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郎平自傳 第 10 頁


這種「等於沒有生活」的生活,在郎平十七八歲、二十來歲的時候去 經歷、去承受,似乎還不是太困難,因為,在那個年代,大的環境是這樣, 大部分人的生活也這樣單調和艱苦。但是,郎平回國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3)

這種「等於沒有生活」的生活,在郎平十七八歲、二十來歲的時候去 經歷、去承受,似乎還不是太困難,因為,在那個年代,大的環境是這樣,

大部分人的生活也這樣單調和艱苦。但是,郎平回國執教是 1995年,她在 美國,已經有過一幢三百多平方米、兩個院子的房子,而回到國家訓練局,
她這個主教練的宿舍和女排隊員一樣,一間十平方米的小屋,小屋裡一張單 人的、矮矮的小鐵床,國家訓練局運動員的洗澡房,竟然比一般工廠的浴室
還簡陋:外間有一排放衣服、放鞋子的鐵架,而裡間的淋浴設備,就是一圈 水管上裝着一個個水龍頭。時尚書屋
郎平早有思想準備,回來就是「回到最初當運動員的生活」。她最初拿 到的一套兩室的房子,就是她當運動員時北京市委獎勵她的,那房子被一片
自由市場包圍着,從早到晚閙哄哄,她的一扇防盜鐵門也防不住強盜,先後 被撬了兩次。女兒從美國回來探親,母親來幫郎平帶浪浪,一老一小經常睡 地鋪。1996
年,勞爾來北京,去郎平家做客,看到她住這樣的房子,一連 問了好幾聲:「詹妮,你就住在這裡?就住這裡?你回來工作,國家沒給你 房子?」
1998年,郎平才搬進新房子,房子大了許多,這是廣東麗珠藥業集團 經過董事會的研究,用以小換大的方式,解決了郎平的住房問題,也聊表這
個企業對中國體育事業的支持。時尚書屋
我剛回來,早有人提醒我、勸告我:「你已經是『五連冠』功臣,你那 麼輝煌了,再回來幹什麼,女排是這個狀況,你還不保住你自己那點名氣算 了,別把那點榮譽給毀了。」這次世界錦標賽,打成現在這局面,似乎要被 這些「提醒」和「勸告」說中了。時尚書屋
因為我有海外八年的生活經歷,我已經把自己這個「世界冠軍」一腳 一腳地踩到地上了,踩得很踏實,身上早就沒有了「五連冠」的包袱,倒是
大家還在把「五連冠」當一回事。我可以想象,如果我沒有經歷過出國後「一 文不名、一無所有」的生活,一直留在中國,我的心態肯定也降不下來。但

我擁有起起落落、沉沉浮浮的感受,使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又成熟了許多,我 不會再受外界干擾,去計較別人會怎麼看我。這次沖世界錦標賽就算不能如
願,我們可以從失敗中學到東西,也不能把我四年的工作一筆勾銷,我竭盡 全力,也敢於向自我挑戰,這不也是一種成功?時尚書屋
輸給了古巴隊,我還是要求隊員們去認真觀看韓國隊與保加利亞隊的 比賽,要準備下一場我們和保加利亞隊的對陣。我還是重申這句話:進不了 前四,也要爭取第5!
但是,誰也沒料到,韓國隊與保加利亞隊的比賽出現了使所有人都咋 舌的結果。橫在中國女排面前「山重水復疑無路」的疊嶂,彷彿頓時炸裂,
隊員們一個個真像從地縫裡鑽了出來,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競技場上風雲莫測

我們中國女排在福岡比賽似乎總有險象環生的境遇。時尚書屋
我忘不了 1983年 11月 17日,就在日本福岡舉行亞洲錦標賽決賽,福 岡爆出了一條震動全日本的新聞:兩度榮獲世界冠軍的中國女排卻以 0∶3
敗在了日本女排手下,我們不得不把四年前親手奪來的金盃又「完璧歸趙」。 最讓我記憶猶新的,是那天的頒獎儀式,日本隊主教練山田重雄穿一套黑色
西裝,像一團「烏雲」,神氣地從袁指導身邊飄過,袁指導目不側視。在上 台之前,袁指導叮囑我們每一個隊員:今天誰也不能哭,這裡不是中國女排
的「滑鐵盧」!我們要贏得起,也要輸得起!但是,一看到山田重雄得意地 與袁指導擦肩而過,張蓉芳第1個哭了起來,很大很大的兩顆淚珠從毛毛臉
上滾下來,我立刻拉拉她的衣角:「毛毛,堅強點,袁指導說過,不要⋯⋯」 最後一個「哭」字沒說出來,我自己也忍不住了。我心裡難過,不僅僅因為
輸球,最觸動我的是山田氣袁指導的那一幕,其實,袁指導完全可以不上台 站着的,我們拿世界冠軍的兩次,袁指導都不上台領獎,但這一次輸給日本,
拿了亞洲第2,卻偏偏要安排他登台⋯⋯在賽後的各國運動員招待會上,袁 指導不還是自如地應付着熱閙的場面,我卻做不到。時尚書屋
一直到了東京,見到使館的人,見到一些愛國的老華僑,袁指導握著 他們的手,足足沉默了五分鐘,最後才說出一句:「我們接受教訓,回去臥薪嘗膽!」我們女排隊員這時候全都哭了,但我們的眼淚不是懦弱,不是沮 喪,日本一位記者在一篇文章裡寫道:「中國女排姑娘的這種哭,是令人害 怕的。」
這些故事,我都給我的隊員們講過,也要求她們在打了敗仗、輸了球 以後多想想袁指導的這句話:這不是中國女排的「滑鐵盧」!
在福岡打完古巴隊輸球後,我讓隊員們洗得乾乾淨淨,穿得整整齊齊, 必須高高興興地去看韓國隊和保加利亞隊的比賽,還讓她們每個人都帶好
本,一邊看一邊做戰術記錄。那天,我去晚了,到了球場,第1局已經打完, 保加利亞隊贏了,我只看到我的隊員都有些反常的表現,都快按捺不住了,
小本拿在手上都不記了,我從一張張臉上可以看到她們的心理活動:保加利 亞隊要是贏了韓國隊就好了,當然,誰也沒說,因為,對這個結果,事先誰
也不敢存希望,韓國隊贏保加利亞隊好像是鐵板上釘釘的事,沒想到,第2局保加利亞隊又贏了,我的隊員几乎都坐不住了,如果保加利亞隊真能打敗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