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愛因斯坦傳 第 11 頁


的方式來畫出一幅簡化的和易領悟的世界圖象;於是他就試圖用他的這種世界體系①來代替經驗的世界,並來征服它。這就是畫家、詩人、思辯哲學家和自然科學家所做的,他們都按自己的方式去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05)

的方式來畫出一幅簡化的和易領悟的世界圖象;於是他就試圖用他的這種世

界體系①來代替經驗的世界,並來征服它。這就是畫家、詩人、思辯哲學家
和自然科學家所做的,他們都按自己的方式去做。時尚書屋
各人都把世界體系及其構成作為他的感情生活的支點,以便由此找到
他在個人經驗的狹小範圍裡所不能找到的寧靜和安定。”
①cosmos,
原意是宇宙,愛因斯坦以此詞指廣包一切,秩序井然的整個體系。時尚書屋
從這些話可以清楚地看出,超越現實、超越感官世界,是愛因斯坦所
歸納的科學探索的動機,也是愛因斯坦人生道路的寫照。這種動機骨子裡依
然包含着宗教感情。愛因斯坦並不諱言這一點,他說:
“促使人們去做這種工作的精神狀態是同信仰宗教的人或談戀愛的人的
精神狀態相類似的;他們每天的努力並非來自深思熟慮的意向或計劃,而是
直接來自激情。”
確實如此,渴望心靈的解脫,「渴望看到這種先定的和諧,是無窮的毅力和耐心的源泉」。一個12歲的孩子,一步一步登上物理學的高峰,靠的
是什麼?就是那團永不熄滅的聖火,那股殉道的激情。遠古時代人們在愚昧
中塑造出的上帝在理智躍進的光輝中注定要消隱了,但人們渴望和諧的理想
和激情卻是永恆的。在寫於1930年的《宗教與科學》中,愛因斯坦仍在
如此說:“人類所做和所想的一切都關係到要滿足迫切的需要和減輕苦痛。時尚書屋

如果人們想要瞭解精神活動和它的發展,就要經常記住這一點。感情和願望
是人類一切努力和創造背後的動力,不管呈現在我們面前的這種努力和創造
外表上多麼高超。”“我認為宇宙宗教感情是科學研究的最強有力、最高尚的
動機。只有那些作了巨大努力,尤其是表現出熱忱獻身——要是沒有這種熱
忱,就不能在理論科學的開闢性工作中取得成就——的人,才會理解這樣一

種感情的力量,唯有這種力量,才能作出那種確實是遠離直接現實生活的工
作。”
科學是獻身者的事業,科學的理性需要堅韌的情感去支撐。愛因斯坦
對宗教的解說,與他那超凡脫俗的人格一樣,充滿智慧,其關注的對象沒有
絲毫荒唐無聊的瑣碎慾望,所以他才說「你很難在造詣較深的科學家中間找到一個沒有自己的宗教感情的人。但是這種宗教感情同普通人的不一樣」。時尚書屋
科學家的“宗教感情改採取的形式是對自然規律的和諧所感到的狂喜的驚
奇,因為這種和諧顯示出這樣一種高超的理性,同它相比,人類一切有系統
的思想和行動都只是它的一種微不足道的反映。只要他能夠從自私慾望的束
縛中擺脫出來,這種感情就成了他生活和工作的指導原則。這樣的感情同那
種使自古以來一切宗教天才着迷的感情無疑非常相像的。”
《聖經》中有一段這樣的故事:亞伯蘭照看著羊群,夜晚常同牧人一
起圍坐在篝火旁。時尚書屋
夜很涼;寧靜的夜,發人幽思,導人遐想。亞伯蘭幾小時幾小時地觀
察星辰,研究星星運行的路線,更加深刻地領悟到了世界的廣袤無垠和它的
宏偉、美麗與和諧。他心中感到惶悚不安:因為他對月亮神的信念愈來愈動
搖了。於是,有一天,他突然有了個想法,認為只有全宇宙——太陽、月亮
和星星的創造者,才是唯一的神。這神威力無窮,無所不在,但又無形無影。時尚書屋
亞伯蘭並不隱瞞他的新信仰,他公開宣講教義了。時尚書屋
愛因斯坦的「宇宙宗教感」不正來于此嗎?亞伯蘭凝神仰望的星空宇
宙,在慕尼黑的郊外,同樣激起愛因斯坦類似亞伯蘭的感受。不同的是:亞
伯蘭發現了一個統治整個宇宙的「神」,愛因斯坦發現的則是宏偉、美麗與
和諧的自然規律。他們也有相同之處,即對宇宙宏偉、美麗與和諧的驚愕、
敬畏。時尚書屋
新弗洛伊德主義代表人物弗洛姆在《精神分析與宗教》一書的第3章
《宗教經驗若干類型的分析》中,把人類的宗教感看成是對一種強有力的權
威的皈依,人通過這種皈依和依附,才能免遭孤獨感的折磨,從有涯到無涯,
從有限到無限。在弗洛姆看來,上帝是人的較高自身的表象,「上帝不是統治人的力量的象徵,而是人自身力量的象徵。」真正宗教的神秘基礎不是恐
懼和頂禮膜拜的迷信,而是愛,是人自身力量的表述。時尚書屋
正因為如此,西方許多著名自然科學家對宇宙結構的對稱性、美和秩
序,才覺得那麼親切,又令人仰視。像愛因斯坦一樣,這種科學家們共有的
宇宙宗教感,就是人對絶對的追求和心嚮往之;就是人把自己的精神同宇宙
永恆的精神融合在一起的企圖;同時也是人對宇宙秩序井然表示一種無限的
敬畏和讚歎,以及人對其自身理性力量的表述和信賴。這樣的自然科學家可
以開列出一個長長的名單:開普勒、牛頓、萊布尼茨、康托爾、法拉第、薩
巴第、盧瑟福、康普頓、玻恩、泡利、海森伯等等。這些泛神論者在科學的
立場上,在各自的科學研究中,都像愛因斯坦一樣,把上帝、自然已融合為
一個統一的偉大觀念,即上帝——自然Gott-Natur。科學家們並沒有向

遠古神秘的宗教繳械投降,相反,他們只是以宗教般的虔誠與獻身精神,用
理性的語言揭開了人類萬世景仰的自然奧秘。當人依靠理性發現並欣賞到宇
宙的完美,宗教千百年來的內在企盼就與近代以來的科學睿智並肩而立。時尚書屋
我們曾幼稚地誤解過這些偉大的科學家,包括誤解愛因斯坦。時尚書屋
今天,我們還會誤解嗎?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