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愛因斯坦傳 第 4 頁


的科學發現來說,抽象的邏輯思維倒總是驗證非凡想象力的工具。所以,愛因斯坦始終沒有成為數學公式的奴隷,“我相信直覺和靈感。..有時我感到是在正確的道路上,可是不能說明自己的信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05)

的科學發現來說,抽象的邏輯思維倒總是驗證非凡想象力的工具。所以,愛

因斯坦始終沒有成為數學公式的奴隷,“我相信直覺和靈感。..有時我感
到是在正確的道路上,可是不能說明自己的信心。時尚書屋
當1919年日蝕證明了我的推測時,我一點也不驚奇。要是這件事

沒有發生,我倒會非常驚訝。想象力比知識更重要,因為知識是有限的,而
想象力概括着世界上的一切,推動着進步,並且是知識進化的源泉。嚴格地
說,想象力是科學研究中的實在因素。”科學和藝術的互補性與統一性,使
音樂成為愛因斯坦的「第2職業」。不管旅行到哪裡,他總是身不離提琴,
甚至參加柏林科學院的會議,也要隨身帶著琴盒,以便會後拜訪普朗克、玻
爾時,能在一起拉拉彈彈。在緊張思索光量子假說或廣義相對論的日子裡,
愛因斯坦一旦遇到困難,思索陷入困頓時,他就會不由自主地放下筆,拿起
琴弓。那優美、和諧、充滿想象力的旋律,會在無形中開啟他對物理學的思
路,引導他在數學王國作自由、創造性的遐想。音樂往往催化出愛因斯坦的
科學創見和思維火花。在音樂的自由流淌中,深奧的理論物理學有了美妙的
旋律。時尚書屋
愛因斯坦的小提琴演奏水平很高,還能彈一手好鋼琴。他與同時代的
物理學家們有過許多理論上的爭吵,也有深厚的並肩戰斗的友誼。在他們的
交往中,音樂常常起到妙不可言的作用。愛因斯坦和荷蘭萊頓大學物理學教
授埃倫費斯特是終身摯友,但在相對論問題上,又總是爭論不休。從1920年起,愛因斯坦接受荷蘭的邀請,成了萊頓大學的特邀教授,每年都來幾
個星期,住在埃倫費斯特家裡,討論、爭論自然是免不了的事。埃倫費斯特
思維敏捷,又心直口快,批評意見尖刻、毫不留情。這點恰好與愛因斯坦棋
逢對手,唇槍舌劍之後,能統一觀點自是皆大歡喜。遇到無法統一的爭論,
兩個好朋友會自動休戰。埃倫費斯特是位出色的鋼琴家,他喜歡替愛因斯坦
伴奏。愛因斯坦則只要埃倫費斯特伴奏,那提琴演奏定是光彩四溢。有時,

一支樂曲奏到一半愛因斯坦會突然停下,用弓敲擊琴弦,讓伴奏停止演奏。時尚書屋
或許是一段優美的旋律觸動了靈感,爭論又開始了。爭着、爭着,愛因斯坦
又會突然停下,徑直走到鋼琴邊,用雙手彈出三個清澈的和弦,並強有力地
反覆敲打這三個和弦。時尚書屋
熟悉這段典故的人都知道這三個和弦:
像是在敲「上帝」的大鐵門:「鏜!鏜!鏜!」
像是在向大自然發問:「怎—麼—辦?」
彈着彈着,「上帝,」之門打開了,沉默的大自然與這些虔誠的探索者
接通了信息管道。兩個好朋友笑了,歡快悠揚的樂曲又響起來了。時尚書屋
在柏林科學院,愛因斯坦同普朗克一起演奏貝多芬的作品,也是人們
廣為流傳的美談。時尚書屋
彈鋼琴者是量子論創始人普朗克,演奏小提琴者,則是相對論創始人
愛因斯坦。量子論和相對論共同構成了本世紀物理科學兩大支柱。在科學上,
他們共同描繪了物理學的一幅優美和壯麗的圖景,在音樂藝術上,他們同樣
能奏出扣人心弦的樂曲。在這兩位理論物理學大師的心目中,科學的美和藝
術的美是相通的而且互補的,是精神世界最高最美的兩個側面。只有科學的
美,沒有藝術的美,是殘缺的;只有藝術的美,沒有科學的美,同樣是殘缺
的。時尚書屋
愛因斯坦畢生痴迷音樂,尤其痴迷西方古典音樂,酷愛巴哈、莫扎特、
貝多芬的作品。時尚書屋
有一次,有人問他對巴哈有何見解,愛因斯坦則回答說,關於巴哈的
作品和生平,我們只有聆聽它、演奏它、敬他、愛他,而不要發什麼議論。時尚書屋
的確,愛因斯坦的一生,對物理學之外的世界發表過很多議論,但他從不議

論音樂,他僅僅用自己的心靈去感受,千百次地去感受,彷彿音樂是來自天
國的福音。時尚書屋
應該得出的答案是,從童年就鍾情於音樂的愛因斯坦早就視音樂為靈
魂的安息地,它就是和諧,就是完美。和諧、完美是真實的基礎,是人生的
目的。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愛因斯坦在物理學領域中的劃時代發現,竟建立
在一個古亦有之的美學原則之上。時尚書屋
1979年2月,當代著名的物理學大師狄拉克在美國普林斯頓紀念
愛因斯坦大會上發表了題為《我們為什麼信仰愛因斯坦理論》的長篇演說。時尚書屋
狄拉克說:“愛因斯坦推崇這種思想:凡是在數學上是美的,在描述基本物
理學方面就很可能是有價值的。這實在是比以前任何思想都要更加根本的思
想。描述基本物理理論的數學方程中必須有美,我認為這首先應當歸功于愛
因斯坦而不是別人。”在談到狹義相對論時,狄拉克說:“我們為什麼相信狹
義相對論,理由是因為它顯出這些在數學上是美的洛倫茲變換之重要意義。時尚書屋
對此當然沒有任何一般的哲學根據,而且我們也不能說它得到實驗的支持。”
在談到廣義相對論時,狄拉克說:“自從愛因斯坦第1次提出廣義相對論以
來,我們已經做了這麼多的觀測。每次觀察結果都確證了愛因斯坦理論,它
一直是順利地通過了所有的檢驗。”
“我深信,這個理論的基礎比起我們僅僅從實驗數據所能得到的支持更
要有力得多。真實的基礎來自這個理論偉大的美。這些基礎起源於這個事實,
即愛因斯坦引進的新的空間思想是非常激動人心的,非常優美的,不論將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