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郎平自傳 第 11 頁


韓國隊,這就意味着我們中國隊又活了,就像下圍棋,做成了一個眼。我心 裡也隱隱地翻騰:會不會真的出現喜劇性的結局?我臉上還是沒表情,好幾 個攝像機在對著我呢,沒法表情,再說,才打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3)

韓國隊,這就意味着我們中國隊又活了,就像下圍棋,做成了一個眼。我心 裡也隱隱地翻騰:會不會真的出現喜劇性的結局?我臉上還是沒表情,好幾

個攝像機在對著我呢,沒法表情,再說,才打第2局,後面的形勢有可能發 生各種變化,確實無法預測,這就是體育的魅力。坐在我後面的隊員像一群
歡躍的小麻雀「嘰嘰喳喳」,興奮哪。打第3局,保加利亞隊輸了,場上的 比分 2∶1,第4局是關鍵,韓國隊特別頑強,能追啊。這時,何琦和吳詠
梅兩個「嗒嗒嗒」地跑了,我偷偷地笑,猜想她倆一定上廁所去了,她們有 時有點迷信,要把「毒氣」放掉。第4局,打到 12∶10還是保加利亞隊領
先。這時,一個探頭槌,保加利亞隊沒打死,我只聽到我身後的隊員們不約 而同地一起跺腳、一起慘叫,教練陳忠和完全不加掩飾了,拍着自己的大腿
罵罵咧咧:「他媽的,這個球還打不死,真笨啊!」我趕緊提醒他,不能喜怒 形于色,攝像機在照着我們,直播出去,人家看我們中國教練這麼沒涵養,
這不行。還好,保加利亞隊守住了陣腳,勝利快成定局,我這才深深地、深 深地鬆一口氣,我對自己說: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整整三天,我基本上
沒闔眼,每天出門前,照照鏡子,眼睛是腫的,臉都不會笑了,肌肉綳得緊 緊的,所以,在見隊員之前,我要做一做臉部按摩,化化妝,深呼吸,再看
看鏡子裡的自己,精神狀態正常了,自己先認可了,然後再跨出房間。我不 能讓隊員看出我的情緒。而這樣的日子熬出頭了———這是終身難忘的日 子。時尚書屋
韓保一戰,又重新燃起了我們躋身四強的希望。 我看隊員們高興得快瘋了,像一大串鞭炮從看台上「噼裡啪啦」地衝
下來。上了車就哈哈地大笑,幾天來的沉默頃刻間被打破,一個個都像從地 底下剛鑽出來的小耗子似的,蹦啊、跳啊,又似迷了路的人,突然看到路標,
有了生的希望。我從內心裡感到一種「雨過天晴」的舒暢,這種感覺真是好 極了。時尚書屋

看完保加利亞隊與韓國隊的比賽,走出球館的時候,我看到一個男孩 子蹲在拐角的地方偷偷地哭,我走過去仔細一看,原來是孫王月的那個小球
迷,他是為我們中國隊又有了希望而激動地哭,這個小男孩是日本人,還是 個高中生,這幾年,孫王月在哪兒打球,他就跟到哪兒,特別喜歡中國女排,
我問過他這樣跑來跑去費用誰出?他說,暑假他打工掙錢,6月份我們到瑞 士比賽,他也去瑞士看孫王月打球。我們隊有三個鐵桿球迷,還有一個是香
港的小譚,1.50米的小個子,30多歲了,長得像個小男孩,我們打到哪兒 她也跟到哪兒,那天,韓國隊和保加利亞隊比賽,小譚在腦門上寫個條:「保 加利亞必勝」,她又把「韓國必敗」的另一個紙條塞在鞋跟下。第3局,小 譚去上廁所,回來,保加利亞隊輸了這一局,有些隊員就怪她:「小譚都是 你不好,你一上廁所保加利亞隊就輸了。」嚇得小譚再也不敢動了,特別可 愛。另一個是吳詠梅的球迷,吳詠梅叫她阿姨,她有丈夫、有孩子,也是個
香港人,就是迷吳詠梅。我們在亞洲地區比賽,這位「阿姨」就會從香港過 來看我們比賽。這些球迷,迷中國女排迷得不得了,全是自費,路費、旅館
費,看球還要買門票,所以,我對這三個球迷優待,儘量幫他們搞一些票。 在隊裡我們有規定,球迷不許跟車,怕影響隊員情緒,但是,對這三
個球迷,我破例允許他們上車,我看他們太虔誠了。 那天,保加利亞隊贏了韓國隊,我們的隊員好像比保加利亞隊員還興
奮,那三個球迷跟上了車也歡喜雀躍地唱啊叫啊,我看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表 達好了,車廂裡一片歡騰。時尚書屋
只有我,有點高興不動了,上車後就覺得心臟開始難受起來,腦袋昏 昏沉沉,畢竟壓抑了幾天幾夜,沒吃好、沒睡好,現在人一下子鬆了,不當
心就會犯病。下車時,我讓隊員攙着我一點,回到房間趕緊躺下。吃晚飯的 時候,毛毛來敲我門,我說,我現在的問題不是吃飯,是抓緊睡覺,哪怕先
睡兩個小時也好,再考慮下一場怎麼對付保加利亞隊。時尚書屋
12年沒參加過世界錦標賽的保加利亞隊卻以 3:1拿掉了躊躇滿志、準 備進入四強的韓國隊,保加利亞隊爆出的這個大「冷門」,真有點翻天覆地
的架勢,使本來已經十分明了的複賽形勢,突然轉折,中國隊、克羅地亞隊、 意大利隊,當然還有韓國隊和保加利亞隊自己,都回到了最初的起跑綫,都
具有了進前四的可能,而所有的結果要等待最後一輪比賽結束才能確定。 我們中國隊主要拼保加利亞隊,贏保加利亞隊我們就能進前四。這是
一場非常特殊的比賽。保加利亞隊給了我們「復燃」的機會,但我們又必須
「消滅」她們,才能真正地「燃燒」起來,比賽就是這樣循環的,賽場上確 實沒有人情可言。時尚書屋
打保加利亞隊的前夜,我們要開技術會,但主教練和隊長還要參加新 聞發佈會,我讓崔詠梅代替賴亞文去開會,讓亞文和陳指導一起帶著隊員務
虛,看看對保加利亞隊的這場球怎麼打,我們決不能再犯韓國隊的錯誤,韓 國隊輕敵了。我的擔心是,隊員一看機會來了,勝球心切,容易操之過急。
歐洲隊有共同的特點,你要治住她了,很好打,但反過來,你把她放了出來, 她們一旦打瘋了,你就很難再收拾局面,韓國隊就碰到了這樣的情況。所以,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