過了些時,門輕輕啟開了,一個滿頭白髮的宮女像幽靈似地出現,揉揉眼打量勾踐說:「半夜三更,敲門作啥?」
勾踐聽口音便知是越人,於是道:「稟婆婆,我叫歐劍子,從越地來,欲求見越姬蘭香夫人,煩請稟報。」
白頭宮人也聽出勾踐是越人,癟癟嘴說:「蘭香夫人嗎,住在幽蘭閣,她不輕易見人,你是同鄉,說不定會見你的,跟我來吧。」
白頭宮人在前引路,穿過月洞門,順着卵石鋪的通道前行,只見前面有個大花圃,右邊有個涼閣,左邊有一棚舍,這裡所栽的所懸的無處不是越地的蘭花,月光下幽蘭正吐着縷縷香氣,朦朧中勾踐覺得眼前的景緻與當年母親居室前的情景十分相似,腳下便遲疑起來……前面傳來了白頭宮人的招呼聲:「小同鄉,過來!」勾踐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快步上前,白頭宮人指着林陰深處一個玲瓏的小閣樓說:「喏,那懸着弔蘭的樓便是蘭香閣,夫人還未睡,剛纔我已去通報了,她說既是越地來的,你可以上去隔着門說幾句。」說罷一顛一顛顧自走了。時尚書屋
蘭香閣珠簾沉沉,綺窗內寒燈未盡,冷月下的閣樓孤零零地在寒風中聳立着,四周啾啾的蟲鳴聲給人平添了幾分哀淒,幾分惆悵。時尚書屋
勾踐登上樓梯依言立定在閣門外,恭身道:「越人歐劍子深夜相擾,請夫人見諒。」
一聲幽幽的長嘆後,隔門一人柔聲說:「無妨。先說說你是越地何處人氏吧。」
勾踐聞聲吃了一驚,那聲音競像日思夜想的母親,但這可能嗎?時尚書屋
為不致于唐突,他抑止內心激動,低聲答道:「稟夫人,小可家住憔峴城內。」

「憔峴城?你父母是誰?」裡面那人聲音有些顫抖。時尚書屋
「這……」勾踐欲言又止。時尚書屋
「今年多大了?」室內人焦問。時尚書屋
「十七歲。」
「十七歲?哦,我兒也該十七歲了。」
「敢問夫人,你是哪裡人?」
「和你同住一城。」
「何時入吳?」
「五年前!」
「五年前,我……我是踐子,難道……你……你……」未等勾踐說出。門大開,一個披散着黑髮、頭上戴蘭草編成的髮箍、頸上掛貝殼的項鏈、着繡花細麻裙衫的越女現身,勾踐只覺得血往上湧,「娘——」隨着一聲驚心動魄的呼叫聲,勾踐撲向蘭香夫人——若蘭,跪倒在親娘的腳下。時尚書屋
母子驟然相逢,悲喜之情自不必說。勾踐扶若蘭進房坐定,告訴王僚已死等情況後,便詢問母親入吳的原因。時尚書屋
原來五年前若蘭夫人隨允常來到吳國,吳王僚見若蘭貌美,便起了奪美之心,他要挾允常若不把妻子留下,不僅自身有殺身之禍,而且還要發兵攻打越地,允常無奈只得將若蘭留下,淚別時,他答應有朝一日設法救她回國。時尚書屋
聽罷母親的訴說,勾踐心頭十分沉重,他知道父親根本無力救回母親,甚至說也不敢來救。吳王僚已死,母親本該脫離苦海了,可新主在眾姬妾中第1個垂涎的卻是她,而作為兒子卻又是新主的幫凶!那麼,難道忍心母親再遭不幸嗎?正沉思中,若蘭夫人道:「你爹爹安排歐師傅和你入吳幫姬光成事,指望我早日回故居里與他團聚,其實,我也沒有一天不記掛你父子,那姬大將軍也真是守信義之人,這麼快就令我們母子得以相聚,如此看來,見你爹爹的面也不會遠了。」見母親喜形淚漣漣,勾踐隱瞞了姬光給自己的使命,強顏道:「娘,今夜你就可離吳返越,我在外面備有快馬,我們現在就走。」
若蘭夫人聞言正色道:「踐兒,你不是說是跟師傅一同來的嗎?我們怎能撇下他而去,再說你也得代我面謝姬大將軍,人家有恩於我們,我們可不能不辭而別呀。」「娘……」
此時一人急步登樓,勾踐一開門,見是姬光的一名心腹將士,那人道:
「奉大將軍令,請劍公子速回梅裡。」
「什麼事?」勾踐一愣問。時尚書屋
「勝玉小姐被王僚死黨抓去了!」
姬光當皖登上王座自號為闔閭。表面看來一切順利,但流血事件卻不断發生。王僚的大部分舊屬想到姬光內有伍子胥、孫武、伯豁一班人在場,外有夫差搬來的鄭、齊之兵,圍着王城,而王僚之子慶忌及幾位大將都遠在楚國攻打,消息隔斷,若反抗無疑是自家找死,於是一個個俯首稱臣,但內中也有幾個不服的,便被伍子胥等人一個個當廷殺死。時尚書屋
勾踐那天當晚返回梅裡,不見姬光,趕到王宮,方知勝玉並未出事,而是姬光需要他護駕而已,一場虛驚才算平靜。他本想再去見母親一面,無奈新王不允,要他候命左右,不得擅離。接下去三天中,勾踐便配合伍子胥去捕殺王僚的眷屬,王僚的妻子當晚即懸樑自殺,其餘備府的公主、公子不論男女老幼皆不倖免,只有幾個王僚的寵姬被一一押入王宮,聽候吳王闔閭發落。時尚書屋
這一天,宮中有些異樣,望雲台四周佈滿了禦林軍。闔閭將吳宮三百名宮女召集到宮廷教場分二隊席地坐定,自己登上望雲台下詔說:「爾等中有不少是王僚舊日的寵愛,今寡人為使宮中人有規有矩,特命孫武將軍操演爾等,使之進退有序,不得擅自亂動。」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