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李克農傳 第 19 頁


12月7日,張學良、楊虎城得知蔣介石已準備了兩個方案,供張、楊選擇。第1個方案:如果張、楊服從他的命令,東北軍和楊虎城的十七路軍將全部開赴陝北進攻紅軍。假如不執行他的命令,就實行第
作者:待考 / 頁數:(19 / 77)

12月7日,張學良、楊虎城得知蔣介石已準備了兩個方案,供張、楊選擇。第1個方案:如果張、楊服從他的命令,東北軍和楊虎城的十七路軍將全部開赴陝北進攻紅軍。假如不執行他的命令,就實行第2方案:東北軍調到福建,十七路軍調到安徽,陝、甘兩省由國民黨中央軍接管負責「剿共」。而且,蔣介石已內定蔣鼎文為西北「剿共」軍前敵總司令,衛立煌為晉、陝、綏、寧四省邊區總指揮。時尚書屋

張、楊均不願執行「剿共」命令,又不願調往南方去被蔣介石分割、消滅。12月7日和8日,張學良、楊虎城分別前往華清池勸說蔣介石改變錯誤政策,用政治方法解決紅軍問題。結果蔣介石不僅不為所動,而且大發雷霆。
蔣介石的頑固態度終於迫使張、楊作出斷然決策:兵諫蔣介石,迫其停戰抗日。
不可一世、盛氣凌人的蔣委員長被扣留起來,張、楊宣佈取消「西北剿匪總部」,建立抗日聯軍西北臨時軍事委員會,張、楊二人分任正、副委員長,並通電全國,要求停止內戰,一致抗日。張學良、楊虎城發動的「西安事變」,驚天地,泣鬼神,名垂青史。而西安,這座位於渭河中部、有着三千多年悠久歷史的古都,一時又成為世人矚目的焦點。遽然發生的事變,猶如平地一聲驚雷,使錯綜複雜的國內政局變得更加混沌迷茫。時尚書屋
事變發生後,張學良立刻致電中共中央,希望聽取中共意見。12日深夜,毛澤東、周恩來複電張學良:「恩來擬來兄處,協商大計。」
13日,中共中央舉行政治局會議,對內情尚不明了的「西安事變」進行了討論。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負責人都作了重要發言,強調「我們的方針要把局部的抗日統一戰線,轉到全國性的抗日統一戰線。」從民族利益的高度出發,確立了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方針。
應張、楊兩將軍電請,中共中央派周恩來、秦邦憲和葉劍英等組成中共代表團,赴西安參與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工作,促使蔣介石在中共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和全國抗日浪潮的推動下,轉向停戰抗日。
不久,中共中央又指派李克農、伍修權和邊章伍赴西安協助工作。邊、伍二人在西安等待佈置新的任務,沒有直接參加處理「西安事變」的工作。李克農一到西安,就立即擔任了中共代表團秘書長,統管內部事務。

李克農的工作量很大,每天從早忙到晚,深夜11點以後,還要等待周恩來、葉劍英回到住地,向他們彙報工作,聽取指示。到滿臉倦容的李克農上床休息時,早已是萬籟俱寂、眾人入夢了。這段時間,他的身體狀況明顯惡化。長期過度的勞累,加上貧瘠的西北高原上惡劣的生活條件,使得李克農那本來就很虛弱的身體「雪上加霜」。時尚書屋
他眼疾更嚴重了,哮喘病不斷髮作,整天咳嗽不止,心臟也出了問題。
真是「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
「西安事變」扣留了蔣介石,而張學良不久又陪送蔣介石回到南京。蔣介石回到南京後,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隨即命令組織高等軍事法庭,對張學良開庭審理,判處他有期徒刑十年。不久,雖宣佈「特赦」,但「仍交軍事委員會嚴加管束」。從此,張學良如籠中之虎,失去了自由,開始了長達半個多世紀的囚禁生涯。時尚書屋
「西安事變」的另一主角———楊虎城將軍,于1937年6月被迫辭職赴歐美考察,抗戰勝利後返國,被蔣介石下令囚禁,于大陸解放前夕遇害于重慶松林坡戴公祠,時年56歲。
張學良赴寧被扣後,蔣介石一面施放政治煙幕,一面對西安作軍事部暑,大兵壓境,東北軍一向以張學良為核心,此時群龍無首,形勢日趨混亂。
東北軍中的少壯派,大多握有團營實權,張學良過去很器重他們,他們對張學良也有很深的感情。他們要求抗日,有愛國熱忱,但思想有些混亂,處理問題不夠冷靜,特別是對張學良被扣表示無法接受,強烈要求不顧一切地營救。
這批人中,為首的是張學良警衛團團長孫銘久。「西安事變」發動時,他曾親率隊伍衝入華清池活捉了蔣介石。張學良被扣後,以他為首的少壯派和以王以哲、何柱國為首的主和派發生了尖鋭矛盾。
1937年2月2日,孫銘久警衛團的一批人,突然闖入王以哲的住宅,開槍將王打死,製造了一起異常嚴重而又本不該發生的悲劇。消息很快傳給周恩來,他聞訊立即和李克農等人趕到王以哲家。李克農看到王以哲身中九彈,躺在血泊中,他深為這位曾在古北口大戰過日寇、又和自己進行過面對面談判的東北軍高級愛國將領的慘死,發出了陣陣嘆息。
王以哲的家中哭聲一片,亂成一團,李克農等人協助周恩來,幫助佈置靈堂,安慰家屬,料理後事,使東北軍許多將領深受感動,解除了一些人對共產黨的誤會。
孫銘久等少壯派軍官的嚴重錯誤几乎導致東北軍內部的大分裂。然而,他們在「西安事變」中又都是有功之臣,殺王以哲的動機也是為了拯救張學良,因此,周恩來不避袒護少壯派的嫌疑,安排他們離開了西安,避免了一場東北軍內部大規模的自相殘殺。然而,西安的局勢仍然在惡化。
李克農奉中共中央的指示,暫時轉移到西安北邊的三原,那裡駐紮着紅軍一軍團,周恩來則堅守西安,並在七賢莊一號公開建立了紅軍辦事處。
2月8日,國民黨中央軍一個師開進西安,「西安行營主任」顧祝同也于次日抵達西安。西安的局勢逐漸穩定了下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