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郎平自傳 第 1 頁


郎平陸星兒失蹤的球襪1998年 11月 1日我們從東京直飛鹿兒島。 鹿兒島在日本的西部,是個小島。我們下榻的旅館正對面是個「活火山」,可緊挨着山腳卻住着很多的人
作者:待考 / 頁數:(1 / 13)



郎平

陸星兒

失蹤的球襪

1998年 11月 1日我們從東京直飛鹿兒島。 鹿兒島在日本的西部,是個小島。我們下榻的旅館正對面是個「活火山」,可緊挨着山腳卻住着很多的人家。我奇怪,這些人家為什麼不搬走? 日本的陪同人員告訴我,因為這些住戶喜歡、留戀這兒獨特的風景,就是不
願離開,一旦有預報再走也不晚。時尚書屋
在鹿兒島是參加小組賽,我們和韓國隊、克羅地亞隊,還有泰國隊分 在一組。第1階段我們必須全勝,然後在第2階段,我們還要碰到古巴隊、
意大利隊和保加利亞隊。時尚書屋
在這樣的兩個階段,我們必須獲得前兩名,才能和另外兩組的前兩名 共同進入前四名的半決賽。但從這幾年的比賽情況看,我們打古巴隊一直處
于下風,几乎沒勝過。因此,第1階段的小組賽我們非打第1不可。但分析 小組賽的陣容,我們並不樂觀,克羅地亞隊很強,他們吸收了原蘇聯隊的三
名隊員,1995年我們和克羅地亞隊打過一場,3∶2險勝,以後再也沒有交 鋒,奧運會以後我們換了一些年輕隊員,這些隊員都沒打過克羅地亞隊,心
裡不是特別有底,賽前,我們的針對性訓練,更多地放在克羅地亞隊身上, 我們還把意大利隊請來,打了兩場比賽,讓我們的隊員適應一下歐洲的打法。
李艷的狀態很好,我還是提醒她:「現在,很多國家都熟悉你、研究你,你 要做好最困難的準備,技術上的,心理上的,方方面面都要有所警惕。」
再說打韓國隊,這三年我們雖然從來沒有輸過,但我還是再三強調, 打韓國隊不能大意。時尚書屋
我的預感是有根據的。 在東京日立佐合公司訓練時,我每天都仔細地觀察隊員,發現隊員在
賽前不是很興奮,我隱隱地擔心:她們是不是疲勞了?隊員們確實很辛苦, 打完全國聯賽,她們沒有時間休整,直接來國家隊報到。但在出國之前,我

已經安排了相當長時間的調整訓練,隊員不應該再出現疲勞狀態。我和張蓉 芳分頭找隊員聊天,瞭解她們各自的內心活動。時尚書屋
吳詠梅說,她很有信心,還特別提到 1994年世界錦標賽輸給韓國隊那 場球:「我特別不理解,她們怎麼會輸給韓國隊的?」張蓉芳還有心地追問
道:「吳詠梅,你覺得這次打韓國隊有多大把握?」吳詠梅說:「心很定!」 張蓉芳向我轉述了吳詠梅的話,我心裡反而有些不安了,韓國隊的頑強是不 可小看的。時尚書屋
打韓國隊的前一天晚上,我獨自在窗前坐了坐。時尚書屋
我們住在海濱,20層的樓,高高在上,拉開窗帘,海風拂面,令人心 曠神怡。不一會兒,亞文進來說,打贏克羅地亞隊,隊員們情緒很好,又有
大海的景色做伴,大家都說,但願我們自始至終都能保持輕鬆愉快的心情。 我的心卻放不下,不敢輕鬆,總感覺沒到愉快的時候,特別是打韓國隊,好
像覺得能贏,又沒有十分的把握,很難預料會發生什麼情況,打這種球,很 難受,心老提着。時尚書屋
不知為什麼,到了鹿兒島,老是要發生一些意外、一些差錯。 打克羅地亞隊那天,隊員們做準備活動,我在幫他們撿球時,只聽我
的膝關節「咔嚓」一聲,當時沒太在意,馬上比賽了,精力都集中在比賽上,
對別的事情都沒有感覺了。打完第1局,站起來換場地,我才發現我的左腿 直不了了,很疼很脹,但我這時候不能瘸着腿走路啊,主教練要注意形象,
我硬挺着。打完比賽,我的膝關節腫得像個大饅頭,在食堂裡馬上用冰做緊 急處理,田大夫把我的腿加固了,晚上睡覺,腿也彎不了,24小時以後才
慢慢能走路,外國隊員笑話我:「中國隊隊員沒傷,教練先受傷了。」打韓國 隊前一天的傍晚,還有一個小小的細節也讓我稍稍地揪了揪心:吃過晚飯,
我洗了雙襪子,用衣架晾在陽台上,然後召集隊員開賽前的準備會,隊員們 在會上異口同聲地說,打韓國隊有把握,打得好 3∶0,打不好 3∶1。我提
出了和她們相反的看法,我說,我們不能按一般的情況來判斷,在大賽中, 絶對不能有錯誤的判斷,哪怕一絲一毫,都會使你變主動為被動。在新聞發
布會上,韓國隊教練已經說了這樣的話:我們怕中國隊怕了三年,你怕也得 打,不怕也得打,還不如放開手腳打。我要求隊員一定不能有僥倖思想。但
在準備會上,我感到隊員們談得都很一般,贏了克羅地亞隊,大家還是鬆了 點勁。開完會回到房間,我突然發現,晾在衣架上的襪子少了一隻,我四處
找了找,才看到那只失蹤的襪子掛在陽台的欄杆上,几乎是隻掛住一根細細 的綫,我挺敏感,心猛地收緊了一下:這只襪子差一點從陽台上掉下去,是
不是在說明點什麼?我想,這不是迷信,我很能體會自己,這些微妙的、不 為人覺察的心理變化,不會是無緣無故的,一隻襪子根本不值錢,丟了就丟
了,我的心為什麼會為此一動?我不由得想到,這次錦標賽我們會怎麼樣? 和韓國隊比賽的那天早晨,我起床後在陽台上站了會兒,看到克羅地
亞隊員一個個都在海邊散步,她們昨天又輸給韓國隊,也許是時差沒倒好, 她們沒有發揮出最好的狀態。這時,我聽到隔壁陽台上何琦在對吳詠梅說:
「你看你看,克羅地亞隊昨天輸了,想不開了,在底下溜彎呢。」我隨口接 一句:「希望我們不要爆冷門啊!」何琦不假思索地回答:「不會的。」
但不知為什麼,突然間,我又想到昨天夜裡尋找那只「失蹤的球襪」的 情景。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