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作家迷情四人行霓虹流連 第 1 頁


」她笑了:「那是我的事。我跟你不一樣,因為我已經五百年沒有吃肉,養成習慣了。習慣就是癮,最難戒。你真的脫光了,把你的肉洗乾淨放在我嘴邊,我也未必會張口。」他彷彿頓悟:「一念之間。」她笑:「不,我只是想好
作者:待考 / 頁數:(1 / 0)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作家迷情四人行:霓虹流連

《霓虹流連》1

她看著眼前這個活生生的男人,突然,溫和的眼睛裡閃放出一絲奇異的光線。她用眼角瞟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揚起,似笑非笑道:「我住在這個山洞裡五百年,都沒有吃過肉了。」
他淡定自若道:「你要吃我就來取吧。」
她轉過身,背對他,搖搖頭道:「你走吧。」
他詫異,卻故作鎮定:「為什麼讓我走?」
「不為什麼,我吃不吃你只是看我想不想,現在我不想,不是因為你。而是我怕吃了你之後,會一發不可收拾,從此我就會變成魔。」
他不自覺地退後兩步:「你今天讓我走,可是,你能保證以後永遠都不吃肉嗎?總有一天你會大開殺戒。」
她笑了:「那是我的事。我跟你不一樣,因為我已經五百年沒有吃肉,養成習慣了。習慣就是癮,最難戒。你真的脫光了,把你的肉洗乾淨放在我嘴邊,我也未必會張口。」
他彷彿頓悟:「一念之間。」
她笑:「不,我只是想好了逗逗你。只有你們男人才會一念之間。」
她醒來,思緒還停在剛剛的夢裡,居然連夢裡的對話都還記得一清二楚。是不是神經衰弱?還是壓力太大?於是,她翻了個身,打算繼續睡,卻再也睡不着。時尚書屋
她一直在回味剛剛的夢境,總覺得有什麼心理暗示在其中,她睡不着,便在床上翻過來,轉過去。過了一會兒,他也醒了。時尚書屋
「怎麼了?」他問道。時尚書屋
「剛剛做了個夢。」
「噩夢嗎?」
「不是。」
「春夢?」
「那是你!」
她翻身背對他,故意向床沿挪了挪,身體上與他隔開一定的距離,這時候,她覺得他很煩,不僅因為他打斷了她的思路,更有一種侵佔了她的空間的感覺。於是,她又開始思酌:什麼時候把這個男人換掉。時尚書屋
她就這樣睜着眼直到天亮,她從枕頭下取出手機,開機。五點三十,還早。看著他酣睡的甜美狀,她又覺得鬱悶無比。然後,她就睜着眼,看著天花板,不時看看手機:五點四十、五點五十、六點!——太好了,終於六點。時尚書屋
她把他推醒:「喂,起來了,我要上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才幾點?」
「起來!」她命令道,「我今天有事,馬上要出門。」
說著,她把他被子抽掉。時尚書屋
在她淫威之下,他只好乖乖起床,她隨意套了衣服,就拉他出門。時尚書屋
「我要去的地方很遠,先走一步。」
說著,她打了輛計程車揚長而去。時尚書屋
「小姐,去哪裡?」司機問道。時尚書屋
「你給我兜一圈再把我送回來吧,不要超過起步價!」
總算把他擺脫,她開門回家,深深嘆了口氣:還是一個人睡覺舒服。時尚書屋
於是,她趕緊脫了外套,繼續鑽回自己的被子,現在天地都是我的了,她感到很愜意。時尚書屋
《霓虹流連》2(1)
睡到兩點,她愜意地洗了澡,悠悠地打扮起來,她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微笑。雖然略有些歲月的皺紋,不過還是有些少女所沒有的味道,她比較滿意自己狀態好的時候的模樣。時尚書屋
她扯皮式地笑了笑,然後頗有意味地對著鏡子裡的自己道:「丁楠啊丁楠,因為你能夠承受的比別人多,所以你注定承受的比別人多。」
——這是她的口頭禪,不管在人前還是人後,她總說這句話,確切地說,應該叫座右銘了。時尚書屋
接着的事情是和密友約會,喝杯美妙的下午茶。時尚書屋
來到星巴克,她挑了室外的位子,因為裡面不能抽菸。時尚書屋
買好一杯橙汁,文佳撲通一下在她面前坐下,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時尚書屋
「哎呦,累死我了!」
「咋的、咋的,一大早就喊累?」
「還早啊,都三點多了,你是不是剛起來啊!」
丁楠微笑着點了頭。時尚書屋
「哎,真是羡慕你啊,我都忙了一天了,好不容易才喘喘,還沒你整天胡編亂造一些言情小說賺錢多。」
「誰叫言情小說有市場呢。」
「我是不行,我寫出來的東西沒人看。」
「寫寫就有人看了,我還不是當了那麼多年的地下寫手,現在總算可以撥開雲霧見晴天了。」
「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你以前寫的那些地下文章,比較純淨,層次比較高。怎麼說呢,我一點都不認可你現在這種憤世嫉俗的寫作風格,現在根本不缺你這樣嬉笑怒罵的憤青,網上一抓一大把,你不覺得一個好作家應該首先沉下心來思考一些問題嗎?」
「這就是我的思考結果啊,因為不缺,說明有市場啊,沒有市場我吃什麼!我還能開着惡俗的BMW去泡帥哥?!」
文佳搖搖頭,她並不很贊同。不過,同是中文專業畢業的同學,丁楠現在正如火如荼地從事她的寫作事業,而文佳卻只在一家二流報社做娛樂版的編輯,一個月五千塊,朝九晚五。時尚書屋
對於此話題兩人觀念不大一致,文佳還是選擇換個話題。時尚書屋
「你那個男朋友怎麼樣了?」
「打算換了。」
「又換?為什麼?」
「蠢唄。你呢?繼續做第3者?」丁楠不想深入地探討這個話題,因為她覺得實在沒什麼意思,還不如瞭解一下別人的情況。時尚書屋
「我不覺得我是第3者,本來就是我們先認識,先有感情的。」
「但是你們的關係不受法律保護、不受社會認可,他並不願意對你承擔責任以及履行義務。」
「那是他的問題!」
「偷情的感覺是不是很刺激?」丁楠壞笑着問。時尚書屋
「我根本不覺得我這是在偷情,因為他本來就是我的,在感情上,先到的是我,專一的也是我。真要說我偷或被偷,不如說我搶或被搶,我不用刻意宣傳,但也不會刻意隱瞞。我覺得我是正大光明的,偷算什麼,搶又怎麼樣,背叛就是背叛,可恥的就是可恥的。我不可恥,可恥的是他們,一切傷害我的人。」
文佳憤憤地並且理直氣壯地說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