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14三國謀將周瑜 第 68 頁


袁術敗亡後,洛陽戰區能和曹操爭霸的只有袁紹了。 曹操消滅了袁術和呂布,袁紹也擊潰了公孫瓚。公元200年,在官渡,二人終於兵戎相見,江東成了爭相拉攏的對象,江東又面臨重大抉擇。
作者:譚景泉  / 頁數:(68 / 113)

袁術敗亡後,洛陽戰區能和曹操爭霸的只有袁紹了。

曹操消滅了袁術和呂布,袁紹也擊潰了公孫瓚。公元200年,在官渡,二人終於兵戎相見,江東成了爭相拉攏的對象,江東又面臨重大抉擇。
孫策問周瑜:「袁紹和曹操,我們應該站在哪一邊。」
「以江東之力,不足以圖謀北方,只能扶弱抗強,相互制衡,使我們騰出手來攻取巴蜀。」
「這我知道,但曹操和袁紹誰強誰弱呢?」
「我在袁術身邊前後獃了兩年多,對袁紹的所作所為一清二楚,發現他們兄弟有着驚人的相似,都是志向遠大,年少有為,不畏強暴,努力奮鬥,等到創立了基業,就走下坡路了。袁紹自從統領四州的軍務,成了北方最大的割據勢力後,就目空一切,獨斷專行,生活腐朽,鋭氣盡失。」
「那曹操呢?」
「曹操很早就把袁紹視為敵人,而袁紹則把曹操當成朋友。在曹操攻打雍丘的張超時,袁紹居然還幫助曹操。曹操在攻打劉備時,袁紹想偷襲許昌,只因愛子重病,就輕易放棄了難得的良機。袁紹若是想挾天子以令諸侯,不是難事,但他偏偏把這個機會留給了曹操。時尚書屋
由此可見,袁紹絶不是曹操的對手。」
周瑜頓了頓,接著說:「袁氏兄弟少年時,確有志向和雄才,也許不在你我和曹操之下。然而,他們依靠運氣和家族的影響,壯大得太順利了,漸漸就得意妄形了。」
孫策深有同感:「創業難,守業更難。一個人未經歷許多挫折和磨難就成功了,絶不是好事。」
「我在曹操身上花的精力最多。他出身于世家大族,但是宦官之後,在士大夫階層中,受過歧視和白眼,創功立業之慾望極強。更厲害的是,曹操是個打不死的人。他被董卓、呂布和張綉打得慘敗,卻總能東山再起,再次壯大。時尚書屋
這一點,袁術就沒有,袁紹也做不到。我還多次觀看過曹軍的作戰演習,訓練相當有素,陣法變化無常,是我見過的戰鬥力最強的軍隊。」
「那我們就聯合袁紹,攻打曹操。」
「若能趁此時機,把獻帝和滿朝的文武大臣劫持到江東,就等於又攻克一個江東。」

「對,就偷襲許昌,在曹操的背後插上致命的一刀。」
這天,周瑜正看著小喬給他收拾出征時的行裝,一個叫許安的人求見。
許安的父親就是原吳郡太守許貢,是曹操的好友,和喬公也很熟。前幾天,孫策得到了秘報,說許貢和曹操私通,替曹操刺探江東的情報,就將許貢一家四十餘人都抓了起來。
許安跪在周瑜面前,磕頭流血:「周將軍,家父絶不是曹操的內奸,求你救他。我們聽說,孫策最聽你的。三天後,家父就要問斬了。」
「孫策有確鑿的證據嗎?」
「沒有,只是懷疑。家父是說過幾句諷刺孫策的話,也和曹操有書信往來,但那只是敘舊,並無反叛之意。家父還勸說過孫將軍,要歸順朝廷,做中興漢室的功臣。孫將軍聽了,可能不高興了。」

他話鋒一轉,「孫策是聽了廬江郡太守李術的謡言,才懷疑家父的。李術只因某件小事,就對家父懷恨在心,如今他飛黃騰達了,就陰謀報復,抓了許家的幾個門客,誣陷他們給曹操傳遞情報。」
「是李術!」周瑜頓時更關注了。
孫策攻佔廬江郡後,就任命李術為新郡守。當時,周瑜就覺得不妥,但他和小喬沐浴于愛河之中,心醉神馳,就沒再細想。
濫殺無辜,人心如何安定。周瑜覺得這是大事,就去問孫策。
孫策很氣憤地說:「我赦免了他,讓他繼續過富貴的日子,他不思圖報,反而心懷不滿。」
「只因他心懷不滿,你就殺了他?」
「他是江東的禍根,不如早早除掉。何況他是個徹頭徹尾的保皇派,極力反對江東割據。他是江東保皇派的首領,這種人不除,始終是後患。」
「沒有確鑿的證據,怎能隨便殺人?」周瑜很氣憤,「你殺了一個許貢,就會失去成千上萬顆民心。我們的下坡路,可能就從這件事開始。」
孫策不願意和周瑜糾纏這些小事:「先把許貢關押起來,派人明查,再做處置。」
「我看,還是把許貢放回家,派人嚴密監視就是了。」周瑜看出孫策是敷衍自己:「伯符,治國治軍沒有小事,小事對了是小事,錯了就是大事。」
孫策有點不耐:「對敵人心慈手軟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好了,公謹,偷襲許昌迫在眉睫,這件事就交給手下人做吧。一會兒,仲謀就來了,我們三人還是精心制訂作戰計劃吧。」
大喬出來了,給二人沏茶。
婚後,她出落得更動人了。
「公謹,小喬和劉勛對你說了許多伯符的壞話,你可別信。劉勛和我們有仇,小喬是我妹妹,我最瞭解她,說話很偏激的。」在她眼裡,伯符做什麼都是對的,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吧,「一會兒,仲謀也來,你們不要走了,我親自下廚去。」
正說著,孫權就到了。
偷襲許昌事關重大,周瑜和孫策都慎之又慎,每個微小的細節都要討論幾遍。
經過密商決定:周瑜為先鋒,駐軍江夏,密切關注曹操的動向;孫策在吳郡調度各路人馬,陸續向江夏集結;時機一到,二人就率大軍攻打荊州,取路直襲許昌;留孫權和張昭鎮守江東各郡。
最後,周瑜才說到了李術。
「伯符,這一次,你是不是用人失當?李術可是個反覆無常的人。」
孫權也跟着附和:「他背叛過黃巾軍,在危難之際背叛了劉勛。當我們有危難了,他會忠心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