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郎平自傳 第 2 頁


「差一點掉下去的球襪」似乎真是一種預兆。 中韓賽開始了,袁偉民卻要上飛機去廣州出差,臨走前,他在辦公室看衛星轉播,前兩局中國女排輸了,袁偉民坐在辦公室裡不動了,走不了 了?!有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3)

「差一點掉下去的球襪」似乎真是一種預兆。 中韓賽開始了,袁偉民卻要上飛機去廣州出差,臨走前,他在辦公室

看衛星轉播,前兩局中國女排輸了,袁偉民坐在辦公室裡不動了,走不了 了?!有人來催了,飛機是不等人的。第3局一開始,眼看起飛的時間實在
緊迫,袁偉民揣着惴惴不安的心去了機場。一下飛機,他迫不及待地打電話 詢問:結果怎樣?電話那頭傳來的消息令人懊喪:中國女排 2∶3輸給了韓 國隊。時尚書屋
自我執教中國女排以來,韓國隊從來沒有贏過中國隊,但金炯實接手 教鞭以後,韓國隊為打中國隊做了長期的準備,今天的比賽她們是抱著決一
死戰的心情,一定要打贏中國隊。中國隊在第1局曾以 13∶9的形勢領先, 最後卻讓對方連追 6分。第2局,中國隊又以 6∶3領先,但仍然被韓國隊
追成 8平。12平以後,中國隊又連連失誤,以 15∶17又丟一局。顯然,中 國隊今天輸給韓國隊的主要原因就是失誤太多,特別在關鍵的第5局,失誤
送了 6分之多。中國女排教練陳忠和說,郎平帶隊以來從沒有出現過這樣高 的失誤率。時尚書屋
據說,李嵐清同志也有點坐不住了,打電話到廣州找袁偉民:給郎平 打個電話吧。但是,這個電話該怎麼打,是批評還是安慰?!袁偉民為難了、 猶豫了。時尚書屋
輸了這場球,大家就緩不過勁了,有的隊員當場就哭。我不許隊員當 着別人的面哭:你只能贏不能輸?!當然,我們輸得實在太關鍵了。時尚書屋
在大食堂吃飯的時候,意大利隊主教練佛利哥尼看到我,親切地說:「放 松點,中國隊沒有問題,我看了錄像,我真不敢相信韓國隊打得這麼好,但 我不相信她們場場都能打得這麼好。」古巴隊主教練安東尼奧也拍拍我的肩 膀說:「以後還有機會。」

體育不相信眼淚

我能控制自己,畢竟見過世面,經歷過很多失敗了,在公開場合,我 知道該怎麼做,尤其在賽後的新聞發佈會上,還要回答記者不愉快的提問,
我必須說得有理有節。那天,我先接受日本 TBS 電視台採訪,到會晚了,我 一進會場,有記者就問我:「郎教練,你今天輸給韓國隊心裡一定很怨?」

因為在場的國際排聯的人也都認為中國隊勝韓國隊應該沒有問題。我沒有對
「怨不怨」作正面回答,我說:“韓國隊是一支非常強的隊伍,而且,是一 支有特點的隊伍,在上一屆的世界錦標賽上也取得很好的成績,是第4名,
我們和韓國隊較量,一直不是佔有絶對的優勢,而這場球是韓國隊這幾年來 發揮得最好的,我們首先要祝賀她們,相比之下,我們在技戰術的運用以及
思想的準備上面,都不如韓國隊那麼充分,打韓國隊我們雖然有把握,但到 了關鍵時刻反而怕輸,精力沒有集中在球上,是思想問題導致了技術的發揮。
相反,韓國隊有輸的準備,乾脆放開打,反而打得輕鬆。從比賽中,我們看 出運動員心理的微妙變化,實力並不是絶對的,如果兩強對陣,就看臨場的
處理和發揮,誰發揮得好就能取勝,以弱勝強的例子是很多的。”
新聞發佈會開到 10點多,我又召集教練班子先碰頭,統一思想,我的 話很踏實、很堅決:球可以輸,人不能輸,進不了前四,第5也要爭,不到
最後一場球,不到最後一局球,不到最後一分球,我們決不能放棄!
連夜我們再召開全隊會議。會議的氣氛始終很沉重、很壓抑,形勢一 下子變得如此嚴峻,哪個隊員的心裡不追悔莫及?吳詠梅很自責,一邊講一
邊哭,她是隊裡比較強的一個副攻手,她說對方把她看得很嚴,她沒有發揮 好,更主要的是,對困難準備不夠。時尚書屋
孫王月也一直在抹淚,認為自己沒帶領好大家,只有幾個新隊員說, 問題在於二傳分配球不合理,聽到這樣的話,打二傳的何琦也哭了。時尚書屋
我先讓隊員們講,最後,我做總結,我說得比較嚴厲,我對她們說:「現 在,我不要求你們考慮名次,特別在困難的時候,要做到有難同當,團結一 致。」我們已經站在懸崖邊,只有擰成一股繩,才能防止「身落萬丈」的悲 劇重演。1994年世界錦標賽是前車之鑒,那時候也是一場交叉球,也是輸
給韓國隊,隊員沒有了鬥志,結果一瀉千里。時尚書屋

痛苦的鹿兒島之夜

隊員們都休息了,我仍靠在陽台的欄杆上獃獃地看著已經什麼也看不 見的海,還有「活火山」,心裡像着了火,彷彿這鹿兒島上的「活火山」,真 的爆發了!
給隊員們說了那麼多話,把心裡最重的話都說了,而這些話好像就是 我的心、我的血。話說完了,我覺得自己也掏空了,留給自己的只是心在痛,
扭傷的膝關節還在痛。 吃了兩顆救心丸,還有止痛片。我膝關節的傷是最重的,為我做手術
的醫生,打開我的膝關節都嚇一跳,醫生說,我膝關節的磨損程度,已經像 個六七十歲的老人,儘管我的肌肉很年輕。膝關節已經動了三次手術,平時
走路都得特別當心,用力稍稍不當,立刻腫起來,一瘸一拐的,像個半殘廢, 心裡很痛苦。浪浪不懂事的時候,看我走路的樣子,會笑話我,那時候,她
一見我高興,就會像頭小鹿似地朝我撲過來,我就緊張,怕膝蓋吃不住力, 也不敢抱她,現在,浪浪大了,有朋友來約我們跳舞、滑雪,她馬上會說:
「我媽媽不能去,我媽媽腿疼。」我才 40歲,到了 60歲怎麼辦? 這幾年常常生病,確實幹得很辛苦,最主要的是晚上睡不好。回來執


分享與評論