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14三國謀將周瑜 第 67 頁


也就是這一個月,袁術被曹操攻擊得無處可去,只好投奔袁紹,但被曹軍阻擊,跑到江亭時,憂懼成病,吐血而死。他迷信的傳國玉璽被前任廣陵郡太守徐謬獻給了朝廷,得到一筆豐厚的賞賜。 消息
作者:譚景泉  / 頁數:(67 / 113)

也就是這一個月,袁術被曹操攻擊得無處可去,只好投奔袁紹,但被曹軍阻擊,跑到江亭時,憂懼成病,吐血而死。他迷信的傳國玉璽被前任廣陵郡太守徐謬獻給了朝廷,得到一筆豐厚的賞賜。

消息傳來,周瑜和孫策幾分感慨,幾分傷感,在院中設了香案,以晚輩之禮遙祭袁術。
周瑜徹底不眠,思想袁術的一生:少年有為,聞名天下;青年不畏強暴,任用賢才,籠絡人心,成了割據一方的諸侯;取得一連串的成功之後,他就慢慢變了,生活奢靡貪淫,狂妄自大,意志軟弱了,精神鬆懈了,甚至還自以為是真命天子,不速亡而何待。
他又反躬自省:袁術少年時,何嘗不像我一樣,志向遠大,日日求進,成就了一番大業之後,權力大了,奉承的人多了,身邊的美女多了,才慢慢變得昏庸無能。我和伯符也快成大業了,袁術的今天會不會是我們的明天呢?
他又想孫策:隨着江東的不斷平定,伯符越來越驕狂自負,不可一世,連曹操和袁紹他都不放在眼裡,如此下去太危險了。而我呢?周游天下的那兩年最苦最難,也最刻苦最有激情,長進也最快。和小喬熱戀時,學業最荒廢,現在大業初成,小喬在懷,更是如此,看書的時候少了,陶醉的時候多了;思考的時候少了,談笑的時候多了;有許多回,只是為了這頓飯吃什麼而想了好半天,我以前每天都晨讀,自從娶了小喬後,這個習慣就沒了,摟着她香軟的身子,不願意起床。照此下去,我和伯符不也慢慢變成了袁術。時尚書屋
想到這裡,周瑜如中電擊,翻身起床。
小喬被驚醒了,拉住他的手,柔媚地說:「周郎,這麼晚了,你去哪裡?」
「去找伯符。」
周瑜好半天才敲開孫策家的大門,一定要見孫策。孫策不得不起來見他,身上還帶著大喬的餘香,打着呵欠,一臉的不樂意。
周瑜細數袁術的敗亡,聽得孫策心驚膽寒,連連表示要以此為鑒,勵精圖治。
袁術死後,他的堂弟袁胤害怕曹操,不敢留在壽春,聽從大將張勛之言,投奔孫策。
周瑜聞訊,不由得想起了袁雅:她如今成了喪家之女,一定很可憐,我要把她接來,細心教導,讓她嫁個好人家,安樂地過一生。我這麼做,小喬會不會發脾氣?我和她本來就有緋聞,如今這麼愛護她,豈不是弄巧成拙了?江東人會怎麼想?一定會影響我的清譽的。
唉,這件事只好拜託伯符了。

誰知孫策一聽,就直搖頭。
「大丈夫可殺不可辱。那個臭丫頭,竟然把一碗熱湯倒在我的頭上,我不把她吊起來打個半死,就算我對袁家有情了,就算我心胸寬闊了。」
「大丈夫胸懷坦蕩,何必和一個小女子一般見識呢?」
「公謹,你和那臭丫頭是不是真的有情?我告訴你,在你之前,她……」
「伯符,你想到哪裡去了?我和她清清白白的。」
「那你為什麼要這麼照顧她呢?」。
周瑜不願意和孫策多說,想來想去,覺得只能去求孫權。
漢王朝的特使劉琬來到江東,曾說:「我看孫家幾兄弟,個個都很優秀,才能出眾,聰明、通達,但都享年不長。只有二弟孝廉,形體魁偉,相貌不凡,有大貴的儀表,年壽又最高。你們不信,就記住我的話。「孫權很懂禮儀,對部屬關愛倍至,對賢臣名士恭聽請教,從不以」少主人」自居,尤其是對周瑜和張昭,十分尊敬,不論在何種場合,都是先行禮問候。時尚書屋
孫權很痛快,滿口答應:「公謹大哥,這是你求我的第1件事,就放心吧。」
他親自出面,為袁雅置了一座宅院,派了四個侍女服侍她。
袁雅閒來無事,孫權就請人教她棋琴書畫。袁術死後,經過了幾個月的流亡逃離,她完全變了,不再任性胡為,甚至懂得了察言觀色,討別人的歡心,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一天夜裡,周瑜由孫權領着,偷偷地來看袁雅。她竟然知道跪地下拜,感激涕零,沒提過去的事。不知怎麼,周瑜心裡一陣酸楚,好言安慰她。如果不是他和小喬情太深,真想娶袁雅做妾。時尚書屋
此後,周瑜經常派人送東西給她。
周瑜請孫權快點給袁雅物色一個婆家,她有了歸宿,就了卻了他一塊心病。對此,孫權竟然一拖再拖。想不到半年後,孫權和袁雅竟然暗中相戀了,只是害怕被孫策知道,才不敢公開。其時,孫權已經娶妻謝氏。時尚書屋
周瑜聞知,又奇怪又好笑:男女之情才是最深不可測的,比天下大勢還要複雜。仲謀怎麼會喜歡上袁雅?
孫策死後的一年,孫權正式將袁雅接入家中,納為愛妾。袁雅的哥哥袁耀因此富貴,不久便官拜郎中。
孫策崛起於江東,曹操無力討伐,就籠絡他,推薦他擔任討逆將軍,封吳侯,並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孫策的弟弟孫匡,為兒子曹璋娶了孫賁的女兒,還聘請孫權和孫詡到許都任職,被孫策婉拒。
周瑜一直很清楚:江東和北方的統一者遲早要有一場生死之戰。
數年的努力,周瑜建立了一個龐大的情報府。
府衙設在一座不起眼的大院裡,負責處理日常事務的就是在曲阿之戰中立過大功的司馬功。只有周瑜、孫策、張昭和程普四人知道司馬功的真實身份,他不能決策的重大事情,就直接請示周瑜,周瑜不在是孫策,孫策不在是程普,程普不在是張昭。
司馬功遙控了三百多名精幹的密探,奔忙於各地,其中有一大半分佈在洛陽戰區的各處要地,各種情報如江河入海,源源不斷地流入江東,經過篩選分類,最後擺在周瑜的案頭。為此,所需經費直線上升,但周瑜覺得很值得,孫策也完全支持。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